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247章 原来是人渣

这顿饭吃的,只有林海文,样样都尝了一点,里头有一道兔子肉,烤的,还有一道烤鸭,一道干煸蘑菇,味道都挺不错的,他一人就吃了小半盘。其他人看着他胃口大开的样子,越发觉得胃痛了。
“知道个名字有什么用?”马天晟有点恼羞成怒,“书画这种东西,里面都包含有很多的意义和内涵在里面的,一般人是无法体会跟理解的。尤其是那些没有什么社会阅历的小年轻,觉得自己很厉害的那些,都没用,得有社会经历,得有生活,才能够领悟这种作品里面的精神,学习到大师们的那种境界,你知道么?”
傅成一直在边上小厅玩手机,林海文一喊,就快步过来。结果一拉门,差点撞上一堵白色的墙——哦,是一个女人。
什么叫小学老师?
“……”
“他老子还想要找我们麻烦呢,一个臭老头,找了辆车蹭了他一下,现在断了腿动都动不了,看他怎么蹦跶。”一直都比较沉默的李思明,也说的挺滋滋有味的。
吃完饭,马天晟突然过来,说的还挺和_图_书实在,“林先生,你既然是个诗人,今天又赢了我一大笔。不如写首诗送给我?我老爹最喜欢这些没用的东西,好歹也让我讨好讨好他?”
剩下那么四个,继续被震撼教育。
“对,挺低的,我们才400。”
“嗤,好吧。”
邱林这个人,林海文是见过一面的,当初在白龙寺,跟着屈恒的那位书法家协会的,就是他。国美的副院长,很牛的一个人,书法作品的价格,联对的话,按平尺算是4万多一平,眼前这一幅,两个平尺不到一点,8万块左右吧。马天晟刚刚输掉的,大约是20多件吧。
林海文哦了一句,“邱林是吧?我眼神还可以的。”
索性把他扔在一边,几个人自己聊起来了。
“这一幅字,可是国美的邱教授的作品。”马天晟瞅着那个落款,告诉林海文。
“送你一首诗?”林海文没什么表情,对渣滓,他现在连耍贱的心情都没有,“我只送过两个人,一个叫摩诘,另一个是白龙寺的大和尚,叫证一法师。你说你和图书老爹喜欢诗词曲赋这些玩意,那就回去问问他,你,有没有跟我要诗的资格。凌纪,今天就到这里吧,咱们商场上的事情,商场上谈,以后这种局,没有必要就不要再邀我了。”
“你们迟早要玩出事儿来。”凌纪训了一句,“对了,天晟,你不是定了么,程枞他孙女……”
林海文听着凌纪帮他吹,一边品着菌菇汤,味儿淡淡的,还挺好喝的。
“林先生高考700分,是河东省的文科高考第一名。你们那点分数,就不要拿出来献丑了。”凌纪没有计划让自己的几个朋友,一个一个排着队被林海文亵玩一通,只好先给林海文宣传一下了,“你们对林先生不了解,林先生是天才,诗歌拿了好些大奖,古诗词、现代诗,都是顶尖的水平。编剧的电视剧,之前也是黄金时段的收视第一名,写的歌,制作的专辑,现在是传唱度很高的经典之作了。林先生跟一般人的想法不太一样,没去考京大清华,去考了央美,专业分是满分,高考文化课700分,今www.hetushu.com年河东省的高考状元,拜了我们国家的油画大师常硕做老师。哦,还有,说是去了趟文物市场,就捡到了一幅镇国之宝《帝王出行图》,让人叹为观止啊。”
“……”马天晟知道个鸟毛,他这点东西,都是他爹平时叨逼叨的时候,被他强行记住的,国美的邱林,是他爹最得意的一件作品的作者,其实连国美的全称——华国美术学院,他都不知道。要让他给分析,面前这幅行草的内涵和境界,还不如杀了他先呢。
林海文就张着嘴吃,竖着耳朵听,不同的圈子,风景是不一样的。不过很快,他脸色就变得冰凉起来了,当然,他迅速就调整了回去。
不过林海文嘴更快,他看了凌纪一眼,一边说道,“这样啊,那里头到底有些什么境界呢?能不能请你具体给我说说?”
“哎,马先生啊,你认识这幅字上面,写的是什么么?”
“哦,那么你还是没说出来,里头到底是啥啊?”
马天晟觉得自己胸口一口气,快从鼻腔出来了。
……
他淡漠地瞥了一眼那http://m.hetushu.com四个人,“我先走一步。傅成,走吧。”
王华也在笑,“下回叫着我一起。”
马天晟打脸不成反被草,只好安安静静吃饭。
“那种境界,是很高深的,很不容易理解的,不是一般人能够参悟透的。”
“你看马先生就不关心我的消息,今年初,我考央美的时候,一个不小心,考了个满分,我记得媒体上也是热闹过一阵的。可见马先生贵人事多,不怎么理会这种小新闻。”林海文点了点上头的四条屏,“这是柳牧的一首五绝,《游广元寺》,说的是广元寺远离尘嚣,不像是他这样的红尘中人,为名为利,奔波难停。叹的是不知道那时候的天下,什么时间能够太平,他也好隐居深山,享受晚年清静。哦,用小学语文老师的话,应该说是,借景抒情,借喻明志,表达了大诗人柳牧对国家命运、人民安居乐业的忧心之感和期待之意,充分体现他高尚的爱国情操。懂了么?”
林海文笑了笑,在玻璃屏上扣了两下,“写这幅字的邱林教授,如你所说,当代书法家、国画和*图*书艺术家,华国美术学院的教授、副院长。我还有幸跟邱教授见过一次,你如此崇拜他的境界,下回有空,我带你去国美,拜访一次,怎么样?”
“上次那个高中生,啧,还不肯,两粒药,还不是随便玩?”陈绍海咂咂嘴,“我们七八个人,最后那儿都没法看了。”
“林先生啊,你们学艺术的,是不是脑子都不是很聪明啊。哈哈,我没有冒犯的意思啊,就是总是听说,分考不高的,才去学艺术。什么中戏啊,京电啊,还有你的这个什么央美啊,是不是分数线都比较低啊。”
行草,可不是行楷,更不是楷书,没有那么好认的。
“哈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哈。”林海文看着马天晟渐渐红起来的脸,笑的也没谁了。
“不用。”
凌纪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“林先生,不要开玩笑了。天晟你不知道,林先生是中央美院的高材生啊,学的是油画,这些书法画作之类的,那也是他的本行。他跟你开玩笑呢。”
开你MM的玩笑。
凌纪咳了两声,准备把马天晟剩下的脸皮给收拾一下,免得丢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