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137章 谁是海魂

敦煌娱乐公司。
“2333,你跟你的ID,非常匹配,似不似洒啊你,大哥。”
没有言语能够形容洒大哥心里的悲愤和委屈,他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小学未毕业者,被歧视了,被嘲笑了。难道是他不愿意多读书么?难道是他愿意当个混混么?他要不是对生活充满了爱和希望,怎么能在短短四年内,成为一条街的扛把子呢?一切都是命运的捉弄而已。而现在,为什么这些苦涩的果实,要他来承受?
水落石出,之前叫嚣中戏要公平公正公开的,这会儿不说话了。
洒大哥抖着上完厕所没洗的手,点开了那些新通知。
“哎哎哎,你打哪儿听来人家考中戏了?你还呼吁呢,你还公正呢,你还不要浪费社会资源呢。你连起码的事实都没搞清楚,就在这装叉。现在装大了吧?脸疼不?敷点冰块,怕你肿的出不了门。”
“这个跨界,不怕扯到蛋蛋么?幅度也太大了,从写诗的,搞到编剧去,和图书也就算了。这扯到油画,是哪门子的道理?谁来给我科普一下。”
“我特么原来还真以为你是嘴硬呢,照你的尿性,要是真没去考中戏,早就应该跟网友开骂了呀。没想到啊,在这等着呢,中央美院专业课考满分的?我的个姥姥,这是不是史上第一了?”
木谷、晓玲、甚至王景峰,也在窥屏,这会儿其实没什么人在骂林海文了,那些人基本都匿了,这个时候冒头,唯一的下场,就跟“似不似洒”一样,被喷到失去了对生活的信心、对未来的希望、对人生的热情。
这就有点……恬不知耻了吧?
“牛成这样,那也是没脾气了。”
林海文在办公室里头,也在翻自己的评论,正好看到这一条,就给转了出来:“天才吧,只有这么解释了。”
不过他们不说话,不代表大家都忘了他们,一家新闻平台,居然找到了当初那个说,在央美考场见到了林海文的网友——“胖胖嘟http://www.hetushu.com嘟花生米”。
“没想到啊,你对我是这么真爱啊。”
“所以,他根本不是什么被骂受虐症。不管是对骂开喷那种直抒胸臆的打脸,还是现在这种风骚入骨的炫耀型打脸,他都很享受。”木谷总结陈词,得到了大家普遍的同意。
林海文秀出成绩单,媒体自然是不会放过,他上午刚刚露了颜值,马上就秀内涵,关注度相当可以。中戏还是一个口径,不透露具体考生的信息。但这难不住媒体,他们首先联系央美,将消息坐实,其次打电话到了临川一中,报考艺校,终归还是要过高中这一关的,而一中面对“微博”“企鹅”这种全国性的大媒体,是毫无招架之力的,直接承认,林海文就只报考了中央美术学院这么一所艺术类大学。
这还算是客气的,上来就问候祖宗的也不少。
“蠢蛋,被耍啦!”
去他微博下找疯子的网友不少,好些曾经回复和_图_书过的,偷偷摸摸把自己的回复给删了。
“傻鸟,人家钓鱼呢,你上什么钩啊?”
几个人沉默一阵,一起站了起来,有些无力地散开,各归各位了。
“看了一下,只有我一个好人,我告诉你哦,中央美院的造型艺术一共考四门,每门满分100,算得清啵?”
林海文也是现在才注意到这个海魂,是个新号,他挺有窥私欲望的,根据海魂的发帖时间,去找了一下恶人值,有些地方太密集,一分钟好几个,他还不好找,对了四五条之后,才终于确认了,林海文自己都惊呆了。
“你们看他又回复了一条。”晓玲一刷,刷出来林海文刚刚的科普,“……”
“工作,工作,活儿还多呢。”
当然,似不似洒只是这条微博下,很快就飚过10000的评论中的一条。更多的,还是羡慕嫉妒恨。
“大神啊,请收下我的膝盖吧。央美!!我也想去啊。”
那网友发现被回复了,也准备回一句过去,结果www.hetushu.com一看,妹啊,居然是本人!
“你们不要嘲笑他,更不要歧视他,请去打他。”
海魂这一次迟迟不说话,一直到后面来发打脸卡的人发现,不能评论了。
媒体到这里还不停,又联系到了祁卉本人,只能说是相当神通广大。
“……离我远点,跟你们混久了,我的智商都下降的不成样子了。”
“大哥,大哥?我跟你说,昨天那个电视剧,女主角没死,是个误会,今年就活过来了。”黄毛小弟看见他大哥,一瞬间像是心若死灰一样,还以为他对昨晚看的那个剧念念不忘呢,忍不住把网上的剧透告诉他了。
天才啊,这些操他妈的,怎么就不去死呢?
400?
当初被他一脸高冷给堵个半死的人,这会儿是有气撒气,有仇报仇。
认怂!
目光上移,在林海文的截图里,他仔仔细细、清清楚楚地看到了,“专业总分:400。”
“我仿佛已经听到了无数啪啪啪的声音,别误会,别想歪,这是打脸和图书的声音。”
洒大哥自言自语算了一波,4个100,那就是400嘛,他好歹也是学过九九乘法表的,一四得四,加两个0,不就是400么,他要收好几个摊儿,才收得到400块呢。
祁卉当然是实话实说,两人是高中同学,林海文想去中戏看看热闹,顺便送她一程,仅此而已。他本人没有报考,当时被中戏老师接进去,也仅仅是因为媒体比较多,他怕影响到其他考生的备考,才进去躲躲风头。
“我就坐在他后面,他画的特别好,我看傻了,都差点忘了时间,要不是老师提醒,我估计都画不完了。当时我就在微博上说了,可惜没人信,都说我考试考得头晕眼花了,后来连我自己都觉得是眼花了。那些人,疯了一样,怎么说都不听,硬是说我洗地什么的,我洗什么地啊,我们家木地板的。”
不过这些人能够偷摸着弃暗投明、改邪归正。“反林先锋”海魂同志,就没地方躲去了。
“走走走,我去跟一下装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