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081章 教小萝莉写作文

王鹏一抖,“还,还差一点。”
这已经是孙唯最最基础的一个期待了,她当然希望林海文说已经画过静物、塑像之类的,不过既然是“没基础”,那可能性也就不高了。林海文自己想了想,常硕的知识里头当然是有素描的内容,不过他似乎也没法说拿起铅笔就能画——总觉得隔一层没捅开,爽不到地方的样子。
“那位女同学,你又不是画国画,用不着喷水吧?”
把女儿打发走,孙唯招呼着林海文坐下来,和蔼可亲的,带着那种气质优雅的妇人笑容,“也没有跟你细聊,你是没有基础,报了个二十天的班。是想要体验一下是不是?”
“……好吧,你看你观察到了,就要学会这么写。”
“你在做什么?”
“我写了呀,我周末看电视剧了,我就把感想写了写。”卢雨皱着小眉头,“我觉着写的挺好的,真的。”
“不是的,他想要考造型。”
你别看莫奈的印象派、毕加索的现代主义、达利的超现实主义,甚至马蒂斯的野兽派,似乎看上去也不是那么的像,不是那么的要求造型。
但这些大师巨匠,都是从素描起步的,每一位都具有极其深厚的基础,和图书绝不是说拿起画笔画画就可以的——反倒是我们的国画艺术,在西方的很多地方,被认为是一种涂鸦,因为它没有非常明确和严格的基础艺术体系,这就是两种绘画体系的不同。
林海文自己还没说话,王鹏就帮他回答了。
噗!噗!噗!
孙唯站在他们身后,看着两个脑袋挤在一起,聊得热火朝天,手也有点痒。
林海文眼皮连跳好几下,觉得孙老师夫妻俩,带出这么个孩子,也是不容易。
还有那个媳妇,太没有用了,原来看到题目是‘恶媳妇’,我才点进去的。没有想到,她一点都不恶,我太失望了。如果早知道,我一定是不会看的。她应该像革命志士一样,和她的刁蛮婆婆做斗争。
“卢雨,进来!”
还能怎么办?当一个小萝莉嘴里的娘们?那绝对不行,林海文把铅笔拿了过来,“我给你说,你这样写是不行的,要积极健康,我给你写一遍,你再擦掉自己重新写啊。”
孙唯脸上僵了一秒,“哦,今年考么?不是今年吧?”
“林海文同学,我觉得你可能对这个油画有一些误解。别的培训机构,还有一些外行,可能www.hetushu•com说过什么零基础学油画之类的。但这是不存在的,或者说对于一个有志于成为专业油画画家的人来说,这是不存在的。
林海文觉得这个老师,还是比较靠谱的,越发觉得这8000块花的还算值,“我都知道,孙老师,我可以从素描开始学。”
所以只好摇摇头。
“就是今年,三个月不到了。”王鹏屁颠屁颠地继续回答。
“王鹏,你画好了?拿来我看看。”孙唯已经维持不住笑容了。
那个丸子头女孩,显然也一直竖着耳朵在听。
噗!
啊,好想嫁人啊!”
林海文瞥了他一眼,怎么看这位都活泼地过分了。
电视剧里的婆婆和媳妇,总是闹来闹去,整个家里一点都不温暖。这让我想到了我妈妈和我奶奶,她们的关系非常好,有一次,我奶奶想要吃鱼,我妈妈特地去很远的菜市场,挑到了新鲜的鱼,做给奶奶吃,奶奶很开心很感动。
林海文看完之后,久久沉默不语,直到卢雨挤了挤他,“快点,我妈要过来了,帮不帮啊,一句话,别像个娘们似的。”
“呵呵,呵,那确实时间是比较紧了。”孙唯有点艰难地笑了笑,“那你这个素和*图*书描基础怎么样?还可以么?能直接上画布了?”
孙唯就看着他,看着他的眼睛,看着他的脚,看着他的手,看着他的画笔——直到他目视前方、双脚并拢,手拿画笔,开始作画,才把头转过来。
“……什么忙?”
最后就是她老公,是一个没有用的男人,不能保护自己的老婆,是个废物。我以后一定不能嫁给这种男人。
那个婆婆简直是太可恶了,如果我是那个媳妇,我一定在做饭的时候,在她的碗里吐口水。然后在她吃下去之后,告诉她里面有口水。哈哈哈哈,想一想就好爽啊!
卢雨若有所思。
卢雨走一步退两步,看着她妈走开了,立刻窜了回来,挤在林海文边上,“嘿,帅哥,帮个忙呗。”
二三年级的作文,难道还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么?能说清楚个事儿就不错了,林海文瞟了一眼,卢雨的本子上,连个拼音字母都没有,可见还是不错的,至少这几百个字都会写了。
卢雨啪啪啪地点点头。
恶人值+50,来自雨点画室孙唯。
还有另外一次,我妈妈因为工作忙,忘记给奶奶喜爱的花草浇水,结果它死掉了。但是奶奶并没有怪妈妈,而是让很hetushu.com忙的妈妈注意身体健康,妈妈也很感动很开心。
“……你为什么要偷听?偷听是对的么?”
“因为你不让我听,我才偷听的。遇到问题,解决问题,才是正确的人生态度,这是爸爸说的。”小萝莉毫不犹豫埋掉了自己亲爹。
“周末爸爸妈妈都要加班工作,我一个人留在家里,只能看电视剧了,看完之后我有一些想法,就写了下来。
“可是我奶奶在很远的老家哎。”卢雨萝莉点着小脑袋,“而且我不是这么想的啊。”
“周末又来了,可以不用去上学,所以我在家里看了电视剧《刁蛮婆婆恶媳妇》的前十集,看完之后,我特别有感想,如下:
“要善于发挥想象力,给思绪插上一双翅膀。想就是没想,没想就是想。”林海文指点迷途羔羊的冲动又涌现出来,“小朋友,要善于观察。你那个老处女老师,一定是想要你写的积极正面,对不对?那些被表扬的作文,是不是都写的很假?”
这两件小事,让我明白了,婆婆要宽容地对待媳妇,媳妇也应该孝顺婆婆,这样就能有一个开心的家了。”
“就是作文啊,我觉得我写挺好的,那个老处女非说不行。”卢雨左手捏着个本hetushu.com子,小方格,应该是练笔本,周记什么的。
林海文拿起本子,开始看。
“对,有一个说她给她奶奶补补丁衣服。还有一个说给他爸爸洗脚了——哎呦,爸爸的脚那么臭。”
“哈哈哈哈哈。”一阵银铃般的,是的,银铃般的清脆笑声,在门后头响了起来,让大家精神一振。
“赶紧去把作业写了,今天你们老师还说,你那个作文有问题,得重写,赶紧去。”孙老师跟赶小狗似的,又回头来跟林海文说话,“你先坐一会儿,想一想,我这里呢教素描也不是不行,就是多少有点不划算吧,毕竟价格不低。好不好?我先看看他们画的怎么样了。”
小萝莉丧眉搭眼地进来,右手上还捏着一只铅笔,左手背在身后。
“偷听。”
林海文接过来看了看,题目很熟悉“周末的一天”,“那你周末做了什么,直接写上去就行了呀。你读二年级还是三年级吧?”
所以,我觉得你可能需要进行一些基础的训练,再去想想是否要考美院。至于中央美院,怎么说呢,一千个选一个,绝不夸张,你自己考虑考虑,好么?”
“他什么也不会,哈哈哈。”王鹏盯着他,一看他摇头,马上说道,还自带宝宝囧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