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113章 空气和心情,很复杂

“是他吧?那个林海文,就是他吧?”于波指着照片,“我说怎么这么熟呢,今天早上睡醒刷新闻的时候看到的,这个人包揽了青艺赛诗歌组的所有一等奖,五个!《明月几时有》,卞婉柔那首歌,就是他写的呀。”
“不是老田,好像是网上,我看看。”于波拿起自己手机来,上了微博,开始搜,一搜林海文,嚯,上万的搜索结果,他越看,眼睛睁得越大。
“熟?你们老田也说过他?”
“《当婆婆遇上妈》的财务数据啊,我核对一下。”
“那您呢?”
叮叮。
中央美院的青教公寓,竺宇和于波,两个人挤在于波的手机边上,惊惶未定地相互看看。
“我?我还得上学呢,学油画,你不知道,是很耗费时间的。而且我们央美,在国内、国际上,那都是有一定地位的……”
竺宇自己的手机短信铃声突然响起,他整个人一抖,没敢去拿,还是于波伸手拿了过来。
“……没有啊。”
“……”傅成hetushu.com咬牙齿的声音都听得见了。
“他会信么?”
林海文到的时候,木谷正在哐哐哐地敲键盘,面前一堆数据报表,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。
他嘴巴张了张,眼神愣愣的,“你说这个人,是不是有病啊,他一个大诗人,为什么要来考央美?”
“那倒是心有灵犀一点通,我跟你老婆。”
敦煌娱乐的办公室,在这座写字楼的七楼一个角,比较小。
“老板,我,我没有意见。”
“这是什么啊?”
“她对过了,我再看看。”
“不至于吧,这个林海文什么来头?跟老蒋什么关系?说起来,林海文,林海文,怎么就觉得熟呢。”
“我脚臭么?从来没有人说过我脚臭的,我爸爸,我妈妈,我姥姥,还有我小表弟。”
“应该,是吧?”于波把手机递了过去,竺宇下意识先看了一眼号码,并不是林海文,而是一个陌生号。
“啊?”
“你真想过骂我?”
木谷一口血差点喷出来,www.hetushu.com不鼓励一下就算了,这么讥讽勤劳的员工,真的好么?这么一甩二五六的董事长,还有个出半工的总经理,木谷一个人撑起了敦煌四分之三的工作,也是拼了。
“……我媳妇也这么说来着。”
这么一说,一串,得,竺宇也记起来了。
……
林海文吐吐舌头,手机适时地响了起来,还是短信。
“……是个人都不会信啊。”竺宇这会儿,终于是面对现实了,“他这么着了,是不是代表不会告诉老蒋?不然没必要啊。”
“不是他的号啊。”
“应该会吧,不是一个高中生么。你怎么会发错的啊?你真是个——”于波藏了半句没说,当然,竺宇已经接收到了。
瑞风车上,过了一把嘴炮瘾的林海文,把手机递给了前排的傅成,“喏,还你。”
林海文“啧啧”两声,“傅成啊,有什么意见你可以提嘛,我又不是不讲道理的老板,对不对?你看,你是开车的,我得罪谁那也不敢得www.hetushu.com罪你啊,万一你开着开着,一个神龙摆尾把我甩出去了,估摸着你都没什么责任,我就嘎嘣脆了。”
傅成想到他老婆,开工之前,特意嘱咐他,不要不听老板的话,不要跟老板斗嘴,不管老板做了什么、说了什么,都不能反对——结果他刚才被林海文一诱惑,就说了出来。
“竺宇啊,你,你这回,可能真是有麻烦了。”
“放心放心,卞婉柔专辑马上就发了,到时候王景峰就能过来了,你就能轻松轻松。”
啊咧?
“你没有住过宿舍么?”
“……劳碌命。”
“……”傅成喉结移动了一下,咽了一口口水,“就是,就是老板你在车上的时候能不能不要脱鞋?”
因为敦煌在电视剧里有权益,所以财务这块,他们也是要介入的,“财务呢?怎么是你做?”
“……那你家人还挺……宽容的。”傅成可能是想要补救一下,“其实,也不是特别那个什么,我就是一说,随便一说。”
傅成瞥了一眼,眼http://m•hetushu•com珠子都快掉出来了,这下子他知道,为什么林海文一定要用他的手机了。他一个大诗人,怎么能骂出这些话呢?
于波是学版画的,田老师也是版画届名声响亮的大家,所以他们这间青教公寓,其实算是采光、高度各项条件都比较好的一间了,毕竟是院内大犇的学生嘛。
“小偷你听好了,你这个傻叉,王八羔子,¥%……[email protected]%……&,希望你迷途知返,尽快归还手机。”
傅成盯着前头,“就说手机被人偷了。”
“我从来都是走读的。”
“没关系的,傅成,司机和秘书,那都是老板最亲近的人了,我把你招进来,那就把你当自己看了,你有什么意见直接说,咱们一家人不说二话,能办的我马上给你办了。”
“是他么?”
告诉老蒋?林海文是打小报告的人么?他是把小报告贴在你额头上,让你一直一直看着的人啊。
“你好,我手机刚刚遗失,如果你收到要借钱等信息,请务必不要相信,我会尽快将新号码,http://m.hetushu.com通过本手机号发送给你,给你带来不便,万分抱歉——央美竺宇致上。”
“我手机里头,你是老于,他是林海文,结果L的就你们两个,我还没发出去就发现了,可是大拇指不听使唤了,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按下去,央美的信号,这辈子都没这么好过。”竺宇一屁股坐在床上,那股绝望感,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,“他要是给老蒋看了,我估计就完了。”
“可我们只给他发了短信啊,别人谁知道你的手机被‘偷’了?用陌生号,可能是想告诉你——他没信吧。”
林海文瘪瘪嘴,把脚插进了羊毛内衬的中帮皮鞋里头,“可能是冬天,鞋子太闷了,不透气。哎我还没说你呢,你知道你喜欢韭菜,吃完还不漱口么?我都受不了你,要不是给你留面子,我早就说了。”
“傅成,如果你有一天,想把骂我的话发给你老婆,结果一不小心,发到了我的手机上,你该怎么办呀?”林海文大拇指在短信界面上抹了一遍,想象着竺宇发现之后的脸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