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240章 贱中自有贱中手

林海文没忍住自己的白眼,特么的原来是搭讪,还以为要雄风一震呢。
“哎哥们,人家一个女孩子,你至于么?”破洞男看不过眼了,站出来护花,“小姐,你站我前面吧。”
可见这个小店,是真有料。
原来排在林海文后面,现在排到破洞男的后头的,觉得挺有脸的,也招呼运动鞋男,有点“咱们一起气死这对狗男女”的意思:“兄弟,也让我排一个呗?”
“……”
《帝王出行图》这一期,做的七七八八,开始在剪后期了,黄埭志给他打了几个电话,希望他能一起看看效果。
“什么让给她,她排我前面,管你什么事儿啊?”
“嗯。”
老奸巨猾啊!刚才怎么就不肯说透呢,可见心里还是不平,自己又不愿意上去冒险,就想等着顾宇峰他们,给林海文找点麻烦,他看着也开心开心,这不是老奸巨猾是什么?
顾宇峰一声质问,见明达又不吭声,他算是明白了,这位m•hetushu.com是打定主意,要时不时恶心他一下,以解心中的恨意。
见鬼了!
林海文刚觉得挺好笑的,结果一转眼,这又插进来了。他伸手戳了戳破洞男——这大衣质量不太好,扎手。
“你干嘛呀,你摸我干嘛?我认识你么你就动手动脚的。”
林海文瞅了一眼这个长得挺帅的男人,怎么比我还贱吧嗖嗖的呢?
“他要是真写不出,那还需要我们做什么么?他都写不出歌了,这个行当里,愿意踩他的,从皇城根能排到五环外头去。”
女孩脸一阵红一阵白的,被运动鞋男一个拐子给挤到队伍外头去了,也不知道是转头走掉好,还是大吵一架好。到后头去排队,这个选项应该是没有的。
噗!
“啊。”女孩明显对后面这个被加厚羽绒服包裹着的球球没兴趣,都没看他,嗯嗯啊啊的。林海文估计她应该是没有认出来那双鞋的价钱。
“……谢谢你。”和-图-书
不过没等他开口,运动鞋男就走了两步,瞅着那女孩,“嘿,来买臭豆腐啊?”
海林啧啧两声,也不知道是在品尝茶汤,还是表达情绪,“工程奖和红旗奖,都快出名单了,《讴歌》要是拿个一等奖,做什么都没用。再说了,林海文这个人,你们都看到他的狗脾气,却看不到他的本事啊,我不相信,这次卞婉柔的新专辑,他真的就写不出来。除非他要的是什么经典名曲,但那种歌,就算是季仲平,赵文灿他们,也不敢说自己能写的出来。”
敦煌娱乐这边,安排好卞婉柔的新专辑,林海文就把注意力转到电视制作中心那头去了。
“我为啥走啊?我还没买呢。”
“特么你也知道我不认识你啊,那你插我队干嘛?滚后头去。”
一个蹬着厚跟的,看穿着像是从事不明职业的女人,特别自然,特别流畅地插到了限量运动鞋的前面。
嗯?
“说不定他就写不出了呢m.hetushu.com?你看看他,精力都花到油画上去了,前段不还闹了个什么名额的风波么。”
“你怎么还不走?”
黄埭志的工作室,比他敦煌娱乐的地段要远一点,都快出京城市了。这个地方,林海文来过一趟,还是石啸带他来的,黄埭志工作室的边上,有一家臭豆腐特别不错,老板两口子就是京城人,但对臭豆腐情有独钟,早年还没什么保密意识的时候,他们就走遍了华国好几个臭豆腐之乡,最后折腾出自己的臭豆腐秘方来,在京城开了一家臭豆腐店,十来年时间,已经做成一家挺有名的小吃了。
他前面的是个男人,二十出头的样子吧,穿着紧身破洞牛仔裤,上身是黑呢子中款大衣,他应该是觉得自己搭配的挺潮流的。破洞男的前面呢,也排着个男人,就穿着大厚羽绒服——估计是加绒了,下面就蓝色牛仔裤,不过林海文瞥了一眼,那双鞋,某个运动品牌的限量版,大概2万和图书多吧。
“这个臭豆腐,挺好吃啊?”
……
排了十来分钟,这种天,在外面站十来分钟,已经是非常考验人的了。林海文前面剩下四五个人了。
“您就没什么想法?”海林一手提携起来的一个青年作曲家,等到人走完,才挺好奇地问他。
套路是不是有点深啊?
“你的位置,不是已经给了她么?这位不明职业的女士。”林海文用戳了他的那只手指,指了指前面的女人。
“……您说的对。”
不过前面的运动鞋男,挺上道的,笑着招呼他,“哥们,哥们,来来来,到我前面来,让你先买。”
靠之,林海文的白眼还没收回来,整个眼珠子都瞪起来了——那个运动鞋男搭讪了两句,居然抓了女人的屁屁一把。这么明目张胆,似乎是不太好吧?
对这种丑恶的不文明现象,林海文当然是要好好纠正一下的——让他多排两分钟,弄死她的心都有。
林海文肩膀上停只鸟,特别拉风去排队。前前后www.hetushu.com后,都不看手机了,光顾着看他的鸟。
这种好事,能不把握么?林海文顿时不跟破洞男废话了,正好他排前面去,就轮到了,要了两份。等的时候,后面就听到叽叽歪歪的,不过没有人敢来拦他,破洞男傻眼了,想说点什么,啊啊啊的,说不出一句整话来。
“让你也排我前头?做什么美梦呢!”
“管我什么事儿?我告诉你——”林海文撸袖子了,他最常动嘴,但偶尔动动手也不反对的。跟傅成学了几招,正好拿出来练练。
“什么事儿?”
“所以啊,要么就是继续僵着,看着他一个人风生水起,等着也许有一天,他自己摔下来。要么就是从内部被他突破,没有第三条路。”海林的眼珠子还是挺毒的,可见对林海文的了解,从之前到今天,是深刻了很多。
音乐家协会的会长和副会长——这两位其实都是写主旋律的。
被明达这么一搅和,加上大家也是各有心思,小聚会没有取得什么伟大的成果,就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