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069章 一个网络水军的坚守

“愁中真三味,词里老凤归:@林海文先生最新词作《独上西楼》在本刊独家刊登了!!本词……”
第一点:本刊编辑部从未接到过林海文先生及其他人对《明月几时有》的正式投稿,也不存在被本刊拒稿或者变相拒稿的事实。本刊亦不可能因为个别编辑毫无理由的怀疑,而拒绝优秀作品的来稿。本刊一直全力地、竭诚地为读者筛选艺术水平最高的作品,这一点永不会改变。
说完顺手转了一发,“顶风作案呀,人家《诗刊》的编辑都说了是代笔,作为一家这么有影响力的正规期刊,你们刊登骗子的东西,不觉得羞耻么?还有哦,你们看看,这首词跟前面那一首《明月几时有》,风格差的也太多了,这可能是一个人写的吗?说不准这个林海文背后,还有一整个造假团队呢,把他包装成少年天才,然后到处骗钱。”
“《诗刊》编辑部对《明月几时有》相关问题的声明!”
所以被胡伟立给点了关注,让他心里有点不安全感,骂了两句,准备找个机会把他给移除了。
“无言独上西楼,月如钩……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”
“老王念什么呢?”办公和*图*书室的一个五分头,听到他嘀咕了半天,挺好奇的。
“捣什么乱啊,讨人嫌!”
第四点:感谢大家对本刊的关注和支持,也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关心古诗词创作和鉴赏,为繁荣我国传统文化一同努力。
“就这么结,我不爽,我还得给他找点麻烦。”王成富很有一个水军的坚持。
“针对目前网上出现的,涉及我刊和词作《明月几时有》的传言和争论,为正本清源,肃清真相,本刊特声明如下:
……
过了一个多小时,他的上家发了消息过来,林海文这个活儿结了,让他专注卞婉柔那边。
王成富面无表情地看完了整个声明,觉得脸上有点火辣辣的,仿佛看到了那个“海波生”,正在他的电脑屏幕前面,嘲笑自己。
网友“海波生”:“没有一点证据,就敢到处扣帽子,真是服了你们这群黑子了。”
“原来是个水货,不堪一击。”王成富泄了一口气,无聊地嘟囔了两句。眼光一撇,却突然看见了一个提示出现“你有一条新评论”。顿时精神一振,来了!
王成富下意识地切换掉了界面,而且还不是回到桌面,而是回到一个和*图*书表格文档上。这可是经验之谈,领导或者老板来了,你一下子给切换到桌面上,是个傻子也看得出你有鬼了,要不然你就是在发呆。听清楚是五分头的动静,王成富吁了口气,又切了回去:“念经呢,给你积积德。”
“我这不是觉得你缺这个么?”
第二点:胡伟立(微博认证用户:VL胡),已经调任本刊其它非业务部门,不再担任本刊编辑工作,他的言论不能代表本刊编辑部,也不能代表本刊,相关言论跟本刊完全无关。对其言论产生的恶劣影响,本刊将根据内部规定,作出严肃适当处理。
啊咧?
摩拳擦掌了半天,王成富等着跟这位网友大战一场呢,想到两人唇枪舌剑,最后他被自己驳斥地哑口无言,王成富就觉得特别爽啊,这也是他成为一个高水,最大的成就感所在。
“哎,怎么就结了呀?”
林海文发现互联网上来的恶人值,突然一下减少了很多,上去看了之后,才知道《诗刊》也发了声明。
“哎,怎么没更新啦?”王成富点进胡伟立的首页,一看还都是上次舌战网民的微博,最近这么多天一条新的也没有,“怪不得最近hetushu.com都没什么热度了,领头的都没动静了,可是活也没取消啊。”
在Q上敲了一下上家,问了下情况,他才知道活儿还在继续,至于胡伟立,原本就不是他们这帮人里头的,人家可不是水军。
不过五分钟过去了,这位还是没有回复。
第三点:林海文先生创作的《明月几时有》,已经是公认的具有高水平的当代古词作品。我们对他的成就表示祝贺,也期待未来能够有机会和林海文先生合作。对于本刊员工给他造成的困扰,我们表示郑重的歉意,也将联系其本人,当面致歉。
“两个大头期刊都发声明了,你一个业余的还继续蹦跶,谁信啊?”
玩的一手好套路。
王成富可惜地留恋了一下胡伟立的微博,然后干脆利落点了个X,进到分组首页去了,这个分组叫“明月几时有”,也是他们这次的任务名称。他关注的《诗刊》官微、《古诗观止》官微、胡伟立、卞婉柔、林青、乐橙音乐、王景峰,甚至还有大V“人间词话”这些,都在这个分组里面。另外也有几个和他统一战线的,有他们自己人,也有确实质疑林海文的人,但没有天韵娱乐和他们hetushu•com的一姐叶仪君,反倒是另一位要发新专辑的知名歌手万真真,赫然在列。
王成富一愣,点了进去。《诗刊》置顶了一条刚刚更新6分钟的新微博。
十分钟过去了,还是没有。
分组首页的最近更新,一下子跳进了王成富的眼睛里。他迅速点进链接,进到《古诗观止》的网站上。对于原创诗词,是没法防盗版的,他们拖后两天再上线官网,也足够保证零售销量了,毕竟对他们来说,零售占比很低。
以上为本刊唯一官方回应,其他渠道和言论,以此为准!”
王成富最爱唱反调的,有挑战有话题啊,他马上把这位网友的评论给转了出来,“没有证据?请到《诗刊》编辑@VL胡那里去看。《诗刊》也是全国有名的大刊物,他们的编辑总不会撒谎吧?退一万步,哪怕这个编辑水平不行,但《诗刊》难道会坐视他发布错误言论?这说明什么?说明整个《诗刊》都认可胡编辑的话,都认为林海文造假!《诗刊》可是权威的、是最专业的,他们的话怎么就不是证据了?再说了,林海文开了个认证微博,到现在都不更新,还不是等着事态发酵,好提高名气?这种把戏,http://www•hetushu.com见得多了。”
平湖老太婆,这是王成富的微博用户名,和他的QQ昵称“认真的雪”完全不一样,在不同平台使用不同的ID,尽量避免彼此之间产生联系,这是一个优秀水军的必备素质。王成富就认识一个前辈,不小心把不同的号给弄混了,结果被别人顺藤摸瓜,最后连根拔起,在几个论坛上养出的大号通通被挂,两年多的努力,从一个小水变成一个高水,一夕之间烟消云散,不得不重新从小水做起,现在还处于给人复制黏贴洗地的初级阶段,想要进入小康,甚至实现共同富裕,那也不知道何年何月了。
王成富一直以这位前辈的遭遇警惕自己,小心再小心,专业再专业,低调再低调。
“随你吧,别耽误正经活儿就行。”
“嘿,给你自己积点德吧,忒损了。”
王成富念了两遍,不禁叹了一声,“确实是好词啊,这要是那个小孩写的,真不得了。”
很快,他转发的这一条下面就有几十个回复了,绝大部分都是跟着他骂的,让他满足感爆棚。不过也有个别唱反调的。
“海波生”也没说什么长篇大论,就只有几个字,“请到@《诗刊》杂志官方微博去看看吧,黑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