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延禧攻略

作者:笑脸猫
延禧攻略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三卷 延禧宫主

第一百八十六章 有约

袁春望心中一跳,面上却喊冤枉:“令妃犯了胃疾,才每日供应清粥,奴才这是为了令妃着想啊!”
与其说是来探望,倒不如说是来划分领地的。魏璎珞一笑:“知道刚刚我让小全子干什么去了?”
“娘娘……”珍儿泪眼婆娑地抬头。
一仗又一仗,重重落在袁春望后背,他咬着牙不吭声,后背的衣裳很快被血浸满了。
扑通一声,珍儿跪在她面前,试图为袁春望求情:“娘娘……”
“好!只要娘娘说到做到,紫禁城保管风平浪静,天下太平!”魏璎珞伸出一只手,“我们,一言为定!”
珍儿明白过来,便只有垂下头,无声的落泪。
“本宫早已替你备好了嫁妆,甚至还给你选了好几个可靠男子,可你一个也看不上。”继后问,“跟本宫说实话,你可是看中了袁春望?”
是的,戏弄。
“你道李玉为什么不等袁春望出了这道宫门再拿人?”继后一边逗弄架子上的鹦鹉,一边头也不回地问。
“什么胃疾,令妃怀了龙胎三月有余,日子与彤史相符。”李玉一甩拂尘,“要解释,到慎行司说去吧,带走!”
咻的一声,弓箭离驰而去,剪头钉在靶上,发出夺夺夺的声音。
被她一言点中心事,珍儿慌忙垂下头去,耳廓却一点点羞红了。
两手相合,自此紫禁城风平浪静。
李玉微微一笑:“袁春望http://www.hetushu.com,皇上命你断绝延禧宫的膳食?”
她若一个条件都不提,继后反而会怀疑她的诚意。
珍儿一呆。
站在最中间那名青年放下弓来,露出一张俊秀儒雅的脸来,气质犹如一名文渊阁的学士,很难相信他其实也是一个百发百中的神射手。
于是久而久之,便长成了所有阿哥中最出色的那个。
乾隆三十年,演武场。
一名太监唱道:“五阿哥发三十矢,中三十。”
袁春望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。
此话一出,魏璎珞便知她来意。
“但是。”魏璎珞果然道,“臣妾有一个条件。”
魏璎珞瞥她一眼,知她下一句,必定是但是……
继后轻蔑:“本宫不屑伤害稚子,你这么说,未免太小瞧本宫了!”
太监们一拥而上,抓住了袁春望。
小全子又不缺这一口茶喝,也不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多呆,摆摆手:“行了,放了他。”
“……站住!”他挣扎而起,朝小全子转身离去的背影喊道,“回去告诉她,她欠我的,一辈子也还不清!别想就这么跟我一刀两断!别想!”
便是继后偶有那么几次按耐不住,后妃们大着肚子,亦或者领着孩子往延禧宫前一跪,便也无奈的偃旗息鼓了。这座开满栀子花的院子,俨然成了小孩子的避风港,守着他们,护着他们平安长和_图_书大。
不是东风压倒西风,就是西风压倒东风。延禧宫与承乾殿谁更得势,今日终见分晓。
“你说谁是蛇?”小全子冷不丁从他身后冒出来,笑眯眯地问。
“皇上何等性情,容得后宫左右立嗣吗?”魏璎珞哈哈大笑,似乎放下了心中的担子,故而纵情恣意起来,“且和您说句实在话,魏璎珞从来不怕斗,越斗越精神,您要继续,我奉陪到底!可您打不倒我,我也扳不倒您,斗来斗去,全白折腾!您今天软下身段,无非是来求和,何必再三试探!我放下一句话,与其斗得你死我活,不如偃旗息鼓,各自安好!”
继后嗤笑一声:“你真做的出!”
“令妃受苦,皇上迁怒于本宫,这是借惩罚袁春望,当众给本宫难堪!”继后厉声道,“这种情况下,你叫本宫如何替他说情?”
袁春望挣不脱,也不敢挣,只能仰头望向李玉:“李公公,这是什么意思?”
她扫了眼桌子,只见上头堆满了礼物,从珠宝首饰到绫罗绸缎,从孤本字画到古玩奇珍,有的是宫妃送来的,有的是弘历赐下的,样样都是精品。
继后定定看了她一会,缓缓道:“你是告诉本宫,自己没有野心。”
