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104章 座位

谭启昌领着林海文走过最后30桌那一拨,进入40到70桌那一拨,然后又进到了20桌到40桌那一拨,还在往前头走。女人的嘴巴都长大了,“不会真让你说准了吧,居然还没到,真要去前面20桌啊?”
“第5桌!”92桌那个女人,惊的都没压住声音,“他们坐到第5桌去了。”
张四海能坐在这里,得益于他头顶有个华国诗词协会副会长的名头,另一个副会长就是谷云盛,这会儿坐在第四桌。
哦,老对头啊!
“您客气了,先生当不起。”
女人特意站起来,盯着前面祁卉的背影,“那小姑娘还蛮漂亮的,像个电影明星一样。”
谷云盛在前头,你只能在后头,我能跟他聊聊,但不好意思,没话跟你说——这就是翻译过来的意思。在座的,没有一个需要翻译器的,久经考验的耳朵,直接就能把林海文的话翻过去。
“谭启昌亲自领人,你还指望他们会坐到这么后?”女人边上,应该是她的同和图书伴,比她年纪大点,“说不定要安排到前20桌去呢。”
“是啊,年轻人嘛,考虑说话有些不周全,也不能苛责。”海云生边上的一个人,接了话头过去。
“喏,你们先坐,马上开始了。”一直走到了第5桌,谭启昌才指了两个空位,招呼了一声,临走的时候,还低声说了两句,“前面几桌都是些官员,有职务的,你做过去也没意思,老师是让我帮你排到前面去的,我觉得这样更好一点。”
“这位可是你们行当里的大人物。”海云生有点看好戏的意思,“《诗刊》的主编张四海先生。”
海云生!
谭启昌,京城大学中文系的教授,是陆松华的硕士、博士,可以说是嫡系门生了。
大会堂里头摆着差不多100张圆桌,8人一桌,看着是有7、800人的规模,前面是一个T形高台,后面是媒体区,总体还是比较简单的,也符合青艺赛一直以来的定位。这会儿,人基本上都到齐了,林m.hetushu.com海文这样“早”到,那是比较少的,连陆松华都到了,他才到。
张四海两个腮帮子都在抖,林海文这话,谁听不出来啊?
谭启昌摆摆手,指了指前面。
林海文自己也是有点意外的,谭启昌一路打招呼,显然作为陆松华的门生高第,这些人里头搞不好他都认识一大半,不过他就是不停,一直一直往前面走,林海文都感觉得到,后面一道一道的目光吸在自己的后背上。
“谭老师,这里还有座。”一个青年女人朝谭启昌招招手,她大概是92桌的,里面还空了几个位置,“让小伙子和小姑娘坐这里啊。”
自从他在语文卷上写出“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”之后,似乎跟《诗刊》就有了剪不断、理还乱的孽缘啊。先是胡伟立,然后是整个《诗刊》,接着他们又服软,可是很快又撤掉了声明——林海文都没来得及做什么,他们自己就演了好几出戏了。
“马上进最前面那一拨了。那小伙子什么http://www.hetushu.com来头啊?”
他心里那口气啊,一直等着林海文过来,之前盯着林海文的名牌,已经有一段儿了。
“多谢多谢。”
“不至于吧,20桌,那可是贵宾和重点提名人的位置。”
女人了然地点点头,这看来是什么大人物的关系户,座位比她还靠前呢。
林海文这一桌,除了他们俩,最小的都有差不多四五十岁了,他瞥了一眼,好些个名字,他都不认识。唯独有一个,有点眼熟。
林海文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他就是这么想的,自然是那么说,倒没有必要怕得罪了海云生,“少年意气,您别在意。”
“我可不太好,我们写现代诗的,现在日子可都不太好过呦。”海云生还促狭的,显然是在说林海文之前在网上,针对现代诗的发言。
人民大学文学系的教授,文艺批评家,现代诗人。这位也是帮他写过词评的。
恶人值+500,来自京城市《诗刊》张四海。
“不会吧?”一桌子人都站起来朝前hetushu.com头张望,引得边上的人,也是一脸好奇地站起来,就是不知道他们在看什么。
“海先生,您好。”
两人说着,谭启昌就带着林海文和祁卉,往里头走。
“哈哈,我们不用这么说话,老师是习惯了,咱们这么文绉绉的,有点辛苦。”谭启昌也挺懂,“不过老师叫你小林先生,我要是直呼其名,恐怕要被他训一顿了,你还是不要为难我。”
“林——”
林海文看了一眼,张四海,不认识啊,“您是?”
其实在陆松华看来,林海文一首《明月几时有》,就已经足够名列当世词人第一了。他这么安排,完全是参考了摩诘的位置,作为古诗词的代表性大家,摩诘今天的位置,赫然是在第二桌的。
“张主编,我们没有合作过哎,这要是《古诗观止》的主编,哎,谷主编是坐在前头吧?要是他在这里,我们还能聊聊。现在,我都不知道该跟你说什么,你说这,哈哈哈,也是遗憾。”林海文在《诗刊》这里其实没吃过亏,所以他也不hetushu.com苦大仇深的,不过也不乐意让这个老小子拿话刺他就是了。
“怎么样,到哪儿了?”
张四海一口气差点没憋死。
“开始了。”林海文一转头,看见陆松华从后面走上台,神情一肃。
谭启昌也是煞费苦心,要是真让林海文坐到摩诘那一桌去,恐怕乐子就大了。
“啧,现在那些有钱人家的小孩,找个小明星,还不是简简单单?”
陆松华对林海文的看重,可见一斑。
安排座位在华国,可是一门学问,多大的关系户他也坐不到第五桌去啊,前头只剩下3、40个人,各个协会的头头、几个学阀、老艺术家,还有他们有些人带了老伴,这么一数,基本就不剩下什么人了。
林海文瞥了一眼,前面桌子上的人,要么是白发苍然,要么是官腔十足,这会儿端着不真不假的笑容,状似亲密地在聊天。要让他坐过去,那也是一种折磨。
海云生都惊了一下,小伙子脾气真爆啊。
“林先生,颁奖礼快开始了,老师给您安排了地方,我领你过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