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延禧攻略

作者:笑脸猫
延禧攻略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三卷 延禧宫主

第二百零二章 番外 她的秘密【下】

“不,不……”思婉哆嗦的更加厉害,“我不想听。”
昭华点点头,放下匕首,说:“你快走吧,趁着我现在还能控制住我自己。”
“昭华……”福康安欲言又止。
大婚之日。
昭华骑在他腰上,高高举起手中的匕首,眼看着就要朝他胸口扎下去,眼泪却先垂下来。
“我是谁?昭华?袁春望?”昭华自问一声,然后吃吃笑道,“我是袁春望……你好大胆子,居然敢磋磨我,便让你看看我的手段吧。”
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做过的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那天。
为什么走完了前面九十九步,却在最后一步时放弃了?
“昭华”闻言一愣。
若是世界上还有人,能在知道她秘密的情况下,还全盘接受她……
眼前不是她的寝殿,而是一座荒废已久的阁楼。
“福康安,是不是一直有人告诉你,你是皇上的儿子,若要复仇,最好的办法,莫过于让昭华爱上你?”魏璎珞笑道,“但你真的是皇上的儿子吗?”
这是她的秘密,也是紫禁城内最大的秘密。
一个一心想要杀光所有爱新觉罗的人,一个同样流着爱新觉罗家血的太监——一个爱新觉罗家最大的秘密。
“昭华?”福康安挣扎着爬起,“是你吗?”
她的肩膀颤了颤,听见拉旺多尔济的声音在外头响起:“起轿!”
她不但声音跟神态变得像个男人,连力气也变得像个男人,加上手里有刀,居然能跟福康安打的不相上下。相比之下,面对自己心爱的女子,福康安投鼠忌器,怎么也不肯对她下重手,最后竟一个不留神,被她扑倒在地。
“昭华,别杀他们。”福康安怜惜又内疚地望着她,柔声道,“只杀我一个就够了。”
她笑得如此疯狂,疯狂的让思婉都停下了惨叫,哆嗦着说不出话来。
“住口!”福康安咬牙道,“你到底http://m.hetushu.com是谁?”
等她悠悠转醒,人已经坐在一张椅子上,眼睛蒙着一块黑布,双手被固定在椅子扶手上。
更不可能阻止这场已经尘埃注定的婚礼。
蜘蛛网布在墙角,上头粘着一只雪白飞蛾,蛾子拼命颤动着翅膀,却无法挣脱那些纤细的蛛丝。
一旦发作,她立刻就会从天真任性的昭华公主,变成那个阴险如蛇的男人,整个紫禁城内,除了魏璎珞,无人能够制服她。
“看你的样子,应该想起他是谁了吧。他做了这么多蠢事,起因是他觉得自己是皇帝的儿子。”魏璎珞话锋一转,意有所指地问道,“你呢?福康安,你也认为你是皇帝的儿子吗?”
“我告诉她,我的名字叫袁春望。”昭华忽然换了一个声音,阴沉而又恐怖,带着人间无法承载的怨气,“我进宫的第一天,被绑在一张门板上,一旦发出叫声,旁边就有人拿滚烫的鸡蛋堵我的喉咙,等净身开始的时候,身上每一寸骨头都疼……”
“绛雪轩,雨花阁,英华殿……你不都已经找过了吗?”思婉的笑声响起,“放心,我比你了解昭华,我知道她发病的时候会往哪里藏。”
“璎珞。”“昭华”冷酷的眼中忽然沁出泪花,喃喃道,“我的……妹妹……”
“我是袁春望,先皇后身旁的大总管,江南谋反案的主谋!”眼前的“昭华”哈哈大笑道,“我杀了很多人,亲弟弟,师傅,锦绣,和亲王……现在轮到你了!”
