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延禧攻略

作者:笑脸猫
延禧攻略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三卷 延禧宫主

第一百八十四章 罪

“这个孩子来的正是时候。”弘历握住魏璎珞的手,轻轻道,“便是太后,也不能在这个时候伤害你。”
皇上,太医又不能飞!将这话咽回肚里,李玉现下只能道:“奴才这就去催,这就去催……”
弘历:“朕命人到霍兰部,第一件便是去查容妃的往事。图尔都说她迟迟未嫁,只因容貌绝俗,受封霍兰圣女,常年侍奉天神,但霍兰部的圣女,年满二十便要卸任,由新选出的女子担任,而她则按照霍兰部的旧俗完婚。图尔都费心掩饰,但朕还是查到了端倪!”
“疯子。”魏璎珞喃喃道,同样的疯狂,她似乎只在一个人身上看过,尔晴,那同样也是一个为了出一口气,便让无数人因此枉死的女人。
“可他爱你。”沉璧笑了起来,“皇上也爱你,没有你,他们两个怎么自相残杀,怎么身败名裂,怎么让天下人嗤笑,又怎么……让我出了这口气?”
“所以你才设计了这出私奔大戏?”魏璎珞神色复杂地看着她,“你是为了这个,才故意接近我,与我做朋友……只为赢得我的信任,然后怂恿我私奔?我与你无冤无仇,你……”
恐他沉迷美色,惧他犯下许多君王犯过的错误,故打算找个借口,将魏颖斩草除根!
侍卫莫名其妙看了沉璧一眼,对弘历叩头道:“皇上,西直门外只有一辆空马车,奴才是回宫复命的时候,在神武门遇上大人!”
两人剑拔弩张,眼看着事情就要走向不可调和的地步,一名太医被李玉领着过来:“皇上……”
“抓住她!”弘历怒不可遏,一指沉璧,对匆匆赶来救驾的侍卫道,“关回宝月楼,李玉,李玉www.hetushu.com呢,还不快喊太医来!”
“璎珞,到了此时,你还狡辩。”沉璧叹了口气,似为她的执迷不悟而感到可悲,“皇上已派人去西直门寻人了,怕是很快就能将富察大人拿回来了……”
凑得这样近在,弘历才发现她脸上的红晕,不过是胭脂强行扫出来的颜色,抱在怀中,更是只能摸到骨头,不由得又慌又恼,大喊大叫道:“李玉,李玉!没用的东西,太医怎么还不来?”
傅恒震惊:“皇上,这是——”
小全子斜眼看沉璧:“主子说了,紫禁城里有人要害她,为了引出这个人,才让奴才藏在水车里!”
待他将事情原委娓娓道出,太后抬手指着榻上的魏璎珞,颤声道:“她竟敢,竟敢……来人!”
“皇上,你真的觉得是我在诬陷他们吗?”沉璧抱着弘历的胳膊,纯真的目光望着他,“就算我要构陷令妃,何必牵连富察大人,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!”
话音未落,便有两名侍卫求见,身旁跟着傅恒。
沉璧一声冷笑。
不等他喊完,忽觉肩上一沉。
弘历回的斩钉截铁:“魏璎珞绝不会一时气愤,便冲动伤人。”
“皇上!”魏璎珞想也不想,便朝弘历冲了过去。
李玉打开了匣子,里面是一套霍兰族孩童的旧衣,一只银项圈,以及木马木剑等小玩具。
“我故意的。”沉璧淡淡道,摘下天真的面具,她真正的脸上透着淡淡的倦意,厌倦这个世界,厌倦世上所有人,包括她自己,“我想死,可你不让。知道我多恨你吗?恨的想让你身败名裂,最后学我一样,从悬崖上跳下去。”
太后和图书闻言一愣。
“李玉。”弘历道,“将海兰察八百里加急送的匣子带来。”
从水桶里滚出来的不是魏璎珞,而是小全子。
“你说什么?”弘历呆了呆,然后豁然而起,冲到榻旁,小心翼翼握住魏璎珞的手,珍惜的目光,犹如帝王握着他的玉玺。
魏璎珞心下一暖,与他对视一眼,如同互相注目了一万年。
他忽然一笑,另一只手捏了捏魏璎珞的脸颊:“好了,你可以醒了。”
“怎么样了?”弘历仍盯着太后,仅分了一分心思在他身上。
沉璧冷冷道:“你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?”
