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123章 牵机书虫

“有多少人会骂我呢?也不知道会不会有2万,或者5万?会兑换出什么来啊?啊呀,快骂我,快骂我。”
话到这里,已经没有必要继续。一场聚会,尽欢而散。
林海文伸出了自己的中指,在眼前晃了晃,那只书虫进入里面后,就化了进去,不能够重新变成书虫了,只在指纹里头有一个淡淡的影子,林海文还以为自己要开始带宝宝了,没想到,还是个一次性的。他抽了本《古诗观止》样刊,中指轻轻抹过《独上西楼》这首词。
一个理由比一个理由重磅。
恶人值+1000……
“你获得牵机书虫一只。”
高产,对于一个作家来说,更寻常的意思,当然是作品多了。虽然林海文一下子扯了一千多里地,张赟倒也没理解歪了,只当是他岔开话题的本事不太好。
回到家里,林海文瞅了瞅,恶人值已经过万,上次换来的东西每一个能用的,至少是目前为止,所以他挺期待能换点好用的东西。
我的神啊!
地名、史实,很多都完全不一样了,如果不是靠着书虫带他感悟诗人当时的和-图-书情绪、想法,凭他的水平,真是改都没法改。好歹现代诗不像是古诗词,一个字的区别,就是名作和庸作的区别,忙了一整个年,他总算是把这些诗,都给改了过来。
林海文嘿嘿一笑,把孙秀莲端上来的茶,推给了陆松华,“其实啊,这个月,我也不是就惹事去了,我也忙着干正事来着。你不是说我缺作品,这段时间在老家,我把之前写的一些现代诗歌啊,整理了一下,有个50多首,差不多也够出一本的了。”
“你什么意思?”张赟脸上笑容没有了。
“我去,鬼话成真了。”林海文在临川一中文科一班说《明月几时有》的时候,就是说自己感知到了孟津当时的想法,与其灵魂交融——现在这只书虫,岂不是就能达成这个作用?
“我也快是著作等身的大诗人了!”弄完,打印好那天,林海文毫无廉耻之心地感叹了一句。
要认识到作协的宗旨,是传播党的精神的官方团体,不是一个民间文人组织,一定要慎重再慎重。
“您别气着,大过年的别吓我。”
m•hetushu.com是林海文第一次从恶人谷里面兑换出活物来,貌似还挺仙侠的。
不能只看才华,才华有可能是一时的,林海文还没有证明自己,对华国文艺工作,能够有持续性的贡献。
林海文太年轻,心性不定,在网上骂战的事情都做过,对作协的形象伤害太大。
2月中,林海文过完年,从临川市回来,被陆松华特地喊了过去,谭启昌“郑重”作陪,一见面,陆先生指着他半天没说出话来。
林作栋是头一个看到的,他看完之后,却没有往常那样的自豪和荣幸,只是满满地鄙视了一下林海文,哼了一声,走开了。
恶人值+300……
大会开到最后的时候,主持会议的屈主席,说了几句模糊不清的话,大约就把林海文进作协的事情给否了。
说起这些现代诗,要不是得了书虫,林海文真是差点没救。
陆松华能不气么?
“张委员,您是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啊。”
书虫:一种能够沟通创作者和阅读者的神奇物种。
陆松华都被堵的说不出话来,等到中午休息hetushu.com的时候,他一了解,原来是林海文早就和张赟结怨了,这一个多月来,除了过年几天,张赟就没回胶东省待着,一方面是年底年初跑京城嘛,很多关系要拉,很多活动要参加,另一方面也在给林海文拖后腿。哪个是主业,哪个是顺便,后头他自己都分不太清楚了。
恶人值+2000!
十六个副主席,和陆松华关系好的也有,但这个时候屈主席已经说话,就没人打算出来倒转乾坤了。
海蓝心自顾不暇,李德伟四面逢源,反倒是张赟,从他给林海文贡献的恶人值上看,应该是非常火大,所以聚会之后一直在上蹿下跳。
消息刚出现,这只圆滚滚的小书虫,就从界面上飞了出来,迅速钻进了林海文中指里。
陆松华昨天参加了年后第一次全国作协的补选工作会议,刚刚提了林海文入作协的事情,胶东省的张赟就明确反对了,而且还有理有据。
林海文耸了耸肩膀,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您,很高产。”
这是他当初抄《独上西楼》时候的念头,他拿这首词,让乐橙音乐给卞婉柔做恶评m.hetushu.com营销的时候,带着他一起飞,赚点恶人值来着。
一股股意念钻进了林海文的脑子里。
当然,尽欢的,只有林海文和吃的饱饱的那几个,走的时候,傅成拎了7个饭盒!
张赟不跳出来,其实也会有其它利益方跳出来,毕竟名额有限,够得上全国作协的,也都不是凡人。而林海文这些短板,是规避不了的,他要是低调一点,可能人家顾忌陆松华、摩诘这几个人的面子,不会这么明确反对,功夫都做在桌子下面。
但该争的利益,谁会松口?
参加完钻石之友,一直到年十五之后,林海文在临川,还想着李明旭会不会给他找些麻烦,不过很快,随着帝波珠宝的广告全面上线,电视台、路广、纸媒、视频贴片,“钻石恒久远,一颗永流传”,在魅惑十足的卞婉柔,轻轻吐露之下,传遍江河南北。尤其是,他们还大手笔拿下了春晚期间的广告时段,这么一播,帝波的份额唰唰唰地涨,海蓝心的市场份额哗啦啦地降,李明旭焦头烂额之下,甚至还有些庆幸,要是这个时候林海文出来告海蓝心,那真是雪上加hetushu•com霜了。
“陆先生,您说,就算我夹着尾巴,躲在家里,希望有多大?”
恶人值+500……
恶人值+100……
嚯,林海文仔细看了一遍,才发现自己没岔行,张赟给他贡献了2000点!李明旭也才1000点啊,这究竟是多大恨啊。
一番试验过后,林海文发现这个东西,很有用,但也说不上逆天,跟附身符不一样,不能够把某一个领域的知识都复刻过来。跟密宗真言灌顶法咒更是没得比。它只能够帮助林海文将创作者,在创作某一个作品的时候的想法、念头传递过来,通常来说,涉及到的都是些情绪和碎片化的知识,比如典故之类的。林海文如果肯花时间,把这个世界上的古文古诗词,过个几千篇,对典故、格律之类的,应该是会有飞跃进步的。
“我真是,真是要被你给气死了。”
往事不堪回首,而且,真的好欠揍。
“你说说你,我跟摩诘,废了这么大劲,让你坐一边等着,你愣是出来给自己拉后腿,有什么恩恩怨怨的,不能忍一忍?”
“……就算不大,也不至于现在一点希望也没有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