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108章 有味道

“你喷我干嘛?”
男主持呆了吧唧地摇摇头,我现在脑子不太清楚。
“谢谢海文先生的经验之谈啊。”男主持好歹稳住,没有出现冷场,“相信很多人听到之后,应该都有一些自己的感悟了。”
林海文站在台上,看见底下生活气息浓郁的一片盛景,有点小满意,再看看自己江湖界面上的恶人值,此前他就有3万多了,这会儿已经将将超过4万,等回去就能给兑换了,他就觉得更满意了。
诗歌组的最后一个奖,就是古诗词的一等奖了,陆松华上台的时候,下面一阵安静。
现代诗颁发结束,接下来就是古体诗词了。宣布完二等奖的时候,林海文跟另外两位诗人,一同上台了。这次他比较客气,让别人先说了,自己就说了几个谢谢,主持人也不敢再拉他说话了。
理由,自然是林海文无疑,陆松华对《明月几时有》的盛赞,可谓众人皆知了。
鬼咧,这些婆婆妈妈的东西,跟《明和_图_书月几时有》能有什么关系?
摩诘先生和头一个老人家,被噎住了。
同桌的几个咽了一口口水,胃里有点涌动。
“我也不是故意的呀,再说了,这这这三块是我喷的,另外几块又不是我喷的。”
“我的第一篇文章呢,就是取材于生活。其实不管是什么题材的文学艺术作品,都应当建立在生活的基础上,我们说来源于生活,高于生活嘛。这篇《新婚之夜》,说的是一个嫁入别人家的女人,被对方的离异小姑子,以及偏心的婆婆,当然,还有一个两下为难,所以很不作为的丈夫,弄得身心俱疲,难以解脱的故事。它接地气的特性,吸引了很多读者,尤其是我们的一些家庭妇女,非常有感触。其中的很多人,都特地打电话去报社,表达自己的读后感觉。可以说的是,它成功地开启了我的写作之路。”
正是这些作品,让我感知到了各种各样的情感,正如《明月www.hetushu.com几时有》里所写,‘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’,如果不是之前的写作经历,我是无论如何也写不出这样的词句的。因此我说,青少年朋友,不能好高骛远,还是应该从感知生活,感知情绪开始,逐步地探索自己的写作爱好。谢谢大家。”
“哦,对了。”林海文准备下台,突然又想到了些什么,“如果具体到古诗词这个比较特殊的领域的话,也是可以先确定一个小目标的,比如先写一首《月下独酌》这样的,然后再去追求《明月几时有》那个水准的。当然,上面说的这些,都是一家之言,仅供大家参考,谢谢。”
黄的、白的,块的、条的,一坨坨、一滴滴、一片片,喷的蓝尔成一头一脸,尤其是那股味道,萦绕不散。
“人家不是写出《明月几时有》了么?”又一个老头插嘴。
哐,哐哐,哐,哐哐哐……掌声略有些犹豫的感觉。
俩主持人在边上欲言又止和-图-书的,似乎是想要打断,但又觉得不太合适。林海文也不管他们,继续自己的传经送宝:“写完这一篇之后,后来我还写过小三介入别人婚姻,引发了让人叹惋的遗憾后果;写过求爱不成,一生都在等待的痴情女人;写过双方婚姻出轨,最终造成三个家庭破裂,有人命丧刀下,有人锒铛入狱的现实题材文章。应该说,它们都是很受欢迎的。
泰山北斗的人物,历来是给小说组一等奖颁奖的,也是压场的意思,这一回打破常规,竟然提前了。
“我实事求是,是你打算当黑心贩子坑我呢,衣服要赔我也只能赔一半。”
女主持人觉得林海文说的挺好,也差不多了,可惜耳机里头,导演魔音灌耳,“让他多说两句,说说具体的。”
蓝尔成那桌,被他刺了一通的那位,这会儿正喝了一口蟹黄银鱼豆腐羹,噗嗤一下,一点没吞下去,全都喷了出来。而且这个混蛋玩意儿,本来是朝着一桌子菜的,hetushu.com最后鬼使神差地转了一个角度,全都喷到了蓝尔成的身上。
“哈哈。”老头瞧着款款下台,俊容修仪的林海文,“好事儿啊,咱们就看看,他的大目标是什么。”
先写一首《月下独酌》这样的?呵,怎么听着那么欠揍呢?
“你还讨价还价咋地?”
女主持看了男主持一眼,我是不是听错了?
“那海文先生,我想很多人对您的写作之路,都很有兴趣,您能具体说说么?”
噶?
“当然,任何道理都不会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,我也给不出这样的一个答案。就我自己的经验来说,最初我的小目标,就是在报纸上,发一些小文章。我还记得,我的第一篇文章,在临川当地的报纸上发表的时候,我心中的激动感。那一刻,我才相信,我也能够写出受人喜欢的文字来,这种自信和激励,鼓舞我写出更多的好作品,包括后来的《明月几时有》《独上西楼》这些。”
坐在台下的人,尤其是一些老人家,和图书相当赞同地点头,脚踏实地,一步一个脚印,才是最实在的。大肆宣扬天才、天赋等等,那都是不负责任的,对小孩也好,对行业也好。
“嗯,差不多吧,亲情爱情之类的。我的第一篇文章,叫《新婚之夜,小姑子赖在我们房间不肯走》,讲述的是……”
“具体说说啊?”林海文沉吟了一下,粲然一笑,“当然。我写的第一篇文章,是发在《临川晚报》情感园地板块的,那是我爸爸负责的板块,可能也是走了一点小后门,呵呵。”
“情感园地?所以是写亲情、友情这些是么?”
坐在第二桌上的摩诘先生,笑着摇摇头,侧身跟旁边的一个老头说了句,“瞧瞧,咱们觉得好到天上有地上无的诗,人家小朋友只是当那是个小目标,我这一辈子还不知道能不能达到他这个小目标的程度啊。”
他们这桌并不是唯一受灾的,这会儿狂咳嗽的,抽纸巾的,骂人的,庄严肃穆的京城大会堂,顿时有了点菜市场的人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