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036章 希夷

“啧啧,美女,你听听他多懂,这种男人长得还不赖,危险啊。”
竖了个大拇指,冯启泰回学校了。
“爽快。”
“呦,来啦?这回剪个什么头?”
祁卉看了眼林海文,林海文让她自己决定,她就羞涩地点点头,温柔小意的样子,简直让人想不到,几个小时前,她还一脚踩在同班男同学的身上,女人都是层次感很丰富的物种。
老韩舒了口气,还真有高三老师高考后被套麻袋的事情,所以他也怕呀,被打一顿倒是小事,关键是丢人啊。那个被打的老师,从带班的班主任,变成普通任课老师,再到行政岗,最后直接调走了——他可不想跟着来一遍。
……
林海文要教给老板的,就是空气刘海,现在都是密密实实的那种齐刘海,满大街都是——所以空气刘海能不能火,林海文也不知道。原来世界里,这股风潮完全是棒子流带动起来的。不过在林海文看来,大夏天的,那种密实的刘海实在太热了,空气刘海看着就清凉不少啊,应该会有市场吧。
“那可不。”
“脸是什和_图_书么?我就知道搓衣板。”
“去你的,说这么难听。”
喝,感情你是先骂一顿松快松快,然后才来判案子啊,冯启泰也是服了。
“行吧,你把事儿给说说,槐海波那边一个说法,你这边也有一个说法吧?”
“我也就带你们最后一年了,你们安安分分的,把高考给过了,以后想见面也见不着了。高中是辛苦,但人一辈子,也就这么三年,等你以后上大学了,工作了,想到的还是高中好。冯启泰,我知道你家庭条件不错,不用担心前途,但这最后一年,你也给我安稳一点,少惹是生非的。”
“那你说谁?槐海波?”
“槐树精肯定得去打小报告,咱们虽然不怕他,是不是?可到底是个麻烦,你呢,回去之后就去找老韩,说祁卉有点想不开,觉得不能见人了,很可能会跳楼跳湖什么的,我得看着她,下午就请个假。跟老韩保证一下,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祁卉的。”
“祁卉,跟老板娘学着点,女孩子还是得会化点妆,别浓,但没有也不成http://m.hetushu•com。”林海文暗乐,他原本就想着要老板娘给免费画一个的,这是专业的,平时没三五大百根本请不动,更别说用的还是老板娘自己的高级化妆品。
“我俩又不是你们这样的,勾搭在一起。”
长头发咔嚓一下就齐肩了,发尖的小波浪往里面一卷,自己收了上嘴唇,抻出下嘴唇,往上一吹,轻飘飘的刘海飞了起来又落下来,俏皮又可爱。祁卉看着镜子里头的女孩,差点觉得认不出来了。
老板娘觉得很有道理,赶紧把自己的化妆包掏了出来,“还是学生啊,给你画淡点,看不大出来的。”
“就是中午下课,槐树精——哦不,槐海波同学他……祁卉她现在心情很不稳定,觉得没脸见人了,我们就怕她想不开什么的,林海文就一直跟着她,省的出什么事。哦对了,林海文说了,让您也别太担心,他跟祁卉爸妈也通过电话了,不会出什么大事儿的。”
冯启泰把林海文骂了个臭死,林海文什么都想到了,难道会想不到他冯启泰一定会被骂?不管怎么着,作为和_图_书一个问题学生,冯启泰这一顿肯定是少不了的。可是林海文就是没告诉他,肯定是怕他不肯回来啊。
“要拍照的话,给她画个淡妆呗,不然拍起来也不好看。”林海文好心提醒了一下。
至于林海文为什么知道空气刘海怎么剪,毕竟都是烂大街的东西了,他还能不知道么?
“林海文,那你照顾好祁卉同学啊,跟她说,老师已经批评过槐海波了,让她别有心理负担。下午请假啊?行行行,要不你晚上也别来了,就早点送她回家,一定要送她到家门口,交给她的家人,知道么?好的好的,林海文,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,好不好,辛苦你了。”
这还是我么?
“你赶紧把林海文的电话给我,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。”
老韩吓着了。
“知道了。”
冯启泰觉得这个世道,老实人真的是活不下去了,林海文那种坑天骗地的混蛋得了好报,他一个老实巴交的孩子,居然上赶着回来被骂。
“哎,美女,拍几张照呗,我们挂着宣传宣传,以后你来了都免单!”老板娘跟祁卉说道。
冯启和-图-书泰就杵在那里,听老韩和林海文嗯嗯啊啊的。
“啧啧,还有没有一点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概了?真是丢了我辈赳赳男儿的脸。”
“也不——对,我是说他呢,不过在您的谆谆教诲之下,我已经认识到错了,我不会套他麻袋的。”
冯启泰瞅了眼祁卉,一点也看不出她要寻死觅活啊。
“什么?等着?你还想高考后套我麻袋不成?”老韩气的眉毛都竖起来了。
林海文带祁卉去的是一个叫“希夷”的造型室,是一对情侣经营的,特别有范儿,老板是明星造型室培训过的,老板娘原来是个化妆师,平时还接婚庆公司外单。这个店是林海文穿过来之后找到的地方,之前林海文都在枫林小区门口折腾,弄出个花来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啊,还天天在班上甩头发臭美。
老板娘也被成品的效果惊艳了,这确实比那些密实刘海来的新鲜有趣啊,“你小子哪儿拐来这么一个美女啊?这刘海还真不错,免一单还算值。”
果然,槐树精去打小报告了,下午上课前,老韩过来找人,看到只有冯启泰在,就把他揪了出和图书去,什么都不听,先就是一顿狂批。
唾沫横飞三千丈,一蓬怒火耀九州。
“搞定!”林海文按掉手机,打了个响指,“现在,让我们去——换个发型吧。”
“没有没有,我没有说你。”
老板是个三十多的帅大叔,没那么非主流,审美很不错的,不然林海文也看不上他。
“你等着的。”冯启泰发了个狠。
“可老板已经答应了呀。”
“别挑拨离间啊。”老板赶紧打断了,“我说啥都不算,全听她的。”
“不是我,她!”林海文指了指祁卉,“老板,我这呢,有个国外的发型,还没流行到国内来,你给我免一单,我教给你啊。”
辛!苦!你!了!
祁卉忍不住了笑了出来,到这会儿,她才算是把心情转换过来。
冯启泰非要跟着,不过被林海文给赶走了。
“行啊。”林海文毕竟是潮流圈内的,之前来剪头给了老板不少心得,在这里还是挺有面子的。
“你小子真是越来越坏了。”
“139****4097!”
“不值就不免了?”
“客气客气,对敌人仁慈,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