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182章 单挑

“你就知足了吧,这次公司不是还给你邀了海林的作品么?我看着就很不错了,一般人要不到的。就是卞婉柔,她现在也要不到。”
林海文看到就给转了过来。
“你当林大神是其他艺人啊?人家才不忍你呢。”
《华南周刊》属于唯恐天下不乱的,写篇新歌的报导,扯三扯四。
“天韵能一样么?他们之间那点破事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“公司真的约不到他的歌么?”
“唉。”
这是他第二次单挑《华南周刊》了,上一次是柳濡被证实代笔,这家报纸直接影射他,被他揪出来一顿说。
歌迷也对卞婉柔的新专辑《伊人》更为期待,据传,这张专辑收录了10首歌,全部由林海文作词作曲。如果能够保持这首歌的水准,想必该专辑将成为本年度,甚至近年来,质量最为上乘的音乐专辑。”
媒体人,要么是在骗自己,要么是在骗别人。
“真的不行。”她的经纪人,也是业内比较有名hetushu.com声的了,人脉很广,“我跟你说,沈俊涛带着叶仪君,当面找林海文约歌,直接被拒绝了。你说我们有谁的面子,比得上他们两个加一起。”
《华南周刊》下头,就是一片群嘲,比林海文下面还纯粹呢。
媒体的大规模关注,让卞婉柔这首新歌,得到了宣传安排之外的曝光度,得意的当然是销量,至于失意的,就有很多了。
“人家有林海文,要什么海林,河林,湖林的。”
“日前,卞婉柔新歌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发布,据风云音乐网销售数据,12小时内突破28万次下载,这一数字已经超过由天后韦菲,四年前创下的24万记录。卞婉柔去年回归,今年跳槽到新公司初试啼声,就惊艳了所有人,连老牌天后都不得不避其锋芒。这首歌也堪称近年来开局最火爆的一首歌曲。
“可关键是,人家的原话是‘没打算给公司外的人写歌啊’,你要是真那么想和-图-书要,那就去敦煌吧。”经纪人开了个玩笑,万真真可不是卞婉柔,她是公司一手捧起来的,合约那叫一个苛刻,一旦违约,能赔死她。
如他们所说,天韵和沈俊涛那边都商量好了,叶仪君一发新专辑,立马传分手——这种红果果的炒作,也算是阳谋了。媒体还是会报道,观众还是会看。但是现在这个样子,黄作文沉默了一夜,第二天告诉宣发,押后,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“谢谢《华南周刊》帮我们宣传,就是文字拖沓了一点,记者不太合格,我给你总结一下:第一点,卖的这么好,韦菲,你瞧瞧你被一个刚回归的歌手给超过了,还不发飙?第二点,林海文搞骂战,摆明了是在炒作嘛;第三条,要是下面9首歌达不到这个水准,就是不合格嘛,辣鸡。”
娱乐圈是个筛子,什么都藏不住,除了林海文最后那句八卦,其它的话,都给传了出来。
“行了,你就不错了,我跟你说m•hetushu•com啊。”经纪人压低了声音,“叶仪君之前还打算跟着发专辑,彻底把卞婉柔压下去呢,现在一看这个局面,屁都不敢放了。亏得他们还多个心眼,要是早就宣布了,这会儿再换时间,那就真是一点脸面都没有了。”
“卞婉柔新歌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网上销售破纪录,林海文回击作曲者集体抵制。”
“你去转一条,说我们就这个意思,谢谢翻译,我就服了你,从此之后再也不骂了。”
此前,卞婉柔所属公司敦煌娱乐的老板,也是这首歌的词曲作者林海文先生,和数位作曲者的网络骂战,可谓吸引了大批关注。也为卞婉柔此次销售火爆,奠定了相当好的基础。如今随着《月亮》的销售数据出炉,林海文可以说强力回击了所谓的封杀声明和部分作曲者的集体抵制。
《周刊》小编也是很想这么做的,不过这是不可能的,他要是敢,明天就得被作为临时工给牺牲掉。媒体和公众人物,有不一和图书样的优势,也有不一样的劣势,林海文可以直说,因为媒体没法告他,但《周刊》不行,它要是这么做了,那就等于直接说他们的新闻是在挑弄是非,这种事情是怎么都不可能承认的,外面说的再多,再肯定,他们自己也得装着自己还是公正、客观,不持立场的媒体。
比如万真真,作为林青前公司的一姐,她也处于一流歌手的行列,但就在一帮人里头晃荡着,人家给个面子,管你叫什么情歌天后,什么舞曲天后之类之类的,不给面子,那也就是直呼其名了。到她这个程度,就是两个字——缺歌!而好歌是越来越难遇见的了,好的作曲作词也是越来越少的。现在这个时代,长得好看卖的多,长得可爱卖的多,会卖萌卖的多,以至于歌曲的重要性似乎是降低了,但业内人都明白,没有好歌,都是昙花一现。
“暗戳戳地玩把戏,被人揭穿了吧?傻叉周刊。”
这样的规矩,在林海文原来的世界,也是一样的,周www.hetushu.com董的地位,不是一帮鲜肉能比的,为什么,歌好啊,他的歌就是一个年代人的记忆。邓丽筠去世多年,依旧被人记住怀念,为什么,因为她的歌还响彻在大江南北。曾经也红过一阵的什么1,什么2,什么5,什么6的,红的时候,沸反盈天,但喧嚣过后能留下什么呢?
“想什么呢我的姐姐,你跟卞婉柔是竞争对手啊,她的经纪人,帮你邀歌?你疯了吧?”
《周刊》没有再回复,好些明星、大V,也是不得不在内心喊一声爽。
“我是疯了,啊啊啊。”万真真一阵吼,“我想好歌想疯了。”
“卞婉柔现在的经纪人,原来不是我们公司的么?就是邓雯原来的经纪人,是把?能不能通过她帮忙联系一下?”
这样一份期刊,当然是没有什么好风评的,不过现在的读者、观众,都是口嫌体正直的,一边骂,一边看的鸡血乱飞,舍不得取关,也是从另一个方面,鼓励了这样的媒体。当然了,口嫌体正直嘛,嘴上还是很不留情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