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185章 黑透了

“你对卞婉柔可能无缘春晚,怎么看?”
郎坤在回答这个问题时候,比较激动,“事实上,你说的这个女歌手和她的公司表达参加的意愿,是在晚会已经完成多次彩排之后。她们也用了很多方式,通过了很多渠道,试图加入晚会,但是我们不可能因为个别人来调整整个节目的流程。而且我不认为,一场晚会会有人是不可缺少的,网上有各种各样的传言和声音,不可能你每一个都去听,都去照做。那样是做不出一台晚会来的。更何况,这些声音也未必都是真实的,也有可能某些人有别的意图,比如想要给央视,给导演组施加压力,以获得什么特殊待遇,我认为,这是不会得逞的。”
“我没有什么看法,谢谢。”
“春晚总导演暗示:卞婉柔将无缘鸡年春晚。”
“嗯,用料说是发散的快,已经装好一个月了,可以搬进去了。”木谷回答的超快,他就等着呢。现在他们办公场所,随着后头几个人招进来,变得越来越拥挤了。而且王总和林海文自己,一直共用一个办和-图-书公室,也不像话。
“林海文央视获封‘诗词圣手’,旗下歌手却无缘登台央视。”
“这样啊,明天我要回学校了,今晚上吧,看看能不能让王景峰、卞婉柔、林青,还有你,咱们一起开个会,让贾世凯也来,讨论一下,公司现在快上正轨了,具体怎么个弄法,我也听听大家的想法。”
“一切还都没有确定。”
“河东秋晚被批老套无亮点,工作人员透露压轴节目被迫取消。”
本报就此向林海文创办的敦煌娱乐公司求证,发稿至今未得到回应。”
“被问及卞婉柔,叶仪君黑脸拒绝回应。”
“新办公室那边,说是可以进了是吧?”
“叶仪君,请问你会参加春晚么?”
“成吧,你和王景峰合计一下,搬过去的时候,顺便把各部门缺员都招上。”
“下班之前给你回复。”
林海文抖了抖手上的纸,咂咂嘴,“骂的更凶一点吧。”
9月2日,林海文到央美报名,不过他没参加军训——报了事假。造型的领导,包括蒋院,也没把他和-图-书当一般学生看,就放他一马。
木谷背对着他,差点一个顺拐扑到地上。
这一波一波地新闻,汇集到林海文的手头,他也是意外的很。郎坤插刀这个事情,他没料到。说起来,他们打交道的时候,也没有什么冲突啊。林海文是准备推卞婉柔上春晚的,这是他的一个既定计划。但郎坤这么一搞,那机会就渺茫了。他看了看电脑屏幕上,大黑体的标题。
“看来我是真的得罪了不少人。”林海文嘀咕了两句,脸上到没有什么凝重的表情,“这下子是黑透了啊。”
他拉着鼠标往下刷了刷,类似标题的新闻,还有不少。
短短回答了三个问题,经纪人就护送叶仪君火速撤离了。不过媒体还是从这些回答里挖出不少真假莫辨的料来。
作为春晚导演,郎坤一言一语都是新闻。很快,对于《华南周刊》这期采访各种解读都冒了出来。
他说呢,恶人值从昨天开始,就快速上涨了,加上之前的,他都连着兑换了两个藏书阁一小时,现在看着,离10000又不远了和_图_书
倒是“诗词圣手”四个字,有人提,有人不提,很有一点意思。林海文从谷云盛那里,也听到了一些消息:“我这里没什么问题,不过张四海,还有《诗苑》,你要有点心理准备啊。”
第二天中秋夜,卞婉柔在海城卫视,黄金时段连唱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《又见炊烟》《在水一方》,瞬间收视率,甚至超过央视——秋晚跟春晚不同,因为毫无对抗之力,地方卫视要么是提前,要么是押后,反正不会跟央视春晚同一天。但秋晚不一样,大家都是中秋节当天,往年也会出现地方超过中央的情况,但这一次尤为不同,郎坤毕竟是拒绝过卞婉柔的,现在被恰巧被卞婉柔超过,多少有点被打脸的意思。
叶仪君、万真真,甚至韦菲,都在出席活动时被问及卞婉柔的问题,当然这几位都避免直接表达观点。尤其是叶仪君,她是参加了央视秋晚的,收视率被秒杀,却在平台上大胜一筹。媒体轻易不愿意放过她。
9月17日,中秋前夜,林海文现身《华国诗词大会》,一联“独和-图-书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”,一首《静夜思》,一首《念奴娇·中秋》,技绝当场。
“负面传言作祟?卞婉柔大红却难登央视舞台。”
“好。”
“就是,你跟卞婉柔,常常被人比较——”
木谷看他样子,知道老板不在乎,就挤挤眼睛开始走套路,“公司的设置还是少人,公关现在是王总带着人亲自在做。”
“不屑比较,叶仪君表示将会做好自己,暗指卞婉柔耍招数不成,反失登台机会。”
“昨晚河东电视台中秋晚会收视率低迷,被批毫无亮点,节目设置老套无新意。面对批评,不愿透露名字的工作人员表示,原本晚会设置了一个新颖的节目形式,但最终因为某河东籍名人的拒绝而被迫取消。据本报记者了解,该工作人员指的河东籍名人,很可能是秋晚前夜登上央视《华国诗词大会》特别节目的林海文。
林海文因《明月几时有》《独上西楼》《我爱这土地》等诗作,而成为近年来最炙手可热的河东籍知名人士。河东秋晚设置的压轴特别节目,据悉是一个结合最和-图-书新的影音系统技术,以宣扬传统文化为主题的节目,最终因为林海文的拒绝参加,无法呈现而被取消,换上了河东籍女高音歌唱家谭秋的独唱节目。
“您也是明年鸡年春晚的总导演,那么您对呼吁让卞婉柔登台央视春晚的说法,怎么看待呢?”
中秋后,《华南周刊》采访郎坤,问了一个问题,“据悉,此前也有声音让卞婉柔登台央视秋晚的节目,但最终她出现在海城卫视,并且成为昨晚最高收视率的表演。网上也有一些关于央视对民众呼声表现傲慢的批评,不知道郎导您怎么看?”
“谁也没有办法避免去被人比,我觉得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。”
林海文把目光重新放回到手上。
“叶仪君不否认将登央视春晚。”
“我们还在遴选节目的阶段,现在到底有什么节目会上,我只能说我们在选择上,不仅仅是看名气,看反响,还是会有央视平台的坚持,希望能够不仅仅是给观众视觉听觉上的享受,也能有心灵上的享受和收获吧。我只能说这么多,具体的不能说了,还都是秘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