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094章 女女女女

“没事。”
“先生,您不能进去。”导购才反应过来拦人,林海文转头走开,瞥见了祁卉侧腹往里的一抹艳红。
一块漆皮!也不知道谁穿了劣质衣服,掉了一块下来。
“那还可能真不是。”常硕回的挺快,“这小伙子不得了,青艺赛知道吧,他有6首诗入围了,应该是打算带小女朋友去参加颁奖礼的。”
“送你上天啊。”
……
跟她一起的那个女人这会儿走了过来,看到林海文明显一愣,“你,你是……林海文?”
几个在这里学习的小姑娘,朝着祁卉挤眉弄眼的。
这下子轮到林海文惊讶了,“额,您是?”
林海文闲闲一点头,“对,带她去买点东西。过几天我们要参加个活动。”
“是呀,学了一个多月了。”
“呦,林大诗人来了?找祁卉?”
也不惊,也不讶。
“常老师,再见。”
“哦。”常悦有点昏,“他说他学了一个多月画画了,看来还真要考央美www.hetushu.com咧。”
在常悦看来,林海文和祁卉,也离不开这个规律。
常悦本来是随口一问,没想到他真去学了,“怎么样?是不是觉得有点难。”
说着还伸出脚尖踢了踢那个黑黑的东西,刚才它从座位上掉了下地,似乎还动了动。
“试试呗。”
来到了大京城的林海文,又不缺钱,当然是把自己捯饬地光鲜亮丽的,每天抱着新买的画架去孙唯那边的时候,也是有不少小姑娘撞到电线杆子上,然后两腿一叉开夹紧了,才没弹回去。
导购很识趣,这会儿才走过来引路,林海文就绕着店里看了看。
“啊?”
“哦哦,送你上天?我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翻译。”常悦有点冒汗,“你最近忙着备考?央美?”
“哈哈,你刚要说什么?”
“哥,你还记得不?上回那个林海文,写诗的,今天又过来了。”常悦等两个人走了,还特意上网去找了常硕。巴黎hetushu.com那边正好应该是中午休息时间,他去巴黎一个多月了。
“呵呵,我是青艺赛的评委,俞妃,绘画组别的。”俞妃其实是这一届青艺赛绘画组别的组长,也是青艺赛组委会的成员,所以看过林海文这个年轻大诗人的照片,其实就是临川一中递上去的证件照。
上次田佳是开乐橙音乐的一辆SUV来的,算是中等价位的吧。
常悦陪着她们走出来,看见了站在外头的林海文。
祁卉怀里抱着衣服,露出两条雪腻的胳膊,“我好像看见蟑螂了。”
“今儿是开什么来的?”
什么叫其他人学的挺辛苦的?常悦一阵奇怪,感情你是去打酱油的?
“青艺赛?6首??”
“额,嘶,这个,可能吧,反正我瞧着其他人学的是挺辛苦的。”林海文皱着眉头想了一下,才说道,然后看了看表,“我们这就走了,车还在外头等着呢。”
“哦,您不知道啊,GO-SKY。”林海文晃了和*图*书晃手机,“打车软件啊,我还没成年,怎么开车呀?”
别提多尴尬了,整个官网上,国画的都衣带飘飘,油画的都凝目沉思,写古诗的端着紫砂、拈着围棋的都有,写现代诗的,个个先锋的不得了,扎辫子的,打耳钉的……只有林海文,一张二寸蓝底证件照,寸头,白嫩。
“过来接我那个学生去买东西,说是参加个什么活动,估计是什么年轻人的聚会,带个女朋友有面子一点。我跟你说啊——”
“你还能拦着不让考?这么个大诗人愿意考央美,央美欢迎还来不及呢。”
更衣室里头,祁卉突然尖叫一声,林海文也没空跟俞妃说话,两步就迈了过去,一把撩开了门帘。
林海文今天主要是带着祁卉去买身衣服,他自己倒是准备好了,问了一下,祁卉只有在学校穿的那些,不太适合去颁奖礼。
央美的造型专业总分是400,四张卷,一张一百,大概280、290能到线。考个3和*图*书0分,那当然是落榜了。
“啊!!!”
“没什么,碰到东西了。”
“等下考个30分卷出来,你们学校高兴去吧。”
常悦对林海文其实观感不佳,也不觉得祁卉跟林海文真能开花结果,她看过太多了,女孩子进中戏前,觉得能跟小男友异地相守。可是一进去,才会知道这个社会,有时候并不是那么艰难,只要你下的去嘴,骗得了鬼,张的开腿,钱、化妆品、包包,满地都是。而小男友那里,女孩子考的时候,觉得有个未来女明星的对象,也是倍儿有面子,可等真进去了,周边的人灌输的那些真假莫辨的“公开的秘密”——个个都是豪车来接送,下课接走,早上送来,晚上去哪儿了?你说呢?干嘛了?你说呢?绿了?还用说么?这些就像是一根一根的刺,扎到最后,不得不分。
“常老师,明天见。”
京城云集了全球的服装品牌,贵的值一套房子,便宜的和抹布一个价。林海文他们俩进的和*图*书是一家中档的国内品牌,带点传统风格,又不俗气。里头人不多,除了他们,就还有两个女人,瞧着有点像,小的很漂亮,大的气质特别好,林海文都多看了两眼。
林海文第二次到祁卉培训的地方,站在窗口看了一会,几个女孩里头,有看得出底子不错的,也有不咋地的,估计是文化课有点危险,才会走艺考这条歪路——不过这种十之七八也是考不上什么好大学的。
“哦”“啊”
“哦?怎么了?”
俞鸿显然是听他妈说过林海文这个人的,不过她也只是瞥了一眼,就去看衣服了。
常悦怎么能不知道青艺赛呢,她原本是学舞蹈的,后来到中戏当老师,主要是形体方面的教学。但平时也会给学校编舞,给各种歌舞团编舞。对青艺赛,那也是垂涎三尺啊。
……
“额……”
“这个行么?”祁卉挑了两件。
“鸿,什么事儿?”
林海文挺抱歉的,刚才他没注意,拐了个弯,居然撞上了,“不好意思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