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延禧攻略

作者:笑脸猫
延禧攻略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三卷 延禧宫主

第一百九十三章 不复从前

见弘历头也不回地离开,继后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,她忽转头对珍儿道:“把刚才那贱婢拉下去,鞭三十。”
太监:“……是。”
继后看向对方:“你说什么?”
许是因为昨夜睡得好,所以头疼消减了不少,珍儿一边替她敷面,一边道:“皇后娘娘,这元蹄久熬成胶,每夜匀于面上,晨起再用酸浆水洗净,面上的细纹都会消失,您瞧瞧。”
她实在太累了,连日的焦虑使得她头疼愈烈,尤其太阳穴,一想事情就会抽痛不止,于是想着想着,便睡了过去。
芸香小心扶了扶鬓上桃花,进屋送药,继后病容憔悴,问身旁的珍儿:“皇上什么时候来?”
继后厉声道:“宫女不可浓妆艳抹,争奇斗艳,她破坏了规矩,本宫若是不罚,以后还有谁守规矩!”
旁人以为她是因为四阿哥的事,暂时不出,以避风头,实际上她是真的头疼脑热,起不来床。
“这儿……”果不其然,继后抚着自己的脖子道,“是不是多了许多皱纹?”
他有一句话没说,也不敢说,那芸香的尸体伤痕累累,惨不忍睹,显是生前受了极大折磨,至于是受谁的折磨……井旁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皆缄和-图-书默。
袁春望长得这样好看,如同桃花十里,灼灼其华,哪个宫女不喜欢他?珍儿硬是为了他单到了现在,成了一个没人要的老姑娘,于是看他看得更紧,哪个宫女敢多看他一眼,回头都要被珍儿狠狠削一顿。
珍儿狠狠盯着他:“你还瞒着我,云香怎么死的?”
袁春望左右看看,见长廊外桃花灼灼,其中一枝横斜而来,便伸手折下一朵桃花,别在她鬓间:“花开得正娇艳,娘娘瞧见,病也好得更快。”
弘历沉默不语。
只是她心里清楚,什么规矩不规矩,不过是迁怒罢了。
这笑容没能停留多久,外头忽然冲进来一名太监:“皇后娘娘,芸香投井自尽了!”
继后胸膛起伏片刻,问:“皇上已经知道了?”
不等珍儿开口,她的手就顺着脖子向上抚,抚上自己的眼角。
这样的态度,反而更加证明他心有猜忌。
“哈,自欺欺人!”继后似嘲似讽道,“鹦鹉没了就是没了,回来的也不是原来那只!出去,全部滚出去!!”
“臣妾没病!”继后试图抱住他,却被他挣开,弘历一边起身离开,一边喊道:“李玉,宣太医给皇后会诊!立刻!”
偏生和图书这时候芸香走了进来:“娘娘,该用药了。”
“这是心病。”继后按了按自己的心口,哀戚道,“您嘴里不说,心里却在猜忌臣妾,觉得是臣妾谋害五阿哥,嫁祸给永珹,是不是?”
珍儿忙道:“娘娘,没有,真的没有!”
“等等。”袁春望叫住正要进门的宫女,“皇后娘娘心情不好,你这一身素净,是要触娘娘眉头吗?”
他的眼神如此专注,声音如此温柔,也不知是在夸花,还是在夸人。
继后面色发苦,自怨自艾道:“从小到大,永珹有个头痛脑热,臣妾哪回不是彻夜守候!每次他痊愈了,臣妾却病倒了。在他身上付出那么多心血,却换来一腔怨恨,只能怪人心不足。臣妾不在乎别人误会,但是皇上,你要相信臣妾啊!”
珍儿心里也清楚,但下人这东西,不就是为主子分忧解难的么,若是能让继后开怀些,打了就打了,于是很快出去下令,着人将芸香狠狠鞭了三十下,然后回来禀与继后听。
继后原想让她多跪一会,多磕几个头,好让自己消消气,却不料弘历走了进来,扫了眼地上的碎瓷与芸香,皱眉道:“皇后,这奴才怎么惹你生气了?”
