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150章 京大刺头多

林海文拍拍冯启泰的手,“我明天后天有两场活动,大后天就要飞西京,你们要是有什么需要的,播这个电话就行。”
陆松华今天纯粹是嘉宾,还有京大的宣传部门、各学院的副手,来了不少。主持人也很熟悉,谭启昌。
流程特别精炼,谭启昌说了几句话,介绍了一下嘉宾,然后马上就是林海文的一个十五分钟演讲,接着就是交流环节。
一所大学,往往就是在这种不经意间,就炫了一把底蕴和历史。
“嗯。”
林海文点头还没到底,就被她的直接给震到了,“您好,请问您对,您本人和您作品中体现的阅历并不符合一般的标准,以及因为这一点带来的某些质疑,怎么看?”
只是经过那条小街的时候,十元店已经关门了,换成了一家女装。但歌曲还在放,应该是被王皓他妈妈拷给了别人。
他把填志愿的活儿托付给了林作栋,顺便提前给了一份寿礼,就匆匆离开临川,回到了阔别两个多月的京城。http://m.hetushu.com
“谢了。”
冯老板要进手术室了,林海文特地过来,请那位主治姚医生吃了个饭,虽然是孙秀莲搭的线,但姚医生也知道是林海文的手笔,所以冯启泰跟他妈请过一次,他婉拒了,这次林海文过来请客,算是认下这份人情。
“嗯,我认为符合或者符合,有阅历或者没有阅历,这是一个很主观的概念,看十本书能写出《明月几时有》,还是说要看一百本书?要三十岁能写出《独上西楼》,还是说要四十岁?要谈过五次恋爱,才能写出《相思》,还是说要十次?所谓标准,是便于我们做一些衡量和对比,但绝对不要把标准看的太重,看的太神圣不可违反。谢谢。”
接下来两三个问题,都相当尖锐。
林海文这次急匆匆回京城,也不止是冯启泰的事情,这个反而不着急,姚医生既然插手了,自然会卖力,早点晚点,并不很要紧。他主要是为了《讴歌》,再不快点,大和*图*书学就要放假了。
送姚医生上车,冯妈妈很感激,“要不是你,真不知道要排到什么时候。”
5月4号研讨会之后,《讴歌》就上架销售了,卖的还不错,终归这些作品还是很有艺术性的,不光光是主旋律。也许是看到了这个局面,京大出版社很灵活,立马安排了大学的行程。
……
京大出版社给他安排了六个学校的座谈会。
所以当第五个问题,来自于一位不客气到有点冒犯的学生时,他选择不再酝酿词汇了。
林海文的车远远离开的时候,冯启泰感慨很深,在学校的时候,听得再多,看得再多,也没有直观的感受。直到今天,林海文和姚医生在饭桌上谈笑风生,说的都是些大人物的趣事,约的都是他够不着的场合,谈及的,都是几千万投资的电视剧,卖了几百万的当红歌曲。冯启泰,才那么深刻地知道,老同学不一样了。
“您对您的作品得到的这些评价,认可么?或者直白的说,您认为这些赞hetushu.com誉是适当的么?毕竟,一首古诗,往往需要几百年上千年,才有定论。但您的作品,似乎一出世,就得到了非常高的评价。”
容纳近600人的会堂,座无虚席,不过林海文不会觉得京大的学生,都是被他给折服了。打算来折服他的人,可能更多一点。京大的学风是非常自由的,尤其是学术上的,所以林海文来之前,要说不担心,也是假的。
林海文感叹着京大学生的锋锐,一边思量着回答了这些问题。但内心,也有一点点不爽,感觉自己不是来座谈,而是来接受质询的。
一场大病,虽然是没有让他们家伤筋动骨,但冯启泰的前程安排,一下子就不明朗起来了。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情绪,有点摆脱安排的雀跃,也有一点面对未知的茫然。
圈子就是这么大,林海文有本事请动陆松华和孙秀莲,自然也就有资格认下这份情。所谓混圈,要是厉害的,把这些特权资源运用的炉火纯青,自然就能过的风hetushu.com生水起,说起来,林海文今天的资格,还是依赖陆松华、摩诘那一拨人,他自己还没有完全立起来。
头一个问题,来自一个短发的女孩子,很精干,上来拉了一句关系,“我也是河东人。”
“林先生,我的问题很简单,您觉得您有……我直白一点,希望您不会生气,就是您觉得您真的有资格,来京大开专家座谈么?以您现在的作品和声望。”
《讴歌》就是冲着工程奖和红旗奖去的,一般情况下,都是黑箱操作,看上面人的意思,看大家的关系和力量。但如果你是一部主旋律,同时又广泛受到欢迎,那你得奖的可能就很大,毕竟,怎么同时做到宣传和传播,这一直是上头的难题。
“您是否认为,您这样的天才,不需要进行通俗的文学教育,所以才去报考了油画专业?您觉得这种认识是正确的么?”
“姚医生说了,问题不大,能做完手术,让叔叔好好注意身体,就跟一般人没什么区别了。阿姨你也别太担心了。”
http://www.hetushu.com去陆家拜访了一下,顺带把带的干蘑菇野笋什么的,给送上去。这些都是大舅家的,纯天然产品,孙秀莲很喜欢,权当看不见陆松华皱起来的眉头。
姥姥在村子里,开启自己风光无限的舞动生涯,林海文是没看见了。
“您是一个非常鲜明的人,或者说是情绪外露的一个人,你在网上的一些发言,你觉得是合适的么?”
京城的就是京大和人大,大后天是西京大学,还有南边和西边的三个大学,总归是覆盖一遍——算是“热销全国”了。
他给的是傅成的手机,车在傅成手上,要办什么事,最方便的也是他。
京大的校园,古色古香,很多参天大树,年份也已经百年以上了,每一棵都是保护的古树,不能擅动。
“你交了个好朋友。”冯妈妈怕拍儿子的肩膀,18岁的儿子,已经比她高一个半头了,“你爸那点生意,估计他以后是干不了了。厂里那边,也不一定会让你继续干,你也想想,也可以问问海文,是复读一年,还是做点什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