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197章 开撕

“卞婉柔,叶仪君今天也来了,你们会有交流么?”一个小娱记,很有冲劲,张口就来。别人的老人,都在心里暗暗叫好,就喜欢这些脑子不太好的新人,看着林青绿油油的目光,他们知道,这个小娱记已经被林青记到黑名单上去了。
林青护在她身边,时刻准备挡驾。
大家的惊讶,为采访留下了一个空挡。林青索性就停止了采访,带着卞婉柔往会场里面走了,也不管后头大呼小叫的记者。尽管林海文给公司统一了思想,要建一个恶人公司。但她还是心惊胆战,这要是敦煌娱乐倒了,卞婉柔可怎么混啊。
晚宴结束的时候,网上已经是一片热火朝天。
“不会吧。”
“很有范儿吧?”林海文带着公司员工,参观了一下自己的办公室,“你们有一个艺术家老板啊,啧,一想就很让人激动啊。”
至于我个人,能够和家人朋友一起过除夕,也是很难得的。而且说实话,春晚年年有hetushu.com,总是有机会的,谁又能说的准未来的事情呢?有些人,如果做不好事情,总不可能一直占着位置的。”
反倒是卞婉柔自己,对林海文信心十足的。
……
地方比原来的大了将近4倍,地段比原来后退了点,但交通还是比较方便的,到亲王坊,到皇城,都有直达地铁。
《ELLE》周年晚宴。
说起来,他已经有三个半画室了,临川那头的,比较小,比较简单。家里面的要稍微齐备一点。央美小红楼里的,只能说是半个,甚至小半个。虽然其他学生眼珠子都羡慕绿了,但那毕竟是常硕的画室,他就是分了个角落。现在公司这一个,反而是条件最好的一个了。
娱记们感觉自己的肾上腺素都要爆表了,捏话筒的,都快把话筒递到卞婉柔嘴唇上了,卞婉柔不得不退了一小步。
“你还有可能去春晚么?”
“之前公司确实有一些规划,当然被郎m.hetushu.com坤导演否掉之后,我们也坦然接受,尊重导演的意愿。所以对于他后来的一些发言,我很错愕,不太明白他的意思是什么,他似乎是在暗示我为了上中秋晚会,用了很多手段。他也许是有点——自作多情了。”
敦煌娱乐搬家了!
自作多情?直接开轰?接招了?
喜大普奔。
激动,激动的要死。
哐哐哐,鼓掌。
林海文也终于有了自己的办公室,而且是最大的。布置非常新奇,外面隔了一块是办公室,里头更大的一部分,是画室。林海文自己有时候想想,也觉得自己神经病,不过他扪心自问,通过源种的加持,不断地获得进步,不断地画的更好,似乎确实给他提供了,有别于做娱乐公司的成就感。
卞婉柔一袭定制长裙亮相,气质温柔如水,很是秒杀了不少菲林。这算是卞婉柔近一段时间来,出席的头一个宣传之外的活动,也是她第一次直面野生的记http://www.hetushu.com者——就是没有敲定好采访问题的记者。
所以,我觉得,郎坤导演应该要好好反思一下,为什么晚会那么不受欢迎,毕竟接下来他还要导演鸡年春晚,如果还是这个状态,也许今年春晚还是会让人感到失望。他应该做的是这个,而不是去揣测是不是有人在引导舆论。
“好,新的地方,新的气象,希望接下来,大家同心协力,把公司做得更好。”
“你是否感到遗憾?是不是存在什么误解?”
“那么婉柔,请问你一下,对于央视总导演郎坤对你的指责,还有暗示不会让你登上鸡年春晚,你怎么看?”
外头的消息,这会儿已经传进来,卞婉柔雍容典雅地走进来,微微颔首给大家打招呼,唯独和叶仪君直接错身而过,当真是说到做到,毫无交流。
“嘎嘎嘎。”小贱鸟也乐的乱飞。
卞婉柔犹豫了一下,林海文意态飞扬的样子浮现出来,“我们不能忍气吞声,我们不能——”
和_图_书卞婉柔什么时候这么凶悍过了?这是要换人设啊?
大家这么一看,里头还有些媒体呢,喝,三大当红一线女歌手,这是要二对一,拉帮结伙对着开撕了?
“矛盾也说不上,不过应该也没有话题可聊。”
叶仪君本人也是愣了一下,她跟卞婉柔、林海文,关系坏了不是一天两天,但是之前两个人同场,还是会做一点面子情的。卞婉柔今天这样突然冷酷无情起来,画风突变,实在让她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《ELLE》的这场晚会,算是全都被这三个女人给吸引过去了。不得不说,万真真确实是很高招,一下子就获得了不少曝光度。
娱记们瞥了眼那个小娱记,“小兄弟,你死得其所啊。”这简直是劲爆透了,女明星之间传不睦,但正是太司空见惯了,但是当面承认这种事情,又太罕见了,基本上从来不会出现。
这个问题,大家伙都非常好奇,也憋了好久,一直以来,敦煌娱乐都不直面回应,只是说“尊重hetushu•com各方表达的权力和声音”。
“……你是说不会跟叶仪君有交流是么?所以你们之间确实有矛盾?”
万真真和另外一个电影演员周眉,对视一眼,惊讶的不行。不过她跟叶仪君、卞婉柔,其实也是竞争关系,乐见那两个对撕。而且她想了想,又找了经纪人过来商量了几句,居然就端起杯子走到卞婉柔面前,跟她寒暄起来了。
“这个问题就到这里,谢谢大家。”林青在后头喊。娱记们也知道,再问就问不出来,索性直接转向。
嘶,嘶……好些人都倒吸一口气。
“至于什么发动舆论来给他施压,我也觉得他可能是有某种被害妄想症吧。还有就是你们说的鸡年春晚,对于央视节目来说,很多时候,一些导演喜欢用央视的价值标准来掩盖晚会的无趣和乏味,这是比较可笑的。不说别的,《诗词大会》《成语大会》这几个节目,都是很受观众好评的,可以说它们也证明了,价值观和节目质量是可以统一的,而不是对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