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112章 傻叉三代林海文

过了十来分钟,回复增加了二三十条的样子,“掀起狗尾巴”突然又回来了。
“这资质,不去当明星可惜了,有颜值有肉体,还有内在。”
“一个劲私信我,跟我要照片,我说我没有,他还让我去管我哥要,妈呀,一个糙汉子,发那种‘嗯嗯啊啊’‘好不好嘛’‘伦家’‘酱紫’什么的,我了个神,昨天的晚饭都差点被他勾搭出来。”
“噫,上面好污。话说有实料么?私聊哦。”很快,叫“雨里人”的一个网友回复了他。
“哦,那还成——什么?两三个月?是准备考试么?只要平时功夫扎实,三个月的准备也差不多了。”
“两三个月吧。”林海文瞅了个空当,插了一句,这种满满优越感的话,还是等他也成为央美一员的时候,再去说给别人听吧。
“中午蒋老师有接待,我陪你吃一点吧?我们学校小食堂还是不错的,师傅都是酒店里请来的。”竺宇看着挺热情的,不过笑容有点不尴不尬的意思,似乎是想要给林海文一个好印象,但同和*图*书时又想掩盖这个意图。他并不认识林海文,蒋院长也只是说自己老友的后辈,竺宇还以为是哪个大人物的孙子呢。
恶人值+100,来自中央美院竺宇。
“夭寿啊,居然碰见个狗仔,要跟我买照片。”
“老于,今儿个算是开眼了,一个傻叉三代,居然学了两三个月就要来考央美造型,特么的他当他是达芬奇转世啊?我看看老蒋怎么捞他,油画行业都是被这些弱智毁掉了,画一坨狗屎也有人捧,咱们这些踏踏实实画画的,反而出不了头,草蛋的玩意。”
“私聊什么?我哥就是跟剧组的,亲眼见过,还有照片呢。”
这威风耍的,林海文作为享受者,是没啥话说的。
他容易么?卓威那个王八羔子,赚了一大笔,现在都混出头了,他要是有那个造化,还用在网上卖萌么?
作为热门人物,傅成还没把他送到央美,林海文就在网上看到了自己出现在中戏的消息。
“看来你还是挺有天赋的,那加油吧,说不定我们还能当hetushu.com师兄弟呢。”蒋院长就是一个油画家,风格是北极熊那一挂的,和常硕的欧洲系统,区别挺大的,林海文自己知道,他是怎么都不可能去蒋院长门下的。
林海文也是抹了一把冷汗,好在他到央美之后,蒋院长已经安排了自己的学生,一个刚刚拜入他门下的青年画家竺宇来帮他。被竺宇领着,出出入入的,几乎都没跟什么人照面,就把事儿给办妥了。就算有个把老师不乐意的,竺宇一句“这是蒋院长说的,要不你问问他?”老师也只好乖乖给办了。
“我说吧,他们学校早就传开了,他跟那个女孩,一起要考中戏,当明星来着。”
到中戏报名的时候,人太多了,男男女女的,还有家长护卫。林海文只觉得时不时听到咔嚓一声,闪光灯一亮,然后他就找不到拍照的人了,最后只好提前败退,算是跟祁卉两清,他送她来中戏,她当他的女伴去青艺赛颁奖礼,其实都是她赚到了——好歹等会儿各路媒体应该会多多照顾她一点了,脸熟嘛。http://m.hetushu.com
“啊?”竺宇又有一点失望了,“吃点再走也来得及吧,这都12点出头了。”
约个炮友的计划,也不用提了。
“哇哇哇,真的哦,林海文来报名了,中戏,货真价实。”一个似乎是艺考生的女孩子,发了微博,这个角度和位置,林海文依稀记得,那是个在冬天穿黑丝的女人。
林海文一愣,就算是出奇一点,也没有必要给我恶人值吧?
“不是,我就学了两三个月,来考着试试。”林海文看出来竺宇的别扭劲,不过他也不是很在意,人无完人嘛,权势本身就是一块吸铁石,无数人趋之若鹜。
这是发错了呀。
竺宇脸皮一下子就硬了,为一个正儿八经的考生领路,和为一个来游戏人间的公子哥领路,那可是截然不同的事儿——然而事实上,都是个开后门而已。只是在他私心想来,后面这个,未免没有风骨的太直白了,这让他一下子就想到了电视剧里那些围着各种二代转悠的狗腿子。
竺宇?
“真不行,有点急,我都差点给忘m•hetushu.com了。”
“什么跟什么,这人压根就没有学过艺术,他要是能考得上,那一定是在中戏走后门了。”
这么一喷,那是斗了个天昏地暗啊,从华国骂到外国骂,从斗表情到斗图,从问候你三舅老爷,到关心他七舅妈……不论如何,网上的角角落落里,发生的这些热闹事情,把林海文考中戏的新闻,炒的也是相当热门,不逊色于一些童星,今年考中戏的,还有三四个妹子,和两块鲜肉,都是演过一些作品,有粉丝基础的,看着林海文狂草热度,也是又羡慕又松了口气——关注度太高,谁知道中戏是怎么想的啊,万一就来个彰显考试公平,把你给弄下去呢。
“你管他呢,能考上就是本事啊,别说考试走个后门,那么多小鲜肉,就是真被走了后门旱道的,也不是没有啊。”一个叫“掀起狗尾巴”的网友,倒是实在的很。
这一通电话刚打完,手机“叮咚”短信音响了一下。
“哎,你学几年了?有把握么?央美考试还是比较严格的,虽然蒋老师也会帮你关照一下,www.hetushu.com但如果水平不够,难度也不小。”去食堂的路上,竺宇一脸正经,找了个话题。“你知道的,我们央美在国内,在国际上毕竟都是有一定地位的,你又考的是造型,以后要学油画,压力还是要有……”
“走旱道的那个?刚才那人是叫‘雨里人’吧,是个狗仔啊?”之前回复的网友,也有倒回来的。
甩掉竺宇之后,林海文坐上车,想了想,给木谷打了个电话,让他给订份餐,正好过去看看公司跟戴斯维、帝波谈的怎么样了。
他瞥了瞥竺宇,脸色还是那么不尴不尬的,笑容也还在。
“什么照片?什么照片?”不明群众一个。
“呵呵,但愿吧。那个,我突然想起来下午还有点事,就不跟你一起吃了,你帮我向蒋院长说声谢谢。”林海文不乐意跟这人打交道了,十成十的虚伪。
林海文呆了一呆,突然乐了。
“没照片就少出来装叉,特么老子时间也是要钱的,什么玩意儿。”京城的一个出租房里头,穿着红裤衩的青年,对着电脑,骂骂咧咧的,手底下一点也不停,直接开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