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203章 河东台扑街

静默。
方文怡莫名其妙很得意。
“迟早有一天我要把你毛都拔干净。”
林海文咽了一口口水,“这么多?”
“这是他的原话吧?你就这么说了?”
这还有啥不明白的,那篇号称无名工作人员的爆料,不就是指林海文是个白眼狼么,连家乡台的中秋晚会都不愿意支持,所以才导致河东台秋晚水准低下么?不得不说,这一招是个妙招,为转移压力做出了巨大贡献,当初有人提出来的时候,虽然有点不厚道,但台里就那么默默地接受,并且照做了。
苏东市,河东台,工作人员一脸懵,边上是好几个部门的头头,新闻、科教、卫视,还有两位副台长,三个主持人,包括方文怡,都齐刷刷地看着他。
一片迎合声里,难以掩盖大家尴尬的黑脸,汪副台狠狠地瞪了一眼方文怡,没跟另一位副台长打招呼,就走人了。方文怡的两位同事,难免有点幸灾乐祸——河东台跟林海文的交恶,追根溯源和图书,还是方文怡在京城得罪了林海文。尽管她自己回来不是这么说的,但谁不清楚啊。拿不到新闻,固然台里有损失,但方文怡的丢分,更让她们开心喽。
“嗯。”副台长应了一句,“小方,你跟我来一下。”
林海文理所当然地瞅着他,“央视能跟河东台一样么?我又不是傻,央视我自己来处理。”
“嗯。”工作人员艰难地点点头。
林海文还在想着,有人敲画室的门——有些牛逼的记者,能够闯过层层关卡,一直到他们办公室门口来。所以林海文直接就躲在画室里了。
“我在打电话呢一直。好吧,我想想,呃,河东台?”
“咳咳,我们先回去工作了。”
木谷点点头,“反正没说要出来,就,就让我拒绝掉河东台的采访要求。”
“拒绝了?”
这么不要脸的话,说得这么清新脱俗、自然而然,果然不愧是老板,不愧是林海文啊。木谷从画室出去的时候,心里hetushu•com感叹道。
“嗯什么啊,怎么说的啊?就直接一个‘不’字?”汪副台气的声音都高了起来。
“是啊。”
还没有走开的两个主持人,互相使了个眼色,文怡变成了小方,呵呵呵呵。
捐出去?不可能!他不从别人那里搞点来就不错了,还捐出去,没有这个觉悟。
“赶紧去啊。”
就放在手上藏起来,也有点暴殄天物,毕竟是国宝文物,而且藏在保险柜,其实环境也不是很好。这么一来,委托展览,还真就是最可行的一条方案。但去处也是有很多的。皇城博物院的态度已经是直接表明了。江涛作为央美国画系的主任,也兼任着华国美术馆的馆长——央美和华国美术馆,其实有一点父子关系。蒋院长担任央美院长之前,也是美术馆的馆长。最重要的是,他现在毕竟是央美的人,不论如何,这一点恐怕是一定要考虑的。
剩下的,估计包括京城美术馆,河东博物馆之类的和_图_书,都会找上门来。
“这个事情,还得早早处理了啊。”林海文揉揉脖子,结果按到一手鸟毛,气不打一处来。刚才小黄那一句,简直是叶孤城的一式天外飞仙啊,江涛都被堵死了。林海文解释了好几句,押着这只贱鸟再说一句,它又装死了。等他一挂电话,它又活蹦乱跳了。
“啊?”
啪嗒!
林海文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,河东台?就是这个拒绝了他的电视剧,还在中秋晚会上玩把戏的河东台?现在想来采访他?做它的春秋大梦吧,“给我回复河东台,说我是个白眼狼,不知道家乡台是什么东西。”
一片沉默。
“现在有多少人在等着你出头啊,你还不知道么?你看看你自己的微博,都快40万评论了,我的神啊。”木谷也是筋疲力尽。
如何处置这幅画,林海文是在犹豫的。
“那,那中央台呢?”木谷犹豫了一下,想象他如果要跟中央电视台这么说话,他有点害怕啊。
“……好和-图-书吧。”
“哦,哪些媒体?”
“说得对。”
“老板的话怎么能随便改?而且,我也改了一个词儿了,他说‘家乡台是什么东西’的,我给改成了‘什么意思’,是不是舒缓了很多?”
“看吧,就知道他这个人,小气、记仇,河东台也是倒了霉了。”林青一拍桌子,觉得自己果然没有看错林海文。
敦煌的新办公室还是比较宽敞的,王景峰招了些人,现在差不多得有20多个员工了。大部分,尤其是几个头头,这会聚在一起,一看木谷过来,跟特务接头一样互相看看,然后暗戳戳地凑过去。
木谷找了部固话,从刚才的记录本上把电话回过去,周边一圈人,直溜溜地盯着他。
“咳咳,喂,请问是河东卫视么?我们是敦煌娱乐公司,刚才贵台致电我公司,要求采访林海文先生。经过请示,现回复你台——”木谷一板一眼地按照标准程序进行,“林海文先生说,他是个白眼狼,不知道家乡台是什么意思,http://www.hetushu.com不好接受你们的采访。嗯,就是这样,谢谢,再见。”
汪副台长出了一口气,“不采就不采吧,难道还指望这条新闻活么?再说,他一定是要接受央视采访的,我们地方台争不过也是正常的。”
木谷点点头,“是啊,还说让你照顾一下家乡媒体,是他们的卫视频道。”
然而现在,报应到了,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啊。
木谷推门进来,“老板,媒体要求采访的电话,真的快爆了,你是不是在微博上回应一下?或者是接受一两家采访的?”
“《人民日报》《光明报》……京城台、中河台,河东台、胶东台、中央台……微博、企鹅,寰宇……”
“他还是躲在里头不肯出来?”林青问他。
卖掉?暂时没有这个打算。
“……”
“死鬼!”
工作人员吓坏了,赶紧一五一十地给全说了。什么白眼狼,什么家乡台,都说了。一个字儿不差——能进省台,还能被委以重任的,那也不是一般人啊。
“就是这个道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