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039章 少年别太重口味

挺辛苦地把两个阿姨送走了,林海文肩膀一垮,长出了一口气。
“海文说得对,我们走走,聊聊,别让人看了笑话。”得了楚薇薇一句话,楚妈干脆无视了槐海波,应和林海文一句,当先就往外头走,楚薇薇跟着。
“啊!你干嘛?”
这声音足够那个蓝格子听到,他边上的韭菜哥们,还有斗鸡眼哥们也都听到了,几个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好悬没笑出来,这是上赶着被人打脸呀,为什么这么想不开,难道是晚上吃撑了?
楚薇薇也推了推她妈,“你也回去吧,把这个汤也带回去,没时间喝了。”
林海文带着这两对母女,走了几分钟,找了个安静点的地方,这才面带歉意地说道,“两位阿姨,其实我跟祁卉,还有楚薇薇,都只是同学关系,这会儿最主要的还是好好学习,对不对?”
“我干嘛?你想干嘛?”
哪里来的二百五?你是清凉山的猴子派来拆我台的么?楚妈脸色一僵。
“没有,没有,我什么也没想和*图*书。”
林海文莫名其妙,难道不是你们给我带来麻烦,而是我麻烦你们了?女人,真是不可理喻。
“咦,你们看着我干嘛?”
“你干嘛了你不知道?”
槐树精同学一把把骂他一顿的蓝格子推了个趔趄,堆出一脸笑容,走到了楚薇薇和她妈面前,“阿姨,我也是薇薇的同学。我跟林海文还有祁卉,是一个班的,平时他们在班上就挺不检点的,我们班人都知道的。他跟薇薇不熟,也真不适合薇薇。”
蓝格子走在最后,啧啧两声:
“这位同学,你是哪个班的?”
“我,我干嘛了?”
“还不是你们老师——”陈慧兰忽然一顿,看了眼楚妈,“你们老师说你最近情况不错,让我来商量一下,怎么帮你再提高提高。”
“七班啊。”
四边围观的人,却在心里大骂,关键时刻,你要跑路?可是他们也不能抓住林海文不让走,非让他在这里头选一个。
林海文晚回去一步,没看见祁卉进教室的时候,hetushu.com那股睥睨众生的气概——男的矮一截,女的低三寸,要是可以,估计得有人跪地唱征服了。
“我到底干嘛啦,我不知道啊。”
林海文怜爱地看了看槐海波同学,也走了。
“七班?不可能,我怎么不知道有你这么一个学生啊。”
“嘿,嘿,看什么呢?”
噗!
祁卉这会儿也挽着她妈的胳膊,带着她往外走。
冯启泰差点没把自己呛死,他还以为刚才是在想象里呢,没想到真说出口了。
“……韩老师,我是我们班的啊。”
“呃,还真是祁卉啊,咳咳,挺好,挺好,你那个,行吧,那你自习吧。”
“妈,我不认识他。”楚薇薇说了过来之后的第一句话,声音不小。
“丑男、衰样、尊荣、倒霉样子!哼!”
“……这样啊,那你先回去吧,都这么晚了,老师不一定在了。”
林海文对付中年妇女是没什么办法的,他只好向祁卉和楚薇薇使了使眼色。
冯启泰话在心间口难开!
“我知道你和图书是你们班的,我是问你是几班的。”
不过,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。
“对对对。”楚妈接话最快,“我还听薇薇说呢,你上次进步了两百多名,进了全年级前一百了?继续努力,跟薇薇一起考京大清华,到时候在京城,你们老同学,还能互相照顾呢。”
“哼!”
“咳咳,我看还是到学校外边说,走走。”
老韩第一节课快结束的时候,跑到教室来,在讲台上扫了好几圈,在祁卉那里尤其流连了很久,才走了过去。
林海文被四道灼热的目光盯着,觉得有点口干。
老韩有点狼狈地咳了好几下,看这样子,祁卉也不像是有什么事的,老韩怀疑地看了林海文一眼。
祁卉和楚薇薇给了他一个白眼,转头走了,不过两个人之间也隔了两米远。
槐海波的脸真像是浆洗过一样,让人担心那张粗糙的脸皮会咔嚓咔嚓裂开,然后一片一片地掉下地。
林海文也不逼他,只是拍拍他的肩膀,语重心长地劝了他一句,“别看那些http://www.hetushu.com重口味的,看点普通的疏解疏解就行了,啊,看多了那些奇奇怪怪的,人容易变态。尤其是别把我放到你的想象相关里,不然我要把你熬成油的。”
林海文拿起笔的右手顿在了半摞参考书的高度,然后狠狠在冯启泰后脑门上来了一下。
祁卉和楚薇薇听到陈慧兰的问话,都心里一紧,她们其实都明白,自己跟林海文算不上有多亲密,更别说处对象了。但现在围观的这么多,要是真这么说出来了,岂不是太丢人了。
“妈,你怎么来学校了?”还是祁卉先把话题引开了。
楚妈和陈慧兰四周看了一下,老脸也不禁一红,这算是丢人了。
“那,谢谢阿姨了。”
“我真想搞你老婆啊。”冯启泰同学神思不属地应了一句。
“哎,汤怎么能带回去,你跟海文一起喝嘛,没多少的,这个保温杯质量很好的,你们下课喝也行。”楚妈笑眯眯地看着林海文,“海文啊,阿姨煲汤的技术还是不错的,你也尝尝,要是好,阿姨以后也给www.hetushu•com你带一点。”
“不看看自己的倒霉样子!”
“我瞧着海文就是有出息的,你跟卉卉一个班,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,要帮帮卉卉呀,周末到家里来一起看看书,做做作业什么的,阿姨给你们准备水果啊。”陈慧兰也是不甘示弱。
“韩老师,她是祁卉呀。”同桌忍着笑提醒了老韩一句,老韩眼神不太好,但平时也没到这个程度,主要是祁卉之前是低着头的,他也没怎么看到正脸,从发型衣服上,一瞧觉得不是自己班上的。
热热闹闹的大门口,转眼就只剩下槐海波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中间,其他人一边散开,一边嘀嘀咕咕地笑说着什么。
教室里开始噗嗤噗嗤的,此起彼伏,就像是蹲坑的时候一样。
得了,这位刚才真的是神游物外了,林海文也不跟他一般见识,“我跟您说一说啊,昨天呢,你说你没有要搞我老婆,今天呢,就是刚才,你说你真想搞我老婆啊啊啊。所以呢,我就问问你,我老婆到底是谁啊?你,到底是想搞她,还是不想搞她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