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231章 一窝贱

“你获得葵花——”
“于波,你什么意思?”
竺宇盯着那个猪宝的帐号,别人不知道,他是知道的,因为他曾经意外瞥见朱定在手机上登录了这个帐号。
云泥之别,一念而诀。”
兑换。
“你还装?”新仇旧恨一起来,竺宇根本没给他留面子,旁边人看他气势汹汹地走过去,想来拉他一把,都被甩开了,“这个‘吁林海文当旗帜’的帖子,是你发的吧?别否认了,我知道你就是那个猪宝。还有,最开始从我这里听到联培名额的消息,也是你传出去的,对吧?这个我没有证据,不过我也不需要证据,我又不能判你死刑,我告诉你,下三滥的把戏玩多了,迟早会有报应的。你等着看就是了。”
对于这一个帖子,哪怕是既得利益者们,也再没有一边倒地保持沉默,或者是支持陈牧扬,归根结底,央美又不是真实社会里的恶人谷,终究还是一群没有出过学院的学生——涉及利益的时候,他们可能会有所犹豫,但面hetushu•com对这种恬不知耻的行为,还能与之媾和的,毕竟不会是大多数。所以大量的央美学生,包括外学院的,对陈牧扬之无耻也是大肆批驳了一番。
所以我呼吁林海文同学,你毫无疑问是本届学生,甚至是历届学生里,在学生阶段是最为知名,最具影响力的一个,也天然是能够承当起央美学生旗帜人物的一个。我相信,只要你愿意,所有央美的学生,都会视你为一个让人骄傲的同学、校友。
“朱定,你不知道?你不知道你就能发出那么激情澎湃的呼吁?”
其中最为火热的一位“猪宝”,开贴“吁林海文做一面央美人的旗帜”。
想到不要脸,他瞅了一眼江湖界面。
蒋院长瞥了眼孙副院长,“老孙,朱定也是你的学生啊,你的学生倒是蛮团结的。”
陈牧扬这一篇文章,可以说是彻底将议题点燃了,油画系的学生没有不谈论的,造型学院的学生,也甚少有不知道的。哪怕是其它若干个和_图_书学院,事不关己,也乐于观赏这么一出好戏。
于波当然不会让竺宇一个对两个,他也不怕得罪人的,“人家本来就是顺便而已,难道路边的乞讨者,还能在你给了一块钱之后,得寸进尺要求你掏空钱包给他?这种逻辑,我也是第一次听说。得了恩惠不知感恩,还要仗势逼人的,真不知道是谁给学院丢了人。”
“众人的私心,难道不就是公心么?”
当然,支持他的人还是有。屁股决定脑袋,越是有可能获得这个机会的,越是会支持陈牧扬,这一点是无解的。
你等着瞧好了,我明明白白跟你说,这个机会,人家高美那头就是直说,是常硕负责的,惹恼人家,大不了一拍两散,陈牧扬想去?告诉你,做梦吧。他已经是23岁了吧?再有一年,就到年龄上限了,这辈子他都别想了!”
几位老师都在看着院办工作人员打印下来的一些热门帖子,以及从一开始Andrew的言论脉络。
“竺宇,你用不着m.hetushu.com给我摆院长弟子的谱,行,我告诉你,是我传出去的,这个帖子也是我发的,怎么样?不行么?你们玩儿黑箱,玩内定,还不许有人给你们曝光出去?做人还是厚道一点好。”
“贱人的真诚自白”
“我什么意思,你听不懂啊?”
帖子先是把陈牧扬那一篇给批判了一番,然后强调:“尽管那篇文章里充斥了很多不合逻辑的诡异论点,但有一点应该是没有说错的。那就是林海文确实不需要付出很多,就能够实现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案,尽管这对他有一点不公平,但我想,如果他能够拿出气度来,拿出胸怀来,应当是最佳的解决方案。现在,这件事情已经让学生和学院,甚至学生之间,都产生了严重的分歧和裂痕。只有林海文才能弥合这一切,让央美重归平静。
“黑箱你妹。”竺宇虽然完全不知道,为什么自己属于了林海文那一派,但不妨碍他跟自己老师统一战线,“这是人家老师争取来的机会。如果不是学院沟通,http://m.hetushu.com人家压根就不会走学院这条道。要不是为了以后的同学,能有一条门缝留着,你当我老师吃饱了撑的,给你们这帮白眼狼劳心费力。
“从来没有见过能将一件如此无耻的事情,说得这么慷慨激昂的人,这要是放在几十年前,必须得青云直上啊。”
“卧了个大槽。”林海文闭关出来,眼见陈牧扬居然自爆了。亏得他昨天晚上还熬了半个小时呢,“这不要脸的程度,都快赶上我了。”
……
朱定被说得哑口无言,能够掀翻桌子的人,始终是最有力量的——这跟掌握了核武器极其使用能力的国家,没有什么区别。
学院的会议室里。
恶人值:30003点。
“人不要脸皮,果然是天下无敌。”
“……”孙副院长抬头应了一声,没说话,还是继续看材料,看上去他正式从来也不知道。
朱定脸皮抖了抖,“什么意思?”
“真小人于伪君子,这次我站陈牧扬”
在央美教学楼里,青年老师们也是在探讨这个问题,尤其是当和图书陈牧扬一一往无前的悲壮姿态,发出正义的吼声之后。他的两位师兄,就难免一起得到关注了,不过倒是有意思,这两个老师,也跟孙副院长一样,一无所知啊。
“你说的佛郎机商人带来的艺术宝藏——来自委拉斯贵支的色彩秘册。”
整个BBS,有洗版的势头。
眼见着就要全武行了,边上不相干的老师,赶紧出来搅场,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,这么打一场,气氛就尴尬了。
“既然常老师决定要走学院这一条,为学生们留个机会,那就应该做的坦荡一点,不要弄得好像是顺便一样,这未免太不把央美当回事。央美把他捧得很高,无论如何,他也不应该这么小看我们学院吧。”孙副院长的另一个弟子,凉飕飕地插嘴。
“怎么就三万了?这么多人骂我呐?”林海文一个恍惚,不过也没什么可犹豫的,1万点的时候,他养了一阵,3万的话就差不多了。
争议、辩论、指责、推脱,央视BBS上可能从未如此热闹和多彩过。
“论陈牧扬之不要脸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