她忽然身体一软,倒在福康安怀里。
甚至连她走路的姿势都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一条腿一瘸一拐,似乎膝盖上受了旧伤,但并不影响走路,甚至比外头三个人走得更轻更快,似一个久经训练,行走无声的太监。
昭华吃了一惊,她强撑着身体从地上爬起,走了几步,忽然听和_图_书见外头传来说话声。
唆使福康安复仇的幕后黑手很快在彻查之下,浮出水面。当年那个拉着福康安的小手,逼他记住亡母模样的男子,是富察傅恒的庶出弟弟。
“我又发病了吗?”她喃喃道。
可那又怎么样呢?
沿途守卫森严,无论是谁,哪怕是福康安这位富察家的公子,也不可能在此刻闯进来。
凤舆终于出了神武门,辉煌的夕阳落在轿子上,仿佛从天而降的琥珀,将一切固定在其中,千年百年。
凤舆前,拉旺多尔济扶着昭华上轿。
“……昭华。”一个少年的声音自昭华身后响起,极复杂极怜悯,“住手吧。”
“昭华已经失踪一天了。”福康安的声音带一丝焦急,“你真确定她会在这里?”
“……这是我的秘密。”拉旺多尔济在心中道,“千年百年,尸骨成灰,我也不会告诉她真相的。”
“袁春望是我的义兄。”魏璎珞俯身将昭华抱起,淡淡道,“他涉嫌谋反一案,本该被凌迟处死,但我求皇上留他一命,幽禁他于英华殿,岂料他竟成功唆使思婉,将昭华引了去……”
似乎很久很久以前,久到几乎是上辈子,他也曾这样疼爱过一个女子,为她亲手熬药,为她在御花园内坐冷板凳,为她放弃一切,又为她追求一切……
“昭华她……不是我的妹妹。”福康安的眼神又悲伤又喜悦,又迷茫又充满希望,“不是我的妹妹……”
“你还记得吗,思婉。”昭华的声音从对面传来,“十一岁那年,五哥哥病了,你骗我说,只要去英华殿给五哥哥祈福,就能救他,我去了,结果被那人给抓去了。”
合:他的秘密
“此事事关富察家的清誉,所以本宫已经处理掉了所有知情人,现在知道事情真相的就只有三个,你,本宫,还有福康安。”魏璎珞的声音回响在拉旺http://m•hetushu.com多尔济耳边,“本宫不会告诉昭华真相的,你呢?”
身后,立着气喘吁吁的拉旺多尔济……以及皇贵妃魏璎珞。
“是你吗?昭华!”
同时,也是尔晴的*对象,福康安的真正父亲。
福康安浑身巨颤。
生不如死的七天,以及七天内,袁春望一刻不停对她诉说的话,那些有关于他的过去,有关于他的喜怒哀乐,深深扎根在她幼小的身体里,渐渐生出了第二个人格——一个名叫袁春望的人格。
她的面孔如此陌生,令福康安下意识向后挪了一步。
她甚至比三人更清楚承乾殿的构造,几下就绕到三人身后,然后无声无息的将门一锁——哐当。
“你都看见了,我病了。”昭华抽泣一下,“自我十一岁时,被人绑架,我就病了,虽然那个叫袁春望的太监很快就被抓住砍头了,但我知道……他一直还活着,活在我的身体里。”
“放心吧。”一双冰冷的手从她身后伸出,握住了她的脖子,“我陪着你。”
“别!”思婉杵着拐杖,哭喊着追那两人,“别把我一个人留在这。”
轿夫抬起凤舆,朝神武门方向走去。
“说啊!”“昭华”将匕首压在他的脖子上,上身往下一压,厉声道,“为什么?”
思婉只觉手腕一凉,滴滴答答,有液体顺着自己的手腕往下垂,不由得脸色发白:“你,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什么意思?昭华唇角勾起一丝残忍的弧度,那是从未出现在她脸上过的神情,完完全全,都是另外一个人。
这可真是可笑,因为尔晴怀孕一事,逼死气死甚至牵连了那么多人,到头来,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姓富察。
若你不出来,那么受了那么多个乞丐凌辱,昭华必死无疑,就算没惨死在那群乞丐胯下,回来也得自尽。
思婉一个哆嗦。
“是我对不起你。”福康安闭上眼睛和-图-书,将她握着匕首的手拉向自己的脖子,“我是个胆小鬼,没胆子向皇贵妃复仇,就拿你出气,到最后又舍不得……我既不能为母亲报仇,又不忍心伤害你,我什么都做不到,只是一个废物。”
她朝福康安扑了过去。
但有一只手,却轻轻抚上她的面颊。
一片大乱,导致三人走散了。
垂珠红帕摇曳,遮去了昭华的表情,只有一点朱唇犹犹豫豫,最终叹了声:“拉旺多尔济,你已看见了我发病的模样,为何还敢娶我?”