珍儿和-图-书叹息道:“娘娘,您这是心病,您的脸分明和从前一样美丽!”
“你骗我!”继后却发起怒来,“怎么连你都骗我,明明有,你看看!就在这儿!”
再睁眼,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。
芸香羞得脸也红了,四下张望了片刻,小声道:“小心别叫珍姑姑瞧见,我可要挨骂了。”
“还有这儿。”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惶恐与慌乱,“是不是多长了一条纹,你快看,看啊!”
虽未声嘶力竭,但尖尖的指甲已经抠进了弘历的肉里,弘历看着眼前神色憔悴的女子,道:“皇后,你病得不清……来人,宣太医!”
正如珍儿所言,这是心病……
“快了。”珍儿道,“皇上今天有大朝会,等皇上忙完了,一定会来看望您。”
他回头,温柔问:“你怎么了?”
继后一眼看见她发间盛放的桃花,眼角一跳,也未多想,劈手一记耳光,将人打翻在地,嘴里冷冷道:“妖娆给谁看?”
袁春望走在最后头,修长的手指仍提着那只鸟笼,尚有闲情逸致伸手逗弄了一下里头受惊的鹦鹉,忽然后头伸出一只手,将他拉住。
继后却已经不再将那个倒霉人放在心上,她靠在床上,愣愣出神,好久才和图书长叹一声:“皇上终究不肯相信本宫!珍儿,我待永珹不如永璂,却也一片真心实意,为什么他要反咬一口……这事儿,怎么透着一股古怪呢,我得想想,我得好好想想……”
弘历不说是,也不说不是。
若真病的重,哪儿来的力气发作下人?继后想到这儿,对芸香更恨三分,觉得她不但浓妆艳抹想要勾引弘历,还害自己被弘历猜忌,越看她越烦,便挥挥手叫她下去,然后握着弘历的手道:“皇上,臣妾为何病成这样,您还不清楚吗?”
先前视其为福气,如今看它,却只是一地鸡毛。
“皇后娘娘,和亲王送了鹦鹉入宫。”袁春望将鸟笼递来,“您瞧,是不是和从前那只一模一样?”
她递来一面镜子,继后接过照了照,不等她从镜子里找出瑕疵来,外头忽然传来一阵鸟叫声,抬头一看,见袁春望提着一只鸟笼进来,笼子里头一只翠绿鹦鹉,翎羽明丽,眼神灵动。
后宫的女人保养得当,本就比旁人要老得慢些,更何况继后尤其在乎这些,保养起来比其他宫妃还要更勤快点,所以她脸上光洁亮丽,虽有皱纹,却不那么多,不仔细看,根本看不见的。
“贱人!”继后勃然大怒之下,竟然和图书劈手砸了鸟笼,鸟笼砸砸地上,里头的鹦鹉一阵乱飞,尖利的叫声与羽毛一同从笼子里飞出来。
她的指甲修得细长,在芸香脸上刮出一道长长血痕,她想捂不敢捂,想解释不敢解释,生怕一解释,又惹来珍儿的妒恨,只好磕头请罪:“皇后娘娘,奴才不敢了,奴才再也不敢了!”
连同珍儿在内,一群人被她赶出了寝殿,里头传来一片片摔打声,催得众人脚步更快。
继后点点头:“把镜子拿来,本宫要梳妆打扮。”
珍儿惊道:“娘娘……”
继后抬手接过,端详片刻,面上渐渐浮现一丝笑容:“一模一样,好,本宫的福气又回来了!”
太监小心翼翼回道:“李总管派人搜寻太监尽忠的下落,没找着尽忠,却在西宫水井旁发现一双绣鞋,便派人打捞,结果捞上来芸香的尸体。”
自养心殿回来后,继后开始称病不出。
就连珍儿都有些不情不愿,因为继后这几年一照镜子就会情绪不佳,最近更是变本加厉,照着照着就要发脾气。
继后忙起身行礼,又被他按回了床上:“不是病了吗,歇着吧。”
那宫女名唤芸香,新进宫不久,妙龄之年,花容娇艳,回首看他,怯怯道:“那您说怎么办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