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延禧攻略

作者:笑脸猫
延禧攻略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三卷 延禧宫主

第一百八十七章 下决定

永璂是被人扶着回来的,扶他回来的那人身形修长,容貌极美,原本过了这个岁数,无论男女都会显出一丝老态,尤其男子,一个不注意,身体就会发福,下巴肉就会多出几层,若再懒惰一些,胡须便如细针一样长满整个下巴。
永珹回头一看,见两人已经并肩离开了演武场。
况且,阿哥格格们自有乳母嬷嬷们照顾,年岁大了一些,又延庆了德高望重的学士为师,养在自己处,或养在别处,其实都一样,送给别人抚养,名头上还好听些。
两鬓风霜,富察傅恒也不再是当年那个浊世佳公子了,沙场磨砺了他的容颜,让他看起来沧桑了不少,却又多了许多成熟男人的魅力,好似一壶酿了多年的美酒,越沉越香。
夺嫡之争,非同儿戏,其惨烈程度远超后宫之争,一方倒台,常常是成片成片的倒台,继后当然不可能轻易下决定。
从前他不说这话,因为说了也没用,但今时不比往日,这一根白头发提醒着继后——她已经老了,后宫女子,年轻时候为争宠而争斗,年纪大了,便该为成为太后而争斗了。
三人当中,永珹年纪最大,比文,比不过永琪,比武,还是比不过永琪,在众人有意无意的比对下,早就对这个才华出众的弟弟心生不满,此番射箭又输给他,心中正冒火,永琪一番话本是为他找台阶下,可听在他耳里,却成了挑衅。
“我怎会忘呢?”袁春望柔声道,眼底却闪hetushu.com过一丝厉色。
“你刚才对皇后娘娘说了什么?”她将他拉到一边,低声问。
直至今天……
一把夺回自己的弓箭,永珹不愿再理会这两人,转身朝演武场另一头走去,身后传来傅恒与永琪的对话声。
永琪顺着那只手,看向那个人,眼中流露出一丝惊喜:“富察大人!”
却是四阿哥永珹,也不知手里的弓箭怎么惹着他了,竟将之丢在地上。
“皇后娘娘。”他一下一下梳理着继后的长发,“奴才有一事要禀。”
“五阿哥,上回你和我提起的火枪改良一事……”
永珹一怔。
永珹却不觉得他是为自己好,反觉得他是在为永琪出头,当即冷哼一声:“多谢富察大人提醒,我记住了!”
没了旁人在,他也不需要再装下去,狠狠将手里的弓箭摔地上,动静太大,引得旁边的永璂扭头看来。
因为他是个阉人,亦或者说,这紫禁城里最美的一个阉人。
“如今绿营鸟枪,大半堂空口薄,演练时多在平地,临阵下击,火未发而子已落……”
少年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痛苦,继后一惊,回头望去:“永璂,你怎么了?”
一如往常,珍儿正为继后梳着头,忽然右手一握,藏到身后。
“额娘!”
正待开口讽刺,一只手忽然垂下来,捡起了地上的弓箭。
待珍儿扶了永璂离去,继后一个人坐在菱花镜前出神,扪心自问:她是不是对永璂太严厉了?
和_图_书珍儿犹豫片刻,将藏在身后的手递过去,缓缓打开一看,只见手心当中躺着一根白发。
“看什么看?”永珹冷笑,“劝你也早早把手里的弓箭丢了,反正皇阿玛都说了,五阿哥是咱们当中最出色的一个,咱们还努力作甚?”
继后快步冲来,拉着永璂的手不停看,越看越是心疼,忍不住道:“傻孩子,怎么这样拼命?”
珍儿一楞:“皇上身体康健,根本无意这么早立太子……”
继后一言不发,过了许久,才慢慢拉开妆奁盒上的一只小抽屉,将那根白发放进去……加上昨天的,前头的,以及大前天的……
“六宫之主,大事小事,样样操心,最后老得比谁都快。”继后叹了口气,“难怪……”
“许是现在天下太平,故而有些人忘了……大清是从马上得来的天下。”傅恒淡淡道,“皇上每年木兰围猎,都要亲自考校王公大臣、文武百官的骑射,便是要大家永远不要忘了这点。桂成卧病半年,引不了弓,一样受罚,您虽然受了伤,也不可懈怠,皇上面前,是没有道理可讲的。”
左右又不是从此再不见,那几个阿哥格格放了学,还不照样往延禧宫跑,这令贵妃,名声好处全占了,反观自己?
关上房门,好让里头的那位仔细想一想,袁春望回过身,见珍儿早已在门口等着他。
继后闻言一愣。
“她不总是说,女人女人,先把自己当个人待吗?”继后道,“我www.hetushu.com看她,天底下谁都不爱,就爱她自己,爱得如珠如宝。”
