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212章 光荣往事

以后这种诗,还是要少有所指,要是重视身后名的,就这一首诗,就是生死大仇了。”
“当天张赟也在,临走的时候,激将我写一首诗,我倒是写了一首给证一法师,念给您听听:‘清晨入古寺,初日照高林……’”
对他们现在有自己的录音室了,总算铁锤妹妹不用出去约别人的了。
《华国诗词大会》上,林海文拢共写了两首半。《静夜思》和《念奴娇·中秋》前后登在了《古诗观止》和《艺术家》上。剩下这一首,大家也是很关注,不过林海文比较犹豫,究竟是要改一改拿出来,还是直接拿出来。这个世界,九九也是重阳节,毕竟九为数之极这个文化是没变的。但中秋弄了一首重阳诗,不是很适合啊——而且他也错过了重阳节的机会,总不能等到下一年。
石啸嘴巴还挺紧。
……
“嘎嘎嘎嘎”
陆松华那里,他是亲自上门拜访的。从各方在报纸媒体上,文http://m.hetushu.com字大战以来,其实陆松华都是站在林海文背后的定海神针,他虽然没有亲自出声,但很多支持林海文的人,如果没有看到背后站着的这尊大神,大部分人是不敢冒头的。
“暂时还没有。”
“我也不去说你了,反正你总是有办法的,做人行事,端正谨严的有,放浪形骸的也有,你这样的,估计日后也是文坛一朵奇葩。我就不做煞风景之人了。”陆松华点点他,出乎意料的和气。
“您好,请问您《帝王出行图》目前已经交给华国美术馆了么?”
“……”林海文眼珠子都掉出来了,“您,没被抓进去啊?”
小黄喝了一点,还特别得意地瞅瞅傅成。喝够了之后,拿小脑袋使劲儿蹭林海文,那叫一个亲热。
两个人一只鸟,走到了敦煌娱乐楼下,一窝蜂的记者扑了过来,把林海文吓了一跳,“这个木谷怎么办事的。”
和-图-书还是要回学校待着,不然绝对是不堪其扰。
林海文吃过午饭,从陆松华家出来,先回家带上小黄,把它丢家里半天是可以的,一整天就要出问题。不过小黄现在也没功夫跟他闹脾气,因为它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——和傅成对骂,外加大眼瞪小眼。傅成可能是小黄的克星,他能一脸僵硬地和小黄对骂一个小时,就“死鬼”“贱鸟”无限重复——林海文是真没看出来啊,原先都有点木讷呆愣的傅成同志,现在是越来越放飞自我了。
孙秀莲站在厨房里头,看着客厅里一老一少,一个清清朗朗地念着诗,一个微微侧身在听,喃喃品两遍,像极了一对和乐的祖孙俩,就觉得这个老房子,都变得温馨起来了。
所以啊,万事都好有坏,有傅成作对比,林海文瞬间就成了一个优等品的主人。
一阵尖锐鸟叫,顿时让现场一片杂乱,什么什么也听不清了。
“木特助今天好像出和*图*书门了。”
“对了,之前跟你说‘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’,后一联还没得么?”
林海文端着一脸笑容,“你说什么?什么?什么啊?我听不清啊,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。”
“行吧,诗这个东西,也不是急的来的。”陆松华觉得这再正常不过了,其实很多古诗词名作,也只是那么一联两联非常的好,剩下的,不少都是凑上去成诗的。
林海文很好奇,“我还因为要听您训我一顿呢。”
陆松华还挺得意,“当年我不着一缕,夜行京大,也是很有名声的。”
想一想确实也是,一场文战不算什么,但一首诗却能够流传多年。后人听讲解的时候,全然从写作者的角度去看,张赟他们,岂不是就真是身与名俱灭了。
林海文没想到,陆松华还有那么狂放不羁的时候。看来他这点邪门和狗脾气,在陆老眼里,也算不上什么了。
他给傅成使了个眼色,傅成立马变身明星和图书安保人员,一手护住他,一手开道。两边问题唰唰唰地甩过来。小黄瞪着两个小眼睛,也不害怕,甚至有点兴奋。
好不容易进了大楼,保安拦住了记者,他才松了一口气。到敦煌的时候,林青和卞婉柔笑眯眯地看着他,“老板,明星待遇怎么样?”
央视新闻中心的小座谈会,林海文不得而知。
“请问一下,对于目前网上的各种评论,您怎么看?”
“《最炫民族风》?”
“你那首‘窦章柏赵当时体,轻薄为文哂未休;尔曹身与名俱灭,不废江河万古流’,头四位是泰朝四君子,新派文体的奠基人,你这是自比这四位了?”陆松华最主要的,还是跟他探讨一下林海文的新作品,“不过行文辛辣太甚啊,我跟摩诘谈起,他说就算是你没有丢出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就凭这一首诗,那几个也要遗臭万年了。
一般有记者,木谷总会提前告诉他的。
“等会儿我约了人过来见见,我让婉柔www.hetushu.com也帮我听听,你要一起么?”
“林先生,请问您举报的进度是怎么样的?”
“他训你做什么?”孙秀莲最近听林海文的名字听得比较多。国家文物局是文化部下属单位,低半格。孙秀莲跟傅明光是一个级别的。她当然对《帝王出行图》也是很关注的,“他念书那会儿,可比你新潮多了。”
“上回我去白龙寺,石啸也去了,遇见了屈主席。”
“京大里头,规矩是不一样的。”
林海文才想起来,今天应该是木谷和依文最后敲定《金太狼》拍摄计划的日子。照理他应该是想得到的,结果全都给忽略掉,就这么直愣愣地到公司来了。
林青点点头。
“你别跟它骂了,嗓子都劈了。”林海文听着小黄喉咙咕噜咕噜的,给它倒了一盖子水。
“倍儿爽啊。”林海文清清嗓子,“婉柔今天怎么来公司了?录音啊?”
陆松华特意提点,林海文当然是领情的。
“哦?”
“哦?那小子倒没有跟我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