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189章 同心玉有结,白龙寺遇鬼

林海文和楚薇薇,只好端着笑脸,一边赶紧往后头走。绕了两个弯,人一下就少了。
……
白龙寺可以说是游人如织,他们选的日子,好歹还不是周末,人还是很多。
“看到那座白塔没有?”
“……是啊,呵呵呵。”
“啊,怎么了?”林海文也看过那个玉佩上的雕刻,不过挺意识流,反正他也没出来什么。
四个人一回头,嘿,撞上了一个。
“玉佩开光?看来还挺有用的啊,你们俩都考这么高。”曲颖也是外地的,不知道白龙寺的事情。林海文虽然没有真去找白龙寺的人开光,但开光这个事情是真的,确实是每年高考前,都有大量的考生家长去拜佛来着。
“给这位先生多加点糖,他心里苦啊。”林海文一点也不在意啊。
“这个上面的花纹,是你挑的?”石啸问林海文。
石啸深呼吸了好几次,才一招手喊侍应生,“给我们打包四杯,最大杯的。”
“嗯,顶层上供奉了一节指骨舍利。其它舍利子都在大殿里。当初是从地宫里取www.hetushu.com出来的,一共有6枚,被洛城白龙寺迎回去一枚顶骨舍利,其余都在这里。”石啸家学渊源,对这些典故,是信手拈来的。
石啸可是人大文学院的,脑子转的可快了,“哎,你什么意思啊?你别挑拨离间啊。”
咖啡店的侍应生,还有好些客人,笑的不要不要的。
“得。”林海文志得意满,“今天正好有时间,石啸建议去逛逛白龙寺,我觉得也可以。楚薇薇,你——,哎,我的玉佩呢?”
“我也没说我冤枉呀。”林海文晃着脑袋,“要不出发,我结账了?”
林海文一想就明白了,这个玉佩全称就叫同心灵玉佩,纹路上有点诡异,那再正常不过了。
不过石啸就当什么也不知道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但是能当场就报了,哪一个君子都会愿意的,“我跟你讲,我跟小颖去南边旅游的时候,就见过的。这个上面的纹路啊,其实一个双结的‘心’字,代表了‘永结同心’的意思,而且那个什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么民族的老板,还说这个东西有神秘力量,类似什么情人蛊那种。蛊,知道不?啧啧。哎,祁卉也是你们的同学哦?”
“啧,我跟你说——干嘛拧我?”
“老什么啊?”曲颖瞪了石啸一眼,她一头齐耳短发,穿个牛仔裤T恤,特别利落。
“没有啊。”
“喏,还挺好看的吧?”楚薇薇拍了照片在手机里,“我爸帮我问了一下,说是昆山羊脂玉的古玉,把我吓得,赶紧存进他保险箱了。后来过来上学,就忘了带。”
“不会吧。”石啸也看了一下,小声说道,“要是有大人物来参观,应该不会让我们走到这里啊,早就有保镖来赶人了。”
“我,这个,我那个——我告诉你林海文,你被人骂,那是一点儿都不冤枉啊。”
“张主席?”
“这里谁是瞎子么?要说就说。”曲颖掐了石啸一把。
白龙寺在京城,是始建于1400年前。不过当年佛教东传,头一批寺庙并不在京城,而在当时的首都阳杜,也就是现在中河省的和*图*书省府洛城。白龙寺是其中之一。后来随着人口迁移,从两江流域散开,京城渐渐成为若干个朝代的首都所在,1400年前,当时的白龙寺住持还严法师,在京城新建了一座白龙寺。从此之后,洛城有落寞的白龙寺祖庭,京城有华国香火最盛的寺庙——京城白龙寺。
“小哥,你是京城人吧?懂得真多,我听说拜这个白塔舍利,能保佑学生高考考高分,有这个说法么?”
楚薇薇脸刷一下就红了。
曲颖接过来看了看,还跟石啸探讨了一下,放大缩小的,好一会儿呢。等到看完,曲颖和石啸,抬头看着林海文和楚薇薇的神色,尤其是看林海文,那就变得有点意味难明了。
“那你们买了?”林海文一脸平静,石啸有点失望,要是能看见林海文跟楚薇薇那样,害羞的脸红,或者是一脚踩两船被发现的惊慌失措。那真是够十个月的谈资了。
林海文接收到石啸的投降信号,才慢悠悠地说道,“老啸老啸,有时候就谐音嘛,叫老小,顺便占他点便宜。他姥爷m•hetushu.com是我的前辈,指点了我很多。所以我们很熟悉的。他也不生气,有时候就管我叫老大来着,是不是啊,老啸?”
“大人物?”林海文张嘴比了个口型,没出声。
曲颖又剜了他一眼。
“那里头真的供奉了还严法师的舍利子么?”楚薇薇挺好奇。
“没买啊?”林海文看了看曲颖,又歉然一笑,“这样啊,没什么,没什么,卖东西就喜欢扯三扯四的,也不一定就真能有用。”
他们四个周边,都有游客在专心听呢,这会就有个大妈问他。
隔着几颗老茶树,林海文瞧里面的碑林,似乎是有人在。
“往回走吧,估计是进不去了,前头肯定有人拦。”
林海文点点头,看着石啸两个一脸好奇,就给他们解释了一下,“高考前嘛,我买了两块玉佩,请白龙寺的师傅给开光了。借给她一块,后来我急着回京城,就给忘了。”
曲颖瞧了瞧石啸,他不肯说话,知道他那点小心思,就自己开口了,“您看见没,这两个,这个考了700分,省状元。她考了691分,全省前m•hetushu.com五十。今天是来还愿的,你们赶紧拜拜。”
“咳。”石啸狠狠瞪了林海文一眼,“这座白塔是京城白龙寺一代住持还严法师的舍利塔,后来几经修建,就变成现在这样十三层的宝塔了。”
楚薇薇忍着没笑出来,林海文可不管。可见女人啊,都是很感性的生物,即便知道林海文是在给石啸挖坑,但是,哎,曲颖走出来之后,越想越觉得不对。这么有特点的东西,寓意又这么好,如果石啸真的有要跟她永结同心的意思,为什么就不买下来呢?这越想越有问题——以至于一路上,石啸已经身中无数眼刀了。
“没带来啊,在临川呢,等你回去我再还给你吧。”楚薇薇流畅而顺嘴地回答了一句,看来是预演过的。
说的也是,林海文当年有一次去无锡灵山,碰见了一个前常委去观光,他还想拍个照呢,结果没靠近就被拦住了。
“我哪有挑拨离间?我又没说,你不买就是不想跟曲颖师姐永结同心,是吧?都是你自己想的,我哪里能知道的。”
昆仑山变成了昆山,但羊脂玉还是羊脂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