任何一样东西,积少成多之后,便有些触目惊心。
继后不言,眼神却死死盯着他手里的那根白发。
承乾殿。
珍儿脸上一红,终是轻轻点了点头:“我听你的。”
“那是她自私自利!”珍儿不屑地撇嘴,“前些年太后不待见她,她竟厚脸皮地把七格格送去了寿康宫,太后再也撑不起冷脸。这就罢了,庆嫔六年前晋了庆妃,魏璎珞为了拉拢她,竟连十五阿哥都送走了!奴才真想不明白!”
“……让本宫想想。”继后沉声道。
“……你可别又想着借皇后的手,去对付令贵妃。”珍儿眼中全是为他的担心,“忘了当年在慎刑司受的那些苦了吗?”
就仿佛树上的新叶换下旧叶,就仿佛枝头的新花换下旧花,少年长成时,也是一批人老去的时候。
反正再怎么努力,最后……那个位置还不是他的?
袁春望立在她身后,眼角余光瞥过抽屉里那一束白发,唇角微不可查向上一勾,伸手拿起桌上的牛角梳。
“难怪什么?”珍儿问。
“是有关立储的事。”袁春望拔下她一根白发,“有消息传来,说皇上有意立五阿哥为太子。”
这些问题全没发生在他身上。
哐当一声,永琪转过头来,忍不住眉头皱了下。
——袁春望。
“娘娘,十二阿哥在烈日下练了两个时辰,手上的皮全都磨破了。”袁春望道,“奴才刚http://www.hetushu.com刚请太医包扎上药, 太医叮嘱,一月内都不能再引弓。”
况且,若是其他几位阿哥成了太子还好,五阿哥……他可是一心向着令妃的。
什么事也瞒不了她,这是紫禁城头等聪明的女子,可再聪明的女人,也有她的弱点。
“当年问令妃,不,现在是令贵妃了。我问她,为什么不想当皇后?她说当不了, 没那操心的命,你瞧这十年来,她什么好吃吃什么,什么好玩玩什么,那天本宫仔细瞧了,她发间乌油油的,一丝白发都没有。真是,三十多岁的人了……”继后怅然一笑,“竟活得像个孩子。”
永琪微微一笑,走了过来:“听说四哥前段日子狩猎,手臂受了伤,想是还未康复,不必急于求成,好好养伤要紧。”
十数年来,安分守己,并非忘记了当年的仇,当年的恨,而是如冬天的蛇一般,蛰伏身躯。
袁春望勾起一抹笑容,抬手替她拨了拨鬓角乱发,羞得珍儿垂下头去,于是没来得及看见他眼底闪动的那一抹寒光。
三人当中最小的那个少年,十二阿哥永璂劝道:“四哥!皇阿玛说了多少回,不要拿物件出气,你怎么又忘了?”
当年他在慎刑司受一百多杖,被打的皮开肉绽,血肉模糊,又因为得罪了最得宠的令妃,即便出来也无容身之地,若非珍儿为了他,在继后身前跪了几天几夜,继后也不会容他回到身边。
“娘娘。”袁春望似蛊惑又似怂恿,“您该为十二阿哥考虑一下www•hetushu•com了。
“何事?”镜子里的继后笑了,带一丝嘲讽,“若又想怂恿本宫对付魏璎珞,免开尊口。”
整整一束。
袁春望但笑不语。
“拿出来。”继后慢条斯理道。
“珍儿,皇后娘娘过了十年太平日子,已完全忘了储君争斗迫在眉睫。”袁春望笑眯眯道,“若五阿哥登上帝位,十二阿哥占了一个嫡出的名分,就成了新皇的眼中钉,肉中刺。 ”
譬如脸上的皱纹,只有一条,还没什么,但一旦十几条簇在一块,便会让任何一个女人发狂。
他既是本朝大将,又教过几个皇子骑射,众人在他面前都得喊一句师傅,不敢随便造次。傅恒将手中弓箭递还给永珹:“四阿哥,先前主事桂成在皇上面前引弓,因一时不慎,箭矢折断,便被罚俸六个月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“十二,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四哥了,没规矩!”永珹阴测测道,目光却盯向永琪的方向。
继后起初也不明白,如今却想明白了。
“等正大光明匾后的匣子装好了立储圣旨,一切就都迟了。”袁春望摇了摇头,握住她的手,柔声道,“这是为了十二阿哥,为了皇后,也为了……我们。”
这已经不是第一根白发了。
“倘若你无法下定决心。”袁春望看向大门方向,心道,“就让我来推你一把……”
“额娘别难过,永璂一点儿都不痛。”永璂小脸上全是疼出来的汗水,强忍着道,“你放心,等永璂的手好了,一定拿个骑射第一,给额娘争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