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187章 恶人公司

一个林海文就够够的了,一群林海文?
可惜,林海文一次也没照做,结果变成今天,除了一帮鸡血十足的铁粉,简直是神憎鬼厌,偏偏他还敢说自己“忍气吞声”了。
文章非常辛辣,说林海文代笔疑云未散,人品不良,诗词作品未经时间检验。而且资历浅显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才华丧尽。如此匆匆忙忙给他加上“诗词圣手”的帽子,恐怕某一日,会成为这个时代,所有文人的集体笑柄,几百年后,都消散不了。
林海文说他“忍气吞声”?
按照他那样的,才华横溢,如果能老老实实的,比如海蓝心,你就和和气气地把广告卖给他们了,吃点亏就吃点,等到这支广告效果出来了,身价自然就涨了。比如这个天韵,你这么会写歌,给叶仪君写几首,人家对卞婉柔抬抬手,根本不是问题。再比如网上,压根就不该跟网友对骂,也不应该去挑衅《华南周刊》之类的。至于明达和顾宇峰,安抚一下卞婉柔,当没发生过嘛,根本不会有这些麻烦。最和-图-书后就是河东电视台,人家来采访你,你就配合一下,大度一点,怎么也都不会闹得这么不愉快了。
太酸爽了吧?
“但是呢,爽了之后,也是有后遗症的,比如怀个孕啥的。哈哈,说笑的,这个后遗症就是咱们的人缘好像是不太好,看看《华南周刊》问那种问题,这不是摆明了挑拨是非么?再看看那个郎坤,小狼崽子,看来是要拦住婉柔了。估计春晚啊什么的,可能性就比较小了。当然,还有那些没什么才华,偏偏喜欢抱团的写曲子的,对了,还有河东电视台,什么不想具名的工作人员,指定就是他们自己事儿。哦还有,给我们找了点小麻烦的,背后估计也是音协的那几个人。啧啧,这么数一数,好像麻烦还真的挺多啊。”
敦煌娱乐公司里,大家全都安静如鸡,心里想着,他们刚刚统一的思想,是不是要胎死腹中了?
现代诗的主要期刊之一《诗苑》上,同样有攻击文章,认为林海文年纪轻轻,写主旋律诗词,大多是凭和*图*书借想象,是空中楼阁,对读者有害无益。
“所以呢,我们公司的艺人、工作人员,不能欺负人,但被欺负了,也不能忍着。比如我,河东电视台玩把戏,把弄了一台破晚会的锅甩给我,我当然就要回击他。比如卞婉柔,郎坤说你处心积虑,想要去春晚什么的,你下次也可以直接轰他有眼无珠。世凯做的就很好,明达冒头的时候,敢于直接抄家伙上,就是要这样。包括王景峰,我知道,私下里那些个作曲的写词的,还有不相干的,都在催我低头,明白告诉他们,做梦,他们这些作曲都回老家种红薯去了,我照样能供起一个音乐公司来。”
“没事就好。”林海文站起来,走到了他的身后。贾世凯只觉得汗毛倒竖。
木谷明显看到了王景峰的脸,抽动了好几下。他也感受到了自己的脸,瞬间变得僵硬起来。
“别担心,我是你们坚强的后盾,只要别触及底线,你要是说什么当个华国人是耻辱,这我就没办法了,头一个我就得喷你了。知道和*图*书吧?放聪明点,这世界上,不能得罪的人,没有那么多的。很多闲气,根本没必要受着。”
同一期,西河大的一位教授,也写了一篇“天才不该出现在古诗词领域”,这就根本没有针对林海文说什么,而是广泛地说宣扬天才论的有害性,只是具体到了诗词领域。目的,当然是呼吁大家不要给林海文戴太高的帽子。
“那么我们往回说一说最近的事情,也是我这个人比较横。”林海文顿了顿,看了一下大家的眼神,“我也知道,有一个这么横的老板,让你感到……很骄傲,很爽。”
所有人的嘴巴都微微张开,幻想起那样的一个敦煌娱乐来。
第一次会议,开的是很成功的,林海文统一了大家的思想,解放了大家的包袱,安排了一段时间内要努力的工作,解决了“敦煌娱乐是怎么样一个敦煌娱乐”的核心问题。会议是圆满的,成功的。
贾世凯一口气卡住了,上不来下不去,咳的惊天动地,又想忍住,可又做不到。
噗!
“主要现在就是和图书这么两块,音乐和影视。其它的,董事长给大家说说吧。”王景峰又介绍了一波后期公司的部门设置、招新等等。林海文没什么兴趣,也没插话,让他安安静静地讲完了。
“但是,同志们啊,道路是曲折的,前途是光明的。”林海文拍了拍贾世凯的肩膀,“想一想就知道没啥可怕的。拿不到曲子,我自己写,河东电视台不买,我可以找其它电视台。陆冬那边好几个意向已经差不多的,不是问题。不过呢,这个事情,也给我们敲响了一个警钟啊。那就是,我们与人为善,我们忍气吞声,我们逢低做小,我们……我都说不下去,这样是不行的。”
说实在的,私下里,他们未必不是这么想的:林海文的今天都是自己作的。
刚才活跃起来的一点气氛,这会儿又没了——做生意讲究的是和气生财,尤其是做娱乐圈的,上下游,平台,那更是要和和气气的。像是林海文这样,把上游写曲子的给得罪了,下游播放的平台也得罪了,中间吧,还有影响力挺大的一个媒体和-图-书,也得罪了,这可怎么混啊。
林海文看了一圈,大家瞧着都挺有士气的,一个娱乐公司,不断地有新项目,这是代表它具有活力的最好特征。
《诗刊》最新一期,登载了胶东省作协主席张赟的一篇文章“诗词岂可轻言圣手,佳句难掩苍白精神”,打响了攻击林海文的第一枪,整篇文章,不点名地将林海文描述成一个空有词汇组织能力,却没有相应内涵和精神的诗人,他的古诗词作品“是毫无必要进行深入分析,仅有一些辞令之美可供欣赏”的锦绣草包。
谷云盛的提醒,落在了实处。
不过还没有等到他带领着自己的一帮人,开始横行霸道的时候,另一股黑风吹了过来,看上去,还是直接击向了他的根本。
“怎么了?世凯?”林海文笑的很和蔼。
措辞最猛烈的,应该是《人民文艺》期刊的副刊《诗风》——一个曾经被林海文拒绝投稿的期刊。直接点名道姓,以评论员的化名发了一篇《诗词圣手?当代笑柄!》
天啊,真的不是他们幻听了么?
“没有,没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