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077章 惊天骂战

“发微博怎么了?”
但乐橙不可能为了卞婉柔放弃其它那么多人,公司现在有意见的人太多了。
经过几天的酝酿,他也有超过8W粉丝了,虽然没几个人是好心好意的,微博发出去,很快吸引了一拨人。平湖老太婆、胡伟立、天韵娱乐这些粉丝数比较多,又对林海文挺关注的人,也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。
天韵娱乐一转发,沈俊涛和叶仪君的粉丝,就如同汹涌的潮水一样涌了过来。
这一通大战,并不完全是林海文和普通微博用户的骂战,到后面,有不少所谓看不惯的大V,比如《华南周刊》的主编朴峰、《新风》的签约诗人蓝尔成,天韵娱乐旗下的几个艺人,沈俊峰的圈内朋友,几乎演变成一场全微博的骂战。
“呦,我没说人话你都听的懂?你是哪个种族的呀?狗呀还是猪呀?”
林海文看着有一个“平湖老太婆”的,简直快高潮了,这么快的刷新频率下,他愣是看到好几次他的发言。
“骂他们呀。”林海文挺理所当然的,“这群小崽子,看我好好收拾他们。”
“总有人满怀恶意地看待这个世界,总有些不相信有真挚的情感存hetushu.com在,总有人把一切都归因于阴谋论。有那个功夫,您还不如琢磨琢磨自己的事儿呢,当然,也可能有些事儿也不需要您自己做。”
各方加入混战,微博下的评论更是一片热火朝天,不过这一次反倒不是一片倒,也有一些凑热闹的混在里面。
然后是第三天早上,沈俊涛叶仪君的新闻掉到了第二,林海文冲到了热榜第一的时候,《古诗观止》也默默撤掉了支持的声明。
“……为什么呀?”
“这种素质低劣的人,就算写出再好的词,我也不看!”——网友“SMHHD”
可是林海文看到自己的恶人值,28W多,这意味着还需要再来一波,就能彻底结束坑爹冒险模式,带来的后遗症了。
“哈哈哈哈,多点真诚,少点套路。好经典啊!”
过了没多一会儿,《华南周刊》也转发回复了林海文,“本刊历来以事实为基础,从未歪曲报道。对林海文先生的相关报道,也从未有过什么结论。林先生大可不必如此跳脚。”
林海文确实挺有才,早上起来一看风头被人抢了,那怎么能甘心,索性掳了袖子直接上。
www.hetushu.com你这种排泄物,我就呵呵呵呵了。”——网友“东风吹血”
“他,他把好多人都给骂了。”工作人员是个刚毕业的小姑娘,被这群公司的大佬们围着看,有点紧张。
“哈哈,《诗刊》已经撤掉声明了,你再跳啊,你再骂啊。”
搓了搓手,林海文开始找这些人开动了。
卞婉柔王景峰他们互相看看,几乎同时掏出手机来。
如果他们一骂,林海文顿时发声明道歉、表示改进,或者是乐橙那边放弃使用他的歌,这帮人就志得意满地散去了。可惜,现在他们只能在林海文这里得到一顿臭骂,那怎么能忍。
天韵娱乐的小编请示了一下领导,转发了这条微博。
“连《古诗观止》都不支持你了,你不是很爽么,很牛么,现在还牛的起来么?”
当然,大部分还是粉丝,还有坚信他代笔的正义之士,总算是找到一个机会,可以直接喷他,不用到处转着玩,还不确定能不能被看见,大家的战斗力都喷发起来了。
“你这么积极,是想让我给你也挑一个?我看还是算了,瞧你样子也不像是能留全尸的,烧了就得了。”
http://www.hetushu•com管他们都没有做出正式回应,但显然这一个动作,表明他们接收到了网友的信号。网友们像是打了大胜战的将军,班师回到了林海文的微博下面。
“那可真是太好了,我的词儿要是被你看了一眼,估摸着整首词一百来个字,能吐出七八个来,那可就不完整了。”
“这个,不骂他们我会死的。”
“你干嘛?”这会儿他们几个人一起吃饭,也没说话,都抱着手机。林青看到林海文咂咂嘴,坐了起来,心里一惊,问道。
“林大师应该这么说,你幸福么?我不姓福,我信你妹,全名‘你妹的去死’!”
“这个林海文,还挺……”苏伟东扭了扭脖子,想了半天没想出个合适的形容词来,“……挺有才啊。”
“你有病么?会说人话么?”——网友“似不似洒”
林海文战斗力之强,那真是让人叹为观止。
“有空在网上骂人,不如抽空去给你自己挑个棺材备着吧”,这位“仇恨四海”网友,也刷了七八条一样的。
“娱乐圈谈真爱,你还不如说公鸡下蛋,母猪上树呢。”
“你喝喝喝好,吸吸吸也好,都随你,吃饱就好。”
看着迅速增加m•hetushu•com的评论和转发,林海文好歹被安慰了一下,恶人值的增速也快速了起来。
“你还骂,你再骂,苏伟东也不用考虑了,直接可以放弃婉柔了。”
“啊?他在你身上已经投了上百万了吧?怎么可能放弃?”
这群愤怒的蝗虫,冲到了《古诗观止》和《诗刊》,冲到乐橙音乐和卞婉柔的微博下面,开始无差别攻击。在林海文看来,是因为这些人没在他这里找到优越感,只好去找其他人了。
“你说实话干嘛,人家要炒作,我们得装作不知道的样子。”
会议桌边上,几个人面面相觑。
林海文的认证微博下,果然有了第一条更新。
他粉丝数一个小时也飙升了6W多,已经逼近15W了,恶人值也加了差不多15000点,收获颇丰。不过,显然这一场大战也激怒了无数围观群众,虽然没有将沈俊涛叶仪君恋情给压下去,但也实实在在位列第二——把卞婉柔和她的新歌都压住了。
骂战进行到第二天,《诗刊》首先悄没生息地撤掉了此前的声明。
评论里是一片人山人海、红旗招展,这群人几乎已经看见林海文痛哭流涕,悔不当初的样子了。
“大半夜的,你幸http://m.hetushu.com福么?我不姓福,我姓叶!你也不姓福,你姓沈。今天玩儿表白,明天玩儿失恋,然后都是公众和媒体没有给你们空间!哦对了,一个电影快上了,一个新专辑快发了,啧,懂!多点真诚,少点套路,不好么?还有,一个代笔的,一个狗仔周刊,谁比谁好么?趴在垃圾桶上偷拍,蹲在坑上窃听,你怎么不下去查查阎罗王跟孟婆有没有一腿?还沾沾自喜,你当自己是青天老爷,却不知道在我看来,是疯狗一条。还有网上这帮子人,你们四处抬后腿留两滴,不觉骚得慌?送你们一句话,且行且珍惜,说不定明儿你们就嘎嘣脆了呢?”
“可是我不得不骂他们啊。”林海文皱紧了眉头。
王景峰也是心累,原来以为卞婉柔条件好,又遇到了好歌,指定是一块潜力股,所以上赶着凑上来。但林海文这么一搅合,原来是跟风黑,现在等于被挑衅了,恶评营销的性质一下子就变了。乐橙的几个主要歌手,全都被无差别攻击的网民给抵制了,反倒是《明月几时有》的销量继续涨——这当然是歌质量的区别,那些可听可不听的歌,抵制也就抵制了,真正的好歌,已经被发掘出来,那总归是有人听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