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延禧攻略

作者:笑脸猫
延禧攻略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三卷 延禧宫主

第一百八十五章 疯

沉璧怔住。
沉璧笑了:“魏璎珞,你很幸运,遇到了两个爱你的男人。纵然我使劲浑身解数,也没让皇上爱上我。我舌灿莲花,富察傅恒还是要保护你。我真想知道,这两个人,你到底爱谁呢?”
沉璧垂了垂眼眸,平静道:“我没有丈夫。”
魏璎珞:“既然你答应了,为何要兴风作浪?”
魏璎珞定定望着沉璧,张口欲言,却不知说什么好。
沉璧歪头看着她,似乎在等她的答案。
“恭喜你了。”沉璧道,到此时才带了一丝羡,“你的孩子有名有姓,还有一个天底下最有权势,也最为小气护短的父亲。”
但这样一个世间难得,仿佛天女一样的人,却过着跟妓女没两样的生活。
沉璧仍在笑,笑得纵情恣意,快活无比!
“在外头守着!”魏璎珞拿出做主子的威风来,她决定的事,他只需照办即可。
自得了魏璎珞那番话,弘历简直疯了似的欢喜。
见她这幅模样,一个答案终于浮上魏璎珞心头,她喃喃道:“原来,你一直想要的,就是他们的命。”
魏璎珞一步步上了宝月楼。
沉璧吃吃笑:和-图-书“你为什么来?”
“……为什么从来没听你提过丈夫?”魏璎珞回头道,“你的丈夫在哪儿?”
魏璎珞脚步一止。
这才是真正的咫尺天涯,令人绝望……打从一开始,沉璧的计划就注定不能成功。因为那颗傲慢而又护短的心,会拼命保护真正住在里头的那个人。
小全子果然是个好用的奴才,见魏璎珞心意已决,他便闭上了嘴巴,如一尊木人似的守在了门口。
普天之下,率土之滨,只要是他有的,就想送到魏璎珞面前,讨她欢心。
魏璎珞没理会他们,她望着钉死的门窗出神。
“我来紫禁城,从来不是为了得宠,而是为了报复,我想看见皇上杀了傅恒,再杀了你,最后再告诉他真相,让他一辈子活在痛苦中。”沉璧叹道,“我只差一步就成功了,这一步……咫尺天涯。”
一群人浩浩荡荡行至宝月楼时,宝月楼前正一片忙碌,几乎每扇窗门前都站着几个太监,或手持木板,或高举钉锤,正在将门窗给钉死——弘历既然能为沉璧起宝月楼,自然也能为她起一座不见天日的监牢http://www.hetushu.com
“……哈……”沉璧缓缓放下手,露出的竟是一张笑脸,“哈哈哈哈哈!!”
就连她想要进宝月楼,见沉璧最后一面,他也只是犹豫了一会,便答应了下来,只是不许她一个人去,派了一大堆人跟着。
歌声戛然而止,歪斜的脑袋慢慢直回脖子上,沉璧拨开脸上的乱发,因为许久不见天日,故而皮肤苍白如纸:“你来了。”
沉璧一听,猛然捂住脸,呜咽声从指缝间溢出,仿佛下一刻就要放声痛哭。
魏璎珞:“这件事,我已经知道了!”
广阔一层楼,原是她跳舞的地方,如今空荡荡只余灰尘,她背对着魏璎珞,坐在屋中央,歪头哼着一曲童谣。
魏璎珞摇头笑笑。不搭他的腔。
“好了。”魏璎珞起身道,“该说的都说完了,咱们也该散场了。”
沉璧吃吃地笑:“路到中途,随行的女仆实在忍不住了,她告诉我,阿夏偷偷跑出来,想要寻找母亲,却被图尔都他们发现,连夜追捕,一时不慎,他摔入了抓捕 野兽的陷阱!他,摔下去了,摔得血肉模糊!”
沉璧www•hetushu•com只差一步就能走进弘历心里,可就算走过去了,也只会发现,那颗并不怎么大的心里,早已经住进了一个人,住不进别人。
她在顶楼寻到了沉璧。
魏璎珞转到她面前坐下,抬起她的下巴盯了好一会,忽笑道:“装疯这条保命之道,你领会的不错。”
她一步步下了宝月楼,一脚跨出大门,阳光重又照在她身上,而在她身后,古怪的童谣再次响起,带着哭声与笑声,从窗门的缝隙间透出来,回荡在每个人耳里。
“娘娘,别啊!”小全子大吃一惊,“听说容妃疯了,整日又哭又闹,还动不动抓伤人!”
沉璧原本想要随子而去,却不料被傅恒救了下来,既然他要她生不如死,那就不要怪她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。
“沉璧。”魏璎珞唤道。
许是因为心情好吧,沉璧竟笑着给了她一个确切的答复:“是,我想要他们的命。”
“在外面守着。”魏璎珞吩咐一声,便要踏入宝月楼。
璎珞:“保重。”
沉璧:“那你知不知道,他用酒灌醉了我,将我送上马车。我醒了以后,他们告诉我,若要儿子平安无和_图_书事,便要乖乖听话。万般无奈,我答应了。”
见魏璎珞走来,众太监忙停了下来:“奴才给令妃娘娘请安。”
“我已得偿所愿,没什么不能告诉你的。”沉璧仿佛被送了绑的马儿,出了笼子的小鸟,浑身上下都透着轻松,随意往地上一坐,就仿佛地上不是宝月楼的冰冷地板,而是郁郁葱葱的草原,她笑道,“图尔都日夜惦记着霍兰部的大权,帮助清军剿灭叛首之后,便在整个部落搜罗美人,要献给大清朝的皇帝!最后,他选中了我!”
魏璎珞:“对,我来了。”
情之一字,一往而深。
魏璎珞定定望着她:“沉璧,我刚开始不明白,你要杀死皇上,多的是机会,为什么要当众行刺,你明明知道,一旦这样做了,你的兄长一定丧命!”
魏璎珞沉默片刻,问:“能告诉我为什么吗?”
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姓什么……
魏璎珞一楞:“没有丈夫,哪儿来的儿子?”
魏璎珞却道:“在我面前,不必演戏了。”
“娘娘,您可千万别同情容妃。”小全子忙凑在她身旁道,“您在关禁闭时受的苦,总得让她也尝尝!”
www.hetushu•com魏璎珞:“我来告诉你,因为这场刺杀,你的三位兄长受到牵连,杀头的杀头,流放的流放。”
美貌是女人最大的武器,有时候能够伤人,有时候却只能伤己,是沉璧不够聪明吗?还是她出身不够好?亦或者是她性子不讨人喜欢?不,她既聪明,又出身高贵,还性子讨人喜欢,否则也无法将后宫那么多人玩弄于鼓掌之间,让他们爱她至深,又恨她至深。
沉璧望着她的背影,吃吃笑着:“对了,听说你怀孕了。”
小全子这个投机主义者,最终还是押对了宝,虽然一度投靠继后,但最终还是在魏璎珞这边站稳了脚,还帮着她狠狠坑了沉璧一把,因此魏璎珞最后还是将他留在了身旁。
之后的事情,再清楚不过。
沉璧脸上露出极古怪的笑容:“漂亮的脸,不一定是好事。名为部落圣女,不过是飨客的女人,哪儿来的丈夫呢?”
越往上,光线反而越昏暗,偶有一两根光线,从木板间的缝隙钻入,在地上画出一条条纵横。
魏璎珞却没有如她所愿,将这个问题的答案深深藏在心里,魏璎珞只淡淡道:“疯吧,疯一辈子,你就可以活下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