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097章 动手

“你确定林海文说不走?”
“只能说PS邪术万岁,至于人嘛,就呵呵了。”
“得了吧,说的好像林海文会给你们家叶仪君写歌一样,别凑热度了。”有人回复这个“红尘老三”。
各个娱乐媒体号,从不同角度来形容这几张照片,力求别具一格,说出别人没有说出来的词儿。
“嗯,王景峰还确认了一遍呢。反正那边说了一大通,我也听不见。”
“新歌发布,卞婉柔变身,美出天际。”
乐橙音乐,苏伟东把在王景峰那边干活的一个小助理喊了过来,小助理跟特务似的,一步三回头,差点戴副墨镜了。
苏伟东也是一肚子气,那天王景峰去法务部,想要看看他们跟海蓝心的合同,他就知道了,不过到底是王景峰自己看到了广告,还是林海文那边看到了广告,请王景峰给他看看,他是不确定的,所以就玩了一把卧底——在自己公司玩卧底,也是醉了。
“说吧。”
“……有志气。”
“歌还不错,但http://m.hetushu.com人就算了,人品差,歌都被拖累了。这首歌要是叶仪君唱,绝对好听更多,至少心里不膈应。”网友“红尘老三”。
把像只土拨鼠望哨一样的小助理给赶了出去,苏伟东给海蓝心的李总,通了个声气,反正意思到了,也不说死。李总那头也是为弦歌而知雅意,表示以后可以经常合作,比如什么开店表演,年会表演啊,首饰赞助啊,都能谈。
“干嘛呀,都是你出的馊主意,有这个功夫,我都能从知秋老大那里磨出点东西来了。”
红裤子调整了一下座位,朝外头看了一眼,什么也没看到,“你喊我干嘛呀?又看到一个三流小明星?”
“行行行,你就守着卞婉柔吧,看看你一片忠心能换来什么?”说到底,现在卞婉柔也是在给他挣钱。王景峰也不能说是在危害公司——只能说是把个人放在了公司前面,但谁又不是这么做的呢?
“整容?卞婉柔颜值UP,UP好几个级www.hetushu.com别了。”
“肯定是整容了,不然怎么可能变得这么大。”
一直到卞婉柔新专辑《古韵柔声》的第二主打《独上西楼》正式上线,瞄准了机会的小辫子,终于把那天拍到的照片卖了出去——拿到了他从业以来最好的一个价格,简直已经够把红裤衩给甩开了,再也不用跟他一起,租住在1室0厅的屋子里。
苏伟东琢磨着,林海文应该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打算,而且他一个高中生,同事跟乐橙音乐、海蓝心钻石打官司,恐怕也没有这个底气。
“再给我看一眼,好像不是啊,卞婉柔没有这么漂亮吧,这都比修过片的还漂亮了。”红裤子探着头,想再看一眼。他们俩虽然是合作租了一辆小面包,但是收获还是分开的。小辫子刚才喊他不怎么热心,也是这个原因了。两个人吃,哪比得上吃独食爽啊。
“美爆了!卞婉柔日前在七里屯摄影棚附近被拍到,应该是在拍摄新的杂志。照片上的卞婉柔,m.hetushu.com一扫平时温婉柔和的风格,变得艳光四射,美丽的不能直视。小编都快被亮瞎了,没想到不是硬照也能美成这样![红心][红心]”
离这挺远的一个摄影棚,京城负责杂志拍摄的化妆师里,排头三位的叶知秋,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,“哪个小妖精又在想爷爷了。”
“大家闺秀变身美艳妖姬?”
“哎哎哎,起来起来。”
跟人气已经LOW到地心的林海文不同,就算是乐橙的力度不足,比不了叶仪君的曝光度,卞婉柔也绝对是近期很受关注的一个明星了。两位小狗仔能拍到她的照片,那当然是比去叶知秋那里冒风险,要来的值得多。
“卞婉柔的粉丝可真是到处咬人啊,我只是那么一说而已。”
小辫子浑身一寒,“叶知秋你也敢去撩?不怕小菊花变残啊。”
……
摄影棚外头,一辆不起眼的小面包,里面坐了两条小狗仔——入行不深的狗仔,扎了小辫子的,一边往外瞄准了镜头,一边用屁股推了推穿www•hetushu•com着红裤子、躺在副驾驶的那个。
1室?0厅?啧。
两方人马都渐放下心来。
红裤子气急败坏地趴在车窗户上,“卓威,你这个缺德玩意,吃独食小心天打雷劈,总有一天爷爷要把你送到叶知秋床上去。”
不过整个微博的评价也是毁誉参半。
“给我看看。”
“通了一个电话,听见什么走法律途径,好像那边说不走,王景峰就没说别的了。”小助理听了王景峰的墙角。
现在看来,王景峰为了捏住林海文这张词曲金牌,真是什么都不管了。
海蓝心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版本的新广告片很快就堂而皇之上了电视台、公交车、商场。过了几天,不管是海蓝心,还是乐橙音乐,果然都没有收到来自林海文的交涉要求。
林海文在雨点画室画画的休息时间,开手机窥屏,看的是不亦乐乎,瞅着下午五六点的时候,让他的多重功能的小助理木谷,把钻石广告视频用林海文的帐号,发了上去。还贱不嗖嗖给卞婉柔发了个私信。和*图*书
“贼眉鼠眼的,干什么?”
“装什么呀,小心马甲掉了。反正四个字:先撩者贱!”
“不给,我要走了,车归你了,我打车回去,拜拜。”小辫子,开门就溜。
“只要有料,我什么都能豁出去。”
小助理一阵委屈,你让我当卧底,还不许我好好保护自己?
冷笑了两声,小辫子把镜头给他看了一眼,然后迅速收了回来,然后就“嘿嘿嘿”傻笑起来。
“说整容的都是瞎了么?今天新歌发布会的直播,都没看么?怎么着,昨天又给整回来了?你们当整容是你们身上那一坨肉啊?要怎么捏就怎么捏?蠢可以,不要出来丢人啊。”
在《独上西楼》和这些照片的双重作用下,卞婉柔的热度嗖嗖嗖,一下子把前两天刚出新专辑第一主打《爱你难言》的叶仪君,给压了下去,而且热度几乎是她的两倍多。
“转一发,转一发,你能分到多少钱,可就看能造多大的事了。”
也有其他人对照片不屑一顾的。
“不像就不像,嘿嘿嘿。”
“卞婉柔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