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延禧攻略

作者:笑脸猫
延禧攻略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三卷 延禧宫主

第一百九十章 问题所在

继后沉默下来,最初的喜悦已经过去了,如今留下的只有委屈,她心酸地想:你莫非是在怀疑我?
阿哥所。
“璎珞……”傅恒脱口而出,又飞快改口道,“令贵妃,平日皇家狩猎用的都是大内珍藏的燧发枪,这种枪多半来自西方进贡,远比鸟铳准确、安全。但燧发枪并未普及到绿营,士兵们手里的依旧是较为落后的鸟铳,又叫火绳枪。这种枪在运送和使用途中很容易发生事故,光是今年处理的便有 46 起,受伤的士兵多半当场炸死,五阿哥和他们相比,算是极幸运了!”
“鸟铳是五阿哥派亲信从绿营借来的。”傅恒将一柄黄铜把手,雕刻精美的鸟铳递过去,“就是这一柄。”
小全子愕然。
眼见那绳子就要点燃,魏璎珞忽道:“等等!”
傅恒一楞,温柔笑了:“我在战场上用过鸟铳,不会有事。”
操作不慎?
与此同时,演武场。
张院判跪在地上道:“臣定竭尽所能救治五阿哥,hetushu.com只是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, 将来如何,臣也不敢保证……”
是吗?他再也好不了啦。
从魏璎珞那里得到肯定的答复后,傅恒皱眉思索片刻,口中喃喃道:“新枪是在三天前领用……那他一直使用的枪出了什么问题?”
一个少年老成到接近迂腐的孩子,一个刻苦训练了接近半年的阿哥,会因为操作不慎这种事,而受这样重的伤吗?
于是永琪坠马,乃至于右腿残废一事,牵动了无数人的心。
“半年?”傅恒也觉出不对:“你确定是半年前?”
傅恒回过头来,见是她,总是不苟言笑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笑。
“皇后娘娘最近心情不好,想让十二阿哥多陪陪她。”珍儿道,“有他陪着,娘娘才能心安。”
宫中一时间暗潮涌动,人心浮动,犹如海上泡沫,沉沉浮浮,一会儿破灭一会儿生出。
魏璎珞皱眉:“都是怎样的意外?”
继后沉默一下,又问:“和_图_书张院判,你当真没有别的法子?”
“四阿哥本就敏感,我这样一说,他就更恨十二阿哥了……尤其是后来听见风声,说他要做一件大事,让娘娘对他另眼相看,我还以为他要对四阿哥怎样,却没想到四阿哥没出事。”珍儿神色凝重道,“出事的是……五阿哥。”
“鸟铳总重八斤……”他扶住她的胳膊,但在众人看来,却是伸手去接她手里的鸟铳,“你不会使用,我来试给你看。”
鸟铳在永琪右腿炸开的时候,血流如注,皮开肉绽,看得众人心惊胆战,一个五阿哥废了的消息就此传了出去,但大多数人还只是猜测,并不真的认为他残废了,直至此刻,太医给出了确定的答案……
同样是继后的孩子,怎地只让十二陪,不叫他陪?
魏璎珞眯起眼:“你真的相信是意外吗?”
“你可知永琪为了今天的试炼,练习了多久吗?”魏璎珞幽幽道,“半年。”
“是你干得吗?”
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看你,屋子里静悄悄的,没一个人敢开口。
张院判苦着脸道:“绿营内因鸟铳走火伤及自身,甚至丢了性命的屡见不鲜,阿哥能保住一条性命,已是上天庇佑了!再者说,天气越来越热,伤口极易感染, 首要在精心护理,其他的……臣真的不能保证……”
继后被他看得脊背发凉:“皇上,您怎么了?为何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臣妾?”
“四阿哥跟十二阿哥再不和,看在皇后的面子上,也不会对他怎样。”袁春望幽幽道,“以他那性子,只会想法子让五阿哥出事,好让皇后对他另眼相看……”
“主子。”小全子在旁边唠叨,“如今人人都去探望五阿哥,您向来与他最亲近,这时候应该也去探病才对呀,怎么跑这儿来了?”
虽然没有正式立储,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几个阿哥之中,弘历最满意的那个就是五阿哥永琪。
这笑容因为稀少而显得珍贵,至少在周围的侍卫太监看来,傅恒根本是http://www.hetushu.com个不会笑的人。
“朕在问你话呢!”弘历暴呵一声。
傅恒:“操作不慎占八成。”
魏璎珞伸手一接,不料入手一沉,带得她一条胳膊也往下沉,傅恒下意识地伸出手去。
张院判肩膀哆嗦了一下,双膝一软跪在地上:“鸟铳走火的时候,伤到了阿哥右腿经脉,就算,就算将来阿哥康复了,这条右腿也……很难恢复如初。”
“这么好的孩子。”继后望向内室方向,口中无比惋惜,眼中却流过一丝压抑不住的快意,“可惜了……”
珍儿却不似继后那样好糊弄,她将袁春望拉到一旁,压低声音道:“你别跟我装蒜,三天前,你为何要我替你说那句话?”
继后缓缓开口:“五阿哥……以后还能正常走路吗?”
魏璎珞转开目光,不去碰触他的目光,转移话题道:“永琪当时点燃火绳,就发生了爆炸,是吗?”
“一个个围着病床嘘寒问暖,除了烦扰病人,根本毫无用处,还不如干点有用的事儿!”魏璎珞终于m.hetushu.com看见了想找的人,开口喊道,“富察大人!”
魏璎珞冷冷道:“探病就能让他康复吗?”
弘历这才转开目光,平静而冷淡道:“没什么。”
“说吧。”弘历沉声问道,“以后会怎么样?”
张院判犹犹豫豫,半天不开口。
三天前,珍儿受袁春望嘱咐,在四阿哥永珹面前说了一句话。
因永琪身上发生的那场意外,演武场已经戒严,魏璎珞一路走来,一路有侍卫向她行礼。
袁春望刚从寝宫内出来,便冷不丁听见这样一句。
等回过头来,她猛然一惊,只见弘历正阴沉沉盯着她:“是啊,可惜,非常可惜……”
他回头,看向珍儿,颇无奈地笑:“怎么你也这样问?”
装发射药,捣实药,最后是点燃火绳。傅恒一边演示一边道:“你看,想要发射,必须先引燃火绳,战场上士兵们会同时点燃火绳的两端,才能确保这一枪能顺利发出。”
“嗯。”傅恒道,“我猜,是风吹起的火星瞬间引燃了他背在身上的弹带, 才会突发意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