昭华点点头,扶着他的手进了轿,轿帘垂下的一瞬间,她听见一个焦急的声音喊着她的名字:“昭华,等等我!”
“竟是他!”福康安终于记起了对方是谁。
“你这个疯子,疯子!!”思婉拼命挣扎起来,“放开我,放开我!救命,救命!拉旺多尔济,救我,福康安,救我啊!”
“我逃跑,他就打断了我的腿,把我丢进了狭窄的小房子里,周围都是污水,又脏又臭。”昭华喃喃道,“他几次把我按在污水里,想要溺死我,但每次我哭着喊娘,他又把我放了,后来他给我讲故事,你知道他给我讲了什么故事吗?”
“你们留在这,我过去找她!”
拉旺多尔济骑在高头大马上,回首望了对方一眼,耳边,响起魏璎珞的话。
转:她的秘密
“昭华”浑身一颤。
“啊!!”思婉的尖叫声响起,“什么,什么声音?啊!!谁把门给锁上了,放我出去,放我出去!”
“……这是哪里?”昭华睁开眼睛,“我怎么会在这?”
昭华把玩手中染血的匕首,古怪地笑着:“和你那个愚蠢的阿玛一样,爱上了不该爱的女人。魏璎珞,昭华,骨子里都是一样凉薄,她们只想着自己,一旦你对她没用了,就会弃若敝履。富察傅恒的结局,还不能给你警示吗?”
拉旺多尔济的声音沉稳如磐石:“因为我爱www•hetushu•com你。”
思婉一下子吓晕过去。
“这里是承乾殿。”她忽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,从里头发出另外一个声音,冷酷的,低沉的,嘶嘶如同蛇鸣,“是关已故皇后的地方。”
他一句一句,诉说着自己的平生,从被骗入宫时的痛苦,到遇到魏璎珞时的春暖花开,可转眼之间对方又背叛自己而去时的愤怒……
“走吧。”拉旺多尔济看了她身后一眼,忽然催促一声。
“是的,我还活着。”“昭华”忽然面色一变,吃吃笑着,“但你却要死了,你说,明天大家打开承乾宫大门,发现昭华公主杀死了所有人,包括思婉公主,一个蒙古亲王,还有你这个富察家的独苗,场面是不是特别精彩呀?我简直等不及要看璎珞的表情了,哈哈哈哈!”
拉旺多尔济唇角一勾。
昭华定定看他半晌,垂下脑袋,声音似哭似笑:“你……真是个傻瓜。”
“发病?”拉旺多尔济的声音极冷,“什么意思?”
昭华又不知道这点。
“为什么?”“昭华”沉声道,“那天在破庙,你为什么要出来?”
“我知道你不爱我,但是没关系。”拉旺多尔济不是个懂得甜言蜜语的男人,故而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海誓山盟,反而更加动人,“我们的时间还很长,我会耐心的等,等你爱上我。”
“你就是福康安?”昭华慢慢站起身,转过脸来望着他,目光充满讥诮,“我记起来了,你是富察傅恒的儿子。”
“我在你手腕上割了一刀。”昭华笑道,“你不会立刻就死,听,滴答,滴答,你的血会一只流,等流干你身体里最后一滴血,你就死了。”
福康安叹了口气,慢慢伸出双手,环在她背上,不顾她手持利刃,将她一拥入怀,轻轻唤了一声:“……妹妹。”
魏璎珞身体不好,又是最疼爱这个女儿的,昭华一死,她最轻也要大病一场,这不是顺了他的意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