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099章 有人不高兴了

“牛大发了,被侵犯知识产权的小透明们不要太多,这次算是狠狠出了口恶气,一定不要卖给海蓝心啊,林大神。”
这一边的小编水深火热,差点吓出毛病来,海蓝心的老对头,法国钻石品牌戴斯维的华国区,也是不太好受,而且他们的不好受,已经是持续了几天了。
你看我,我看他,他看她,她看它——手机,特蕾莎直接建议道,“霍总,我们应该马上联系林海文。现在的情况,显然是之前海蓝心那一版广告,没有得到林海文许可。我们拿下的可能性非常高。”
从公司最专业的人那里,得到了不想听到的答案,霍寒都没有兴致继续问了。
现在这个价,既不只是卞婉柔的广告身价,也不只是林海文的导演、广告词的价格,还有这偌大的声势,以及对老对手狠狠的声誉伤害。
霍寒看他抱着手机,眉头都竖起来了,其他人对视一眼,等着一顿狂风骤雨,把他淋得满头狗血。
一群人越聊越觉得没希望,广告大战这一和-图-书局,看来是要输个彻底了。
有所动作的,不仅仅只有戴斯维,除了他们占据主要份额的钻石公司,同时还有一些连锁珠宝品牌,更是财大气粗的,现在也完全瞄准了这支片子。林海文摆明车马要卖,那当然是不能错过的。
“卞婉柔发的怎么了?卞婉柔是我们的代言人么?卞婉柔是公司董事长么?我怎么不知道?赶紧给我删了。”
“这脾气,火爆的不敢相信啊。”
“滴,不要脸卡。”
“小编你还好么?要烧纸说一声啊。”
晚上9点左右,在海蓝心那条微博下想要评论的网友,突然发现打好的字,发不出去了。
……
微博,删掉了!
这位小编虽然还谈不上要烧纸的程度,但确实是被吓坏了,九点多他已经准备活动活动要睡了,结果接到了网络部头头的电话,网络部的头头可是品牌管理中心的副总。在整个中心,仅次于李总。这辈子他也没接过这么大上级的电话啊。
“大概是什么价位?”
m•hetushu.com是不是内部没协调好啊,转早了吧?”
“@海蓝心钻石,你们要用我的东西,应该告诉我一声嘛,说不定我这还有更好的,可以送给你们呢,呵呵。广告招商哦@戴斯维钻石_@LOVE钻石_@帝波珠宝……”
那边一心忐忑,根本睡不着的海蓝心小编,心口上又被狠狠来了无数刀。
钻石恒久远,一颗永流传!
“原PO是林海文吧,过去转存一下,顺便给小编点根蜡。”
“这个小编要倒霉了,估计海蓝心打算来搞个悬念,结果被他给毁了。”
“呃,那个,那个不是卞婉柔,发的么?”
“滴,打脸卡。”
大晚上的,木谷的电话算是被打了个爆。
“见过啊,上次那个什么卫生——咳咳,就上过。再说了,海蓝心的官方微博都转发了,还能有变?”
“他不是也没说是海蓝心的么?不如我们去联系一下?”一个中层突然说了一句。
“酸爽,就是这个味儿。”
“啊?”
不过马上就和-图-书有人反驳他了,“你看看,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那一版,作词的是林海文,演唱的是卞婉柔,这一次的版本,导演是林海文,演员是卞婉柔。这还能不是他们的?估计是要搞什么吊胃口的营销吧。”
“这句广告词,是我从业以来看到的最好的一个案例。”特蕾莎并不否认这一点,“而且这位女歌手也很惊艳,片子的整个意图表达的直白简明,开门见山。除了制作上可能有些粗糙,这几乎是一支完美的广告片了。我们可能没有办法做出更好的。”
“不一定哦,搞不好还真不是海蓝心的哦,你们看,海蓝心用了卞婉柔的歌,请了叶仪君来拍,你们不觉得有点奇怪?”刚才猜测的那位,又想起了一个新的证据,不过他也是够八卦的,连卞婉柔和叶仪君的龌龊都知道,其他人有些面露了然,有些就莫名其妙了。
霍寒脸色和缓了下来,笑着摇摇头,“这种才华横溢的年轻人,搞不懂喽,赶紧,赶紧联系他,让他开价。”
“不和图书是。”综合部部长咽了半口口水就赶紧讲话了,“海蓝心,海蓝心的官微,删微博了。”
他们请来国际巨星席琳·迪文拍的广告片子,一度为他们在华国市场的攻城略地,提供了最强大的武器,把海蓝心逼得节节败退。但是前几天,海蓝心突然推出了自己的水墨风格宣传片,竟然和钻石这种西方爱情文化完美融合,不仅仅止住了跌势,站稳脚跟,还从他们这里又抢了一些市场份额回去。面对这样的局面,他们连个想法都还没有,结果海蓝心又出了一版广告片。
戴斯维华国区的总裁霍寒,出身哈佛,学的是工商管理,但完全不妨碍他感知这句广告词的威力。
特蕾莎是个中年妇女,一个保养的很好的、纯华国的中年妇女,只是外企有取个外国名儿的传统,毕竟来往都是使用外文。
“估计是哦,看看这个热度,啧啧,钻石恒久远,一颗永流传,都上了热搜了,见过广告词上热搜的么?”
“哎,你们看你们看,他怎么删了呀?”综合部和*图*书的领导,是个很八卦的男人,而且也不跟业务线搭钩,所以比较闲适,这会儿还在偷摸着刷微博,结果到海蓝心官微下一看,那条微博不见了。
“暂时控制在2000万吧,都可以跟他谈,不要说死。”
“谁让你转的?”
小编连纸都来不及扯,就去捞手机删微博。
“爽爽爽,赶紧去海蓝心那边观光一下。”
“滴,买不买卡?”
一伙人开始掏手机,哐哐哐地到处看,到处转,转到林海文那里的时候,刷出了一条新的来。
霍寒一想到那群法国佬,又要叽叽歪歪的,就觉得头疼。
“你们怎么看?对这款广告片。”霍寒扫了一眼会议室里的人,几乎是在京城的华国区所有的中高层管理人员,“特蕾莎,你是广告部的,你先说。”
林海文新转发的那一条,下面罕见出现了一片叫好声,林海文看的是又轻松又伤心——简直要被恶人谷弄成一个矫情贱人了。
“我去,这个太牛了吧?侵权了,我不告你,我直接来个更好的,现在你抓瞎了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