从左到右,两名青年,以及一个少年手持弓箭,瞄准前方靶子。
“但是……”继后果话锋一转,“继后敛了笑容:用心是用和-图-书心,可你到底出身包衣,本宫要提醒你一句,就算再得圣宠,我也是大清皇后,任何人无法取代!”
只见李玉带着一群人匆匆赶到承乾宫,行礼:“奴才给皇后娘娘请安。”
魏璎珞轻抚小腹,略显飞扬的眉眼瞬间温柔下来:“皇后娘娘必须答应臣妾,无论何时,无论何事,不可对孩子出手。”
继后与她击掌为誓:“一言为定!”
一直一声不吭的袁春望缓缓抬起头来:“……你是来戏弄我的?”
继后强笑道:“李总管怎么来了?”
一来,便见魏璎珞挺着大肚子相迎,显是已经提前得了消息,故一见她,就笑着问:“娘娘可是来为袁春望求情?”
继后:“说吧。”
除此之外,还能是什么?
璎珞深深望着她,强调:“紫禁城里的孩子!”
李玉指着袁春望:“拿下!”
“你被赦了。”小全子鄙夷地看他,“另外,令妃娘娘有句话让我带给你,她欠你的,这遭全还清了,从此以后,桥归桥,路归路,各走各的,互不相干!”
继后敏锐地:“你的孩子,还是别人的孩子?”
时光荏苒,岁岁年年,延禧宫前的栀子花开了又落,后宫之中虽仍有倾轧争斗,但终于不再伤及孩童。
得她好处,又知内情的宫妃不仅感叹:“有她在,先皇后那样的例子便不会再发生了。”
袁春望压根不相信魏璎珞会放了自己和_图_书……
“瞧瞧,咱们当奴才的,为主子效忠那是天经地义,可也得掂量着办啊,落到您这份上,才叫千年道行一朝丧,可惜了!”掌事一边幸灾乐祸,一边指点身旁两个小太监,“别怪师傅我没教你们,紫禁城大起大落的事儿多了,别见着谁倒霉,就心急火燎地赶着踩一脚,一不小心,踩着冬眠的蛇,得,把自己赔上了!”
如今继后自身难保,甚至碍于形势,不得不暂时对魏璎珞低头,这个节骨眼上,叫她如何抽出手去救袁春望?
“不过一个奴才,本宫还不放在眼里。”继后淡淡一笑,毫不在意,“令妃妹妹身怀龙嗣,为皇家开枝散叶,这么大的好消息,本宫自然要亲自恭喜。”
“……你今年二十九了。”继后叹了口气,按着她的肩道,“寻常宫女二十五岁就要出宫,只你舍不得本宫,一直陪在本宫身旁。”
慎行司里发生的一切,自有人传递到继后耳边。
人总是要先自保,才有余力去顾忌别人。
请他来慎行司,自然不是请他来喝茶的。
言罢,继后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,令手底下的宫人收拾出了几箱子礼物,便摆出仪仗,浩浩荡荡去了延禧宫。
“你倒是痛快!”继后笑了,心道:这女人下一句话,必定是但是……
继后:“万一你生出阿哥,真不为他打算?”
他噼里啪啦给了自己一顿耳光,又呵斥两个小太监,和*图*书叫他们搬凳子上茶。
掌事吓得一蹦三尺高,看清来人,二话不说,往自己脸上甩耳光:“全公公,瞧我这张嘴,该打,该打!”
少年长成,此人便是愉妃托付给魏璎珞的五阿哥永琪,虽魏璎珞自己不大爱教养孩子,但这孩子从小就性子沉稳,即便无人看管,也依旧日日看书习武,一样都不拉下。
“袁春望有一副极好的皮相,与之朝夕相处,难免生出些绮丽念头,只可惜令妃这事,必须有一个人承担责任。”继后严肃道,“况且此人心狠手辣,实非良配,珍儿,你还是换一个人喜欢吧。”
“袁总管,得罪了!”
一声声稚嫩的“令妃娘娘”,最终化成一声声清朗的“令妃娘娘”。眨眼之间,那些受她照料,与她一起放着风筝抓着蟋蟀的孩子们,已经长成了俊逸少年,以及妙龄少女。
继后挑眉。
魏璎珞笑了笑:“皇后娘娘不主动招惹,我自然没有野心。”
魏璎珞:“我让他把昨天没用的羊奶山药羹送去养心殿,换一道苏造肉回来。”
“瞧这殿内的陈设。”继后没有故意视而不见,她在屋子里走了一圈,一脸欣赏,“小到如意花熏,大到紫檀桌椅,都是皇上的喜好,可见皇上对你是真用心。”
魏璎珞理直气壮:“对啊,我什么都敢做,什么都能做,这是宠妃的待遇!可要是当了皇后,凡事循规蹈矩,处处拘束,我可做不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