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079章 微博灵异事件

“没有,真的。”
“怎么?没带钱?”司机凑头过来一看,钱包里头明明好些一百的,“丢东西了?上车前还有?我给你找找。”
……
几个人各自上去看了一通。
症状一般是,身体突然僵硬掉,没有办法动弹,但是去医院一检查,又查不出什么问题来,一切正常——最后基本上都得了个“再观察观察”的回复。因为出现的案例很多,甚至后来还引发了大量的医学研究和讨论。
“……不用,不用了。”林海文有点艰难地说道,“51是吧?喏,给你。”
几个人也是百思不得其解。
“……不会吧,那也太什么了吧?”
林海文那边消失的最干净,一个不剩,卞婉柔这里起码少了七成,乐橙音乐的官微下面,少了八成不止,剩下的都不带着林海文的事,整个版面为之一空。
说到最后,他也忍不住加重音埋怨了一句。
“不是京城人儿吧?去过皇城了没?”
“呵呵,还没呢。”
连卞婉柔脸上都露出“有和-图-书点小贱”的意思,不过很快她还是摇摇头,“不可能的,微博要是敢这么做,早被掀翻了。”
微博那边,从什么副总啊,总监啊,尤其是新闻部部长栾小琴那里,通通接到了很多电话,但奇怪的是,《华南周刊》也好,天韵娱乐也好,这些相关方居然没人打电话过来。打过来的,大多是公关公司,想刺探一下,这么大手笔的禁言怎么可能发生,他们也想要这个服务啊,再要么就是一些关注事态的媒体。
这就是林海文不知道的了。
“难道都被这两首诗词给震住了?不会吧。”林海文皱紧了眉头,奇怪得很。
“还是古词好,平生不会相思,才会相思,便害相思,这句词真是美到了极致,婉柔柔情到了极致。这跟《明月几时有》的豪迈放达,和《独上西楼》的深院孤愁,又都不一样了,这是碾碎入骨的归人思情啊。”
目送林海文打车离开,王景峰看了看卞婉柔,叹了一声,“还以为他至和-图-书少会问问呢,啧。”
和林海文分开的卞婉柔他们几个,也接到了乐橙那边的电话,“你们快看看,恶评怎么一下子就少了这么多?”
“哎呦,没去正好,赶紧别去,没意思,我跟您说啊,京城,还是得去看那些老宅子,批把胡同里头的盛府,前前朝的宰相,前朝的王爷,解放前是首富住的,啧,那才叫有底蕴,一脉相承呢,保护的也好。皇城里头被人扫荡好几次,现在那些东西,都是后面人放进去的,把个痰盂儿都供在小桌上了,你说是不是可笑?”
这京城的出租车司机,那可真是风格跨越时空了,林海文没什么心情跟他贫嘴,点进微博里,想看看怎么回事,毕竟恶人值好像都不太涨了,只有林青刚才来了200点——刚分开就给恶人值,笑面母老虎。
“我不是专业的,但能感受到,诗好,词也好。”
说干了口水,栾小琴自己快累瘫了,点开林海文的微博看了看,真没有恶评,一直等到差不多十二个m.hetushu.com小时之后,她才又看到零零星星的负面评论。跟之前已经远远不能同日而语了,甚至比一般的明星下面还少。
作为微博的中高层,栾小琴知道微博是真的什么都没做,可是一切就这么发生了——身体有点冷啊,她看了看窗户,已经关好了,可是怎么总觉得有一股冷风吹进来呢。
“我不是归人,是个过客……这一句顶的上蓝尔成十首《思归》了,太牛了。”
“他只是卖了两首歌给我们而已,还是我们上赶着去求来的。难道你觉得他还欠我们什么?”王景峰总是比林青现实的多,他对林海文也算是很看重了,这次到京城,也给他安排了不少事情,“可能这就是天才吧,人一旦有超出凡人的才华,必然就有超出凡人的特点——比如没心没肺!”
司机接过了钱,看着林海文走远的背影,总觉得有一种在大漠荒野里孤独前行的悲壮感,“还怪文艺的,要知道就免了他车费……那一块的零头了。”
“他不是和-图-书说他不骂人就会死么。”
而在京城、苏东、甚至临川等许多地方,这一天有很多人则出现了一种奇奇怪怪的病症。
之前他们也告诉了林海文,乐橙音乐那边,苏伟东的压力很大,内部意见已经不能忽视。还以为林海文至少会安慰安慰他们,结果他在网上又骂了一波,这么请大家吃了顿饭,就散了。可见是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。
“哎,没回我啊?”林海文一阵惊奇,蓝尔成这是要显摆高姿态?可是你都骂街了,你哪来儿的高姿态啊。
我拿来变成完美男人的言灵巫咒啊!!!
“嗯。”
林海文掏了钱包出来,翻了一下,突然身体一僵。
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儿?林海文他在微博有人?”
“呵呵。”我信了你的邪。
“……”卞婉柔看了林青一眼,没再说话,但眼神里有一种“你是不是傻了”的意思。
“51块,陪聊3块。”
“那他还跟人对骂干嘛?”
卞婉柔只听着他们俩说话,笑了笑,“回去吧,苏伟东也不一定真和图书舍得,毕竟看《明月几时有》这个下载量,线下销售还可能更火呢。”
“……呵呵。”
……
“我骗你干嘛,别说他一个林海文,就是再大的来头,我们也不敢这么做。”
往下翻了翻,才翻到之前黑子们的发言,好像是从哪一个时间点之后,就没人喷他了。
“您去那边儿有事儿啊?”司机是个挺年轻的、三十不到的小伙儿。
“哼,白眼儿狼。”林青恨恨骂了一句。
“哈哈,跟您开玩笑呢,你还信了,外地人就是没幽默感。”
“得,瞅你也没聊两句的诚意,我歇会儿。”年轻司机翻了个白眼,不说话了,开自己的车。
点了几条微博看了看,林海文发现不对了。这骂人的黑子们都去了哪儿了?底下全是好评了。
“啊?”
“真没有,我们要是敢这么做,整个微博都得翻天了,你看看,现在翻了么?”
王景峰想了想,“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来衡量林海文,你们说,会不会是他骂完了,爽了,然后就让微博的人把其他人给禁言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