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126章 面相

傅成他俩,看着到处闲逛的林海文,睡得跟猪一样的林海文,大口吃着滋滋冒油的烤鸭的林海文——无言以对。
谢俊听的比林海文认真一点,他是有经验的了,但是今年格外不同,可以说是他希望最大的一年,他已经决定,如果今年考不上,就不再考央美了。因此越是如此重视,他心里就越是希望方方面面都顾好,不要因为考试以外的因素被影响到。
七七八八地说到了7点半左右,林海文提出来请他们吃饭。
“你考完就要回来上课了吧?别文化课拉后腿。”
作为家中有儿子的女人,梁雪对每年高考的新闻是很关注的,年年都有回家拿准考证,然后来不及,警车帮忙开道的新闻。
“一点点,他要考不上,咱们家俩孩子希望就大一点了不是,我也就是一点小期待。”
“……鬼笑什么东西。”梁雪突然压低了声音,“跟你说,你爸他最近有点郁闷。”
“还不是你自http://www.hetushu.com己作,你老老实实考京大,到时候我也去一中……500米内给你陪考。再说了,你还是得高考的呀,到时候我就给你陪考,行了吧?”
“呵呵呵呵!”
“那帅哥还挺心大的。”
“500米?呵呵,你就在店里待着是吧?”
开考的日子,林海文八点赶到央美京郊校区的时候,已经没什么学生在外头了,都是家长,他从车上下来,背着画架,拎着颜料盒,哼哧哼哧地往里走的时候,还听到有俩家长在说他。
“……”梁雪有点不好意思了,“烦人的臭小子,就你脑子快。你明天别睡过头了,今天晚上把准考证啥的,身份证,都看看清楚,别落了。今天早点睡,明天早点起,别以为有车就拖拖拉拉,等一下堵车,你就哭了,‘警察蜀黍,我来不及了’,然后警车开道,你就威风了。”
比如颜料最好提前挤好,拿保鲜膜包和_图_书着。
“成了,我知道了,后天考完给你们电话。”
……
“跟林大先生一道,我们这个文化素养都要增加不少。”王鹏瞥见林海文手边的书,笑话他。《华国近现代诗歌评析赏鉴》,作者不是别人,就是陆松华。林海文马上要出《讴歌》,之前那些什么和古人神交的借口,就不太好用了。如陆松华所说,写得出《祖国呵》《常含泪水》这种诗的,必然是要有基础的,要有历史理解的。林海文自然也明白这一点,不论是在老家弄《讴歌》的时候,还是现在,他也在迅速恶补当中。
“文哥哥,你看书的姿势好酷哦。”
一伙人也没走远,就在杨阿切上次来的地方,点了两只烤鸭,几碗牛肉清汤。
卢雨盯着看了一会儿,点点头,很有点跃跃欲试的冲动。
“你只要别作,总是没问题的。”孙唯说了一大通之后,看着林海文听的很专心,叹了口气,摇摇头,“估计央美历史和图书上,也没有你这个水准的考生了。”
“他说啊,你得了青艺赛那么多奖,都能特招进京大了。一个京大就这么溜了,他能不难过么。”
考试前一天,梁雪似乎也终于想起来,要给她儿子打个电话——其实她是很紧张的,但是未免儿子会更紧张,所以林作栋教了她个法子,就是装作一点都不关心的样子。所以这对父母,一直到儿子明天就要考试了,他们都“不闻不问”,除了私底下,给木谷、傅成打了好些电话,问些诸如“他今天排便正常吧?一紧张就容易紊乱。”“他是不是熬夜呢?你们劝劝他。”“让他别吃的太油腻了,伤肚子就不好了。”
孙唯瞪了林海文一眼,然后看着她女儿,“告诉你,不许学,知道不知道?”
绝味黄焖鸡,离临川一中,还没有500米呢。
比如素描和速写的考试就隔了半个小时,要做好调整。
林海文瞥了她一眼,感觉她那面相,她儿子估计和图书这次考不上。
“为啥?”
林海文都忘了,他确实符合京大的“特殊条款”了,“让他放心吧,说不定,过不了几年,我都能去京大开课了。”
所以啊,名家的中指,那不叫粗俗,那叫佳话!
林海文去雨点画室,主要是孙唯让他去听听考试的注意要点。
“本地的吧,不着急,瞅他面相,这次估计是考不上。”
很多年后,某本书在介绍林海文的时候,用了这样的说法,“举凡天才名家,总有些特殊之处,比如林海文先生,就喜好使用右手中指翻书阅读,看到哪儿,指尖就抹到哪儿,分外有趣,传成佳话。”
“我说你俩心太大了,人家考试的,老妈还特地到京城来陪考呢。”林海文埋怨梁雪跟林作栋。
林海文也是闹心,还蜀黍,都看了些什么东西。
我信了你个邪了。
林海文有点冷汗冒头,他也不想的,可谁让那只牵机书虫,就化进了中指呢,他就只好一直竖着中指看书了,这www.hetushu.com么看书,虽然不太雅观,中指也比较辛苦,但是效果特别好,配合陆松华当时写作时候的想法,脉络分明,彼此勾连成串,很容易就理解、记住了。
“招进去是什么样,别出来还是什么样。”林海文心想,他要是没有其他际遇,想要在央美的四年学习期间,超过目前常硕的7成水准,也是很有挑战的,这也是他为什么选择去央美的原因——在外头自己闷头鼓捣,就更别想了,央美里面,毕竟大家云集,取长补短之下,突破的希望更大一点。
“……您还懂看面相啊。”
“等成绩出来,我就回去。”林海文想了想,四月的上半月,事儿还挺多的,卞婉柔要过来,《婆婆》剧在拍,《讴歌》要是够快的话,也可能出版了,谭启昌反正说基金已经有眉目了——小范围印刷,几万块的事情,对他们这些大教授来说,不是什么大问题。这些事情总要弄弄清爽,再回临川去补文化课,再说了,他已经有杀手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