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088章 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

“你写了什么诗啊?还入围了青艺赛?”孙唯都忍不住了,前几天倒也提过一句,说是还写诗什么的,大家当他是写着玩的呢,类似“啊,昨夜的星,是你的眼,啊你的眼,何时能有我,如那明亮的星照彻我,让我徜徉在你的眼里,在爱的光明里”之类的学生情诗。
林海文就从一帮子被震晕的“没见过世面”的人面前飘了过去。
作为一个专业人士,他对现代诗歌的鉴赏是有水准的,用不着别人的佐证,也用不着权威人士的诗评,他就能看得出来,《错误》这首诗,比他的《思归》要好得多。
自那天以后,他再也没登录过微博,权当还在生病中。
林海文就笑着,不说话。
“是的,现在想要通知你一下,你的作品《夜》入围了本届大赛的提名名单。颁奖晚会将于1月6日在京城大会堂举行,请问你可以出席么?”
爽爆了。
自然,林海文的一首《错误》,一首《相思》,每一个字就化作了如来神掌,一掌一掌PIA在他的脸上。
“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“青艺赛嘛http://www.hetushu.com,也不是第一次了。”蓝尔成瞥了眼刚才刺他的仓老师,“总归青艺赛才是最权威的,在微博上逞口舌什么的,有什么用?”
“仓老师,你怎么了?”
提名名单是上午十一点多出来的,林海文中午12点出头接到的电话,西河大的蓝尔成,则是下午三点多接到的电话。
蓝尔成脸皮抖了抖,维持住了笑容,开始发挥演技:“好好好,谢谢你的祝贺,没有没有,只是侥幸,嗯,有很多非常有实力,应该入围的作者朋友,这一次可能是运气不太好。我相信明年一定会有机会的,不不不,不能说我比他们更优秀,我只是灵光在那一刻突然迸发了出来,才写出《夜》这一首诗,是很侥幸的。哈哈哈,谢谢夸奖。好好好,到时候见,签名拍照啊?没有问题,可以的,我都配合,应该的,那行,再见。”
蓝尔成一脸喜色,提高了两个八度重复了一下,“是全国、青年、文艺、作品、大赛……的组委会啊?”
“可以的,没问题。”
“呦和_图_书,蓝老师又有作品入围了?”愿意结善缘的老师,也是不少的,不说别的,蓝尔成的推荐,对于他们发文章,有时候是有帮助的。
“瞧他那个死样。”王鹏撇撇嘴,捏着嗓子,“还,就是入围了个比赛,好像是我们小区那个吃瓜大赛一样。”
有病么你?京大妹子吐槽了一句。
蓝尔成这会儿就觉得仓老师看着,也不是那么讨人嫌了呀。
“你是在等我帮你说,是吧?”谢俊没忍住,“嗨,我为什么要帮你说呀。”
“喂?喂?喂喂?”
在三等奖一栏里,提名54首作品中,看到了蓝尔成的《夜》,心里一阵丧气。
蓝尔成脸皮一紧,作为一个度量不是那么大的人,他可没把林海文给忘了。放下“我要死了,我快病死了”的想法之后,第一时间就登上了微博,当然了,好几百条评论,好几千个@,都让他心里一激动,颇有一种“哥不在江湖,江湖还有哥的传说”的感觉。
“海文哥,你写诗这么厉害的啊。”丸子头,叫詹乐乐,现在几乎成为林海文的迷妹了,动和_图_书不动就双手握拳托着下巴,迷蒙地看着他。
林海文被他逗乐了,“我说王鹏,你也别画画了,你干脆说相声去吧。”
“是的是的。”
“啊,哦,我为蓝老师高兴啊。”仓老师容光焕发,“咱们办公室出一个人才,多难得啊,不得高兴高兴啊。哎,你们上那个官网,给蓝老师那个,评论一下,加加油啊。”
往下一翻,二等奖提名了27首,一等奖提名了12首。
仓老师心里骂了他一百次,可惜骂不出嘴,只能在心里想,想着想着觉得该不是骗人的吧。虽然他自己都认为不太可能,但还是登上大赛的官网,等了几分钟。
“我这里是全国青年文艺作品大赛组委会,是想要——”工作人员是个妹子,应该是协办方京大的志愿者学生,准备按部就班地说事,结果差点被吓得扔掉了话筒。
“一个乳臭未干,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,我跟他一般见识干什么?”蓝尔成勉强说了一句,正担心同事还要揭穿他。手机居然这个时候就响了,简直是如闻圣音啊,“我接个电话啊。”
和图书自己给自己吹嘘,多尴尬呀。”林海文坐回小萝莉边上,手臂迅速被她逮了过去。
谢俊认命地叹了口气,开始给他们科普,林海文写了什么什么诗,发在了《古诗观止》上,《古诗观止》是个多么多么牛掰的杂志,然后有谁谁谁给他写了诗评,这些人的名头多么多么吓人,京城大学、人民大学、西京大学,CCTV……说一个,大家都一抖,说一个,大家又一抖。
等他慢条斯理地点进去,脸色就从红润变成铁青了。
他接的太快,那边的工作人员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。
这个贱吧嗖嗖的样子,和林海文原世界那个很出名的青年相声演员还有几分相似呢。
他这么一说,大家不去就不行了,虽然给同事捧场这种事情,大家内心里是没有人愿意的。
“行了,帮你吹嘘完了。赶紧来帮我看画吧。”
他是知道今天出入围名单的,作为一个曾经得过奖的“著名”诗人,在邮件过来之前,应该是有专门电话的,所以一整天就抓耳挠心的,什么也没心情做。
“哎,蓝老师,那个林海文可在微博www.hetushu.com@你了,你不回他呀?”同办公室的仓老师,平时挺看不惯蓝尔成的,毕竟蓝尔成也称得上是年少有为啊,故意这么说。
躺了一个月之后,蓝尔成康复了,一丝儿毛病也没有,他是个怕死的人,辗转了四五个医院,心肝脾肺和肾,毛皮脑子五官、四肢二十个爪,翻来覆去查了个彻底——除了前列腺有点问题,其它还是没查出什么来。自己吓自己了好几天,发现能吃能睡,才稍微放下了一点心思,回学校上班了。
咦?
要多刻意,有多刻意!这演技,比蓝尔成差了点。
几个人等等等,也等不到他开口。
“啊,你好,请问是蓝尔成先生么?”
第三次入围,还拿过一次奖,蓝尔成这份牛气,也让办公室为之一静了。
仓老师很热情地指导大家,“点这里,现代诗,哎对对对,这里这里,三等奖提名名单,看到了吧。下面是二等奖和一等奖,你看看,学习学习——哎,这个《错误》是谁的呀?啊呀,是林海文啊?”
“好,那后续的事情,请根据官方邮箱给你发送的邮件操作,再见。”
挂了!迅速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