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020章 儿子养你

“你爸脸上要拉不拉的便秘表情,都一整晚了。”梁雪把虎皮青椒给盛了出来,青椒明显煎过头了,虎纹都黑了,“他笑了我还能弄死他不成?”
林作栋拉着林海文坐下来,兴致勃勃地把那张纸给他看,“录用函,看见没?《古诗观止》的录用函,你知道不知道?我们报社评职称,这算是一级期刊,加40分呢。你还是一下子两篇,两篇一级诗作!!”
居然有恶人值?至于么?
小神童?不怕骑?林海文嘴角抽了抽,十七岁的、不怕骑的小神童?
“稿费汇款单将与样刊一同寄出,请注意查收。”
沉默,沉默,沉默是今晚的厨房……搞上了是什么鬼。
“那个先不说,你写两篇情感口的稿子先,过两天就要用的。”林作栋头也没回。
林海文从林作栋眼里,看到了熊熊燃烧的火焰,火焰里还有一行大字:
林作栋这才志得意满地点点头,“我还能骗你么,《古诗观止》http://www.hetushu.com的录用率只有10%,你知道不知道?十篇才有一篇被录用,你知道不知道?更别说是一级稿件了,一年都没几篇,你知道不知道?”
在外头偷看的林作栋,一下子跑了进来,狠狠瞪了林海文一眼,“怎么了?怎么了?怎么还哭了?臭小子你说什么了?”
“我觉得,可能是一不小心,散发出了过量的魅力,让她的小心肝沦陷了,我正头疼呢。”林海文也没撒谎,直接说了。
林海文觉得自己脑子里都响起交响乐了,这种感觉太好了,就像是迷途在沙漠里的人,看见了绿洲,迷失在海洋里的人,看见了大船。似乎,这就是他应该追求的东西。
林海文把《录用函》一丢,林作栋赶紧接了过去,好好地,珍而重之地收进他的文件柜里了。
可惜,林海文对《古诗观止》的High点,只在他们的稿费上。
“稿费?稿费刊登和*图*书后才会发啊。”林作栋一愣,然后眼睛立马瞪成牛眼,“这是一种荣誉,你知道么?有了这个,你要是申请京城大学中文系的自主招生,你都能多减几分,知道么?你小小年纪的,怎么这么庸俗。”
“因为我要和你‘共富贵’了。”林作栋拿出一张纸在林海文面前啪啪啪的空甩。
一脸黑线,这就不是一个适合煽情的家庭。
恶人值+20,来自枫林小区林作栋。
弄死?林海文脸色一僵,听这口气也就是断他一只手而已啊。
“哎。”梁雪突然精神一振,“说起来,你跟你陈阿姨家的那个丫头,卉卉,最近是不是搞上了?”
“那有没有说稿费有多少啊?”林海文问完,马上强调道,“我知道谈钱很庸俗,但是这个高雅完了,咱们庸俗也没关系是吧?谁最后不得吃喝拉撒呀。”
林海文认命地钻进了厨房,“妈?听说你心情不太靓啊?”
“……不知道你是怎么写出‘和*图*书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’,‘我欲乘风归去’这种词句来的。”林作栋把《录用函》推了过来,“自己看吧。”
“没说啊?”
“那你应该和她‘共患难’啊,怎么还一脸兴奋呢?”
“儿子哎,你还真是个小神童啊。”林作栋像是看金娃娃一样,“你头顶有两个旋,跟我一样,我就知道你肯定是个聪明孩子,继承了我们老林家的优良传统。可惜,一直等了十多年也没出现,果然是好酒不怕陈,好路不怕踩,好车不怕骑,原来你的天赋在这里。”
“你才是臭小子呢,我儿子不知道多孝顺呢。”
说到一级稿件,林海文心又痒痒了。
切!
“呃——我不是,我这不是——”
按照临川市的工资水平,两万块差不多是中等阶级,也就是林作栋和梁雪这样的,小半年的工资了,再加上之前给《临川晚报》供稿的稿费,林海文这一个多月赚的钱,基本上是梁雪半年的工资。
林海文m.hetushu.com嘿嘿一笑,接过来一看。
“有没有说稿费啊?”
嗯?
林海文一怔,突然鼻子有一点酸,这些诗是他抄袭来的,所以只是他的工具。但对于林作栋来说,这却是他的儿子创作的,他儿子的荣誉。林海文对这种感觉很陌生,似乎只有在他考上中央传媒大学,他的爸妈摩挲录取通知书的时候,有这样的表情,但那会儿他太年轻了,感受不到太多的东西。
没了!
“得了,甭给老林家贴金了,怎么回事啊?”
怎么没动静啦?
可是这一刻,他却觉得有一种浓浓的触动。
我不知道!
“老妈。”林海文咽了口口水,“你要是在你们厂里干得不开心,就别干了,儿子养你啊,你知道不?你儿子马上就要有两万块入账了。”
今天大妈一号陈慧兰,还跟她说起这个,说是她们家卉卉最近在家里,老说起林海文来,可能有情况。
让在意的人更好,更满足。
林海文突然笑了起来,“你们老夫老妻http://www.hetushu.com的,在这秀恩爱,对我这个单身狗不太友好吧。”
梁雪脸上露出一股奇异的神色来,有点满足,有点舒爽,“这么说,是陈慧兰她家丫头单恋我儿子喽,呵呵呵,呵呵呵。”
林海文眼睛一亮,“《古诗观止》有消息了?”
这是一件很牛的事,你要兴奋一点!!
林海文衡量了一下,决定悬崖勒马,使用了他从八点档婆媳剧里学来的演技,“真的可以减分么?这么厉害?”
“妈?”林海文凑了过去,梁雪一躲,但两个通红的眼睛,还是被林海文看到了。
“本来就是啊,不然我就告诉你了。”林作栋一脸奇怪,好心好意地说道,“不过我听说,一级稿件有一万块以上呢。”
“爸,我以后还会写出更好的诗的。”
最近祁卉虽然在学校里躲着林海文,可是在小区里就不一样了,一见林海文他爸妈,就扭扭捏捏,还动不动就脸红,可是又不躲,每次碰见还都有意停下来说上几句,这让梁雪就犯了疑心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