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148章 有人哭,有人舞

姥姥七十多了,身体很好,最近雨荷县也开始流行起广场舞了。姥姥很热衷,可惜天赋不行,人家组队,那是要参加县里的广场舞大赛的,不能带个七十多的拖油瓶吧?
“你成不成的?”林作栋偷摸着问林海文,看老岳母的热情,要是不成,估计问题很大啊。
林海文比了个OK,他有绝招啊,陈三娘的自创舞蹈,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水准的,但应付个广场舞,那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,不给他妈用,那就给他妈她妈用了。
回京城之前,林海文跟着他妈回了一趟雨荷县,把他在京城买的一些三七天麻之类的东西,送去给他姥姥,结果被他姥姥拉着一顿抱怨。
“有没有这么夸张,要不,咱们去排队?”
他儿子脸皮抽了抽,下午还要考试呢,你这样,是不是不够亲妈呀?
“你说说,就那么几个动作,咋我就学不会呢?他们现在组了个小队,都不爱带我了。”
林海文倒是想到过这一出,没想到成真了。
“还成m.hetushu.com,估计700分差一点吧。”
“跟天塌了似的。”冯启泰的嗓子有点哑,“他就那么往下一栽,送医院拍了片,验了血,就确定是癌症。”
……
“您外孙是什么人啊?大诗人,大作家,很快就是大画家了,能骗你么?”
“这会儿排队,吃完都快考试了,我还想休息会儿呢,回去吧。”
“让您平时不做饭的时候,到处走走,别老待在棋牌室里,连绝味黄焖鸡都不知道,你说你。唉,说出去,人家都不敢相信你在市里头陪考了两个月。”他儿子有点丧气。
两人聊着聊着,还想办法怎么帮林海文姥姥疏解心情,就听到林海文在那头大包大揽,说的很大声。
所以,那叫一个挤啊。
“这个店,生意这么好啊?”
“吹吧你就。”
“这事儿你就包在我身上了,今儿跟我一块回市里,过两天我送你回来,保准你跳得比谁多好。”
收到冯启泰的消息,林海文给谭启昌、谷云盛打了www.hetushu.com几个电话,他认识的人,说起来也不多,就这么几个,最后还是孙秀莲,拐弯找到了卫生部的同事,给冯老板安排了一下。
“……那你注意身体,过几天我要去京城,到时候去看叔叔。”林海文也不知道说什么,“还有你把那个情况给我发个短信,我帮你问问,看看有没有人帮得上的。”
“他儿子就是林海文,还记得么?”林海文的事迹,早就随着临川一中这些学生老师的嘴巴,传遍了很多人家,通常以“我们班”“我们年级”“我们学校”“我儿子他们学校”这种开头,在临川市里,威名远播。
姥姥乐了,“倒是啊,那今天我就跟你们一块回去。”
“嗯,行。你考的还好吧?”
挂掉电话,林海文扒拉了一下江湖界面上的东西,也没有一样可以治疗癌症的。恶人谷也并不是万能,什么都可以解决的。说起来,笑傲世界中,平一指给黄河老祖开的那个方子,叫续命八丸,可能有这种功用和-图-书,也不知道需要多少恶人值,有没有机会兑换到。
林海文他们小区的几个孩子,在一中考的,中午都吃他们家的外卖,家长之前跟梁雪说好的,由林海文负责,顶着一堆人的目光,从店里提了出来。
林海文这么一说,简直比大儿子+大儿媳妇+小儿子+小儿媳妇+女儿+女婿,加起来都要来的更牛了,姥姥瞧着这帮人,满脸都是“养你们这么大有什么用?”
“冯老板啊,昨天说是突然就病了,今天听说转院到京城去了,还不知道情况呢。”
梁雪的黄焖鸡米饭小店,被挤爆了。
那叫一个炽烈啊,林海文这么厚的脸皮,都快承受不来了。
爹妈们陪考的时候,是不怎么挑吃的,但是考生,总觉得自己今天格外辛苦,格外劳苦功高,必须得吃点好的才对得起自己。学校旁边,能称得上好的,大概就是绝味黄焖鸡了,在他们学校的贴吧里,也是有口皆碑的,被放进了临川一中的独有特色的名录里。
梁雪都听愣了,她hetushu.com儿子的技能树很繁茂,但是也没听说过在广场舞这一道上还有天赋的,等把老太太弄回市里,别闹起来。
“……她生了个好儿子啊,真羡慕。”
考完试第三天,冯启泰才给他打了一个电话,把事情给说了。冯老板是应酬多了,喝酒,而且饮食休息都不规律,考试那天早上,特地起了个大早,说要送冯启泰去考试,结果一头栽倒地上,直接送医院,冯启泰就没去考,市医院会诊之后,建议他们转到京城三一四院,几乎是连夜找了关系,层层托人,至少是先把人给弄进去了。不过到现在也还没有住进病房,在走道搭了病床。
“真的?”
两天的高考,能把人熬的不行不行的,林海文靠着同心灵玉佩,综合参考了自己和楚薇薇的知识储备,当然是考的相当不错了。反正他不确定的,不知道的,通通都写了楚薇薇的答案,两天把玉佩的次数和时间,给用了个干干净净,一点不剩——多出来的都拿来检查了。
大舅妈也在跟梁雪说http://m.hetushu.com这个事情,“妈最近一直不高兴,劝也劝不好,其实她晚上去跟着跳,大家都挺愿意教她的,可她就是学不会。”
其实他也想给楚薇薇一点帮助来着,可惜,主佩没有这个功能,他就只好很“愧疚”地独自享受了。
刚刚确诊,癌症,所幸还只是二期,手术之后,恢复的可能性比较大。这几天都是冯启泰在守着,他妈四处找人找关系,希望能尽快手术。
8号下午考完,他打了个出租车,到冯家的别墅去瞅了瞅,保安认识他。
冯启泰的那份,他没送出去,出来后,他才知道冯启泰缺考了,打电话过去还是没人接。
算出一顿饭应该值个三分三的那位大妈,半个多小时前,才从绝味离开,到学校门口去接儿子,等她想着回来照顾一下梁雪的生意,才发现压根都别想挤进去了。
大妈往后看了好几次,决定等会少吃点,儿子进去考试后,她要来尝尝,“你认识她儿子么,就是那个老板娘,我上午还在这休息了半天呢,他儿子长得挺精神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