……是傅恒。
弘历沉默了许久,久的仿佛在自己叩问自己,最终缓缓得出一个答案:“是,朕爱她。”
弘历的神色突然变得很紧张。
小全子谄媚笑道:“皇上恕罪,奴才奉令妃娘娘之命,藏在水桶之中。
魏璎珞叹了口气,睁开双眼,神色复杂地望着他。
她早已经醒了,只是因为太后来了,才不敢睁开眼。
养心殿内一片兵荒马乱,在弘历的一次又一次催促下,半个太医署的人都聚在了殿内。
弘历:“宣令妃!”
“皇上……”魏璎珞张了张嘴,欲言又止。
傅恒镇定自若道:“皇上,容妃那日突然现身,教唆奴才带令妃远走高飞,奴才实难忍受,想向皇上禀报,可转念一想,手上并无证据,公然指认宠妃,实是难以取信。迫不得已,只好放长线钓大鱼,假意答应……”
回头看了眼榻上人事不省的魏璎珞,弘历一咬牙,忽然一掀袍子朝太后跪下。
傅恒恍然大悟:“当时你坠马……”
“容妃。”魏璎珞将她先前说过的话,重新和图书还给她,“到了此时,你还狡辩。”
“是!”李玉立刻退下,回来时,手中捧着一只沾满尘土的木匣。
“太后……”弘历一楞,突然看出她眼中深藏的恐惧。
“容妃先是诱臣妾私奔,后又设计了一出捉奸大戏。”魏璎珞朝他福了福,唇角带上一丝戏谑,“只可惜,两样都没骗过皇上。”
见了他,沉璧唇角一翘,又迅速沉下去,伤感道:“皇上,你瞧,他们果然约好在西直门外碰头。”
太医道:“令妃娘娘有孕了,看脉象,已满了三个月了。”
李玉:“嗻!”
魏璎珞回过神来,看向她:“沉璧,你嫁过人?生过子?”
弘历:“一来是为了保护容妃,二来是为了哄您开心……”
“太后。”怕她怪罪魏璎珞,他竟将所有责任都一肩抗了,“沉璧不是和安的转世……”
“我……做好准备了。”魏璎珞眼角忽然滑落一滴泪水,一只手慢慢抚上自己的小腹,笑着说,“准备好……一心一意的爱你,也准备好……为我所爱之人,生儿育女。”
弘历:“傅恒,这就是容妃陷害你的理由。
太后眼见这一幕,神色复杂地望了榻上的魏璎珞一眼,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傅恒淡淡扫她一眼,对身旁侍卫道:“你说。”
弘历低头看着她,忽然笑了,那笑容如此怪异,让沉璧忍不住背上一寒。
他每多说一字,沉璧脸上的表情就更冷一些,等他说完,沉璧便再也不是那个天真烂漫的少女,或许这冷若冰霜,不近人情的女子,才是真正的霍兰部圣女。
不等他说完,沉璧忽然哈哈大笑起来。
却有一个身影比她更快,几乎是顷刻之间,就挡和_图_书在了他两身前,宏伟的背影,犹如一张最忠诚,也最无悔的盾。
“璎珞?”他一转头,愕然道,“璎珞你怎么了?”
明明是极稀疏平常之物,沉璧见了,却一下子变了脸色。
魏璎珞本就病体难支,加之短水短食,如今又受了这样大的惊吓,竟一口气没上来,晕在了弘历肩上。
眼睛闭上了,耳朵却没闭上,她听见了他的每一句话,听见他将责任全揽在自己身上,听见他不顾一切护着她,听见他说……“是,朕爱她。”
“是啊,我是个疯子,可我这个疯子,总不能一个人上路吧!”沉璧扬手一拔,从发间拔出一根长簪,只见簪头寒光闪闪,竟已被她磨成了一柄凶器,她伏低身子朝弘历冲去,快的如同一根离弛的箭。
李玉花了一些时间,才在延禧宫里找到魏璎珞,为了麻痹袁春望,她与小全子互换了衣裳,然后替他躺在屋子里,称病不出,待李玉寻来,才推门而出,让李玉留了些时间给她打扮,然后一边咳嗽,一边往苍白的脸上扑打上胭脂,稍稍润了润脸色,又换上一身严装,这才从延禧宫出来。
弘历长出一口气,见李玉等人看着自己,又立刻板起脸来:“她装神弄鬼,到底想干什么!”
“我不瞎!”太后失笑一声,打断他的话,“此事分明是她起的头,你却替她一力抗了,皇上……你便这样爱她?”
弘历:“打开。”
也就是说,打从一开始,弘历就站在了魏璎珞这边,不信魏璎珞会用剪子刺伤她,不信从她嘴里说出来的一切。
弘历的面色也渐渐沉了下来,淡淡道:“璎珞已经吃过许多苦了,从今天开始,朕不会让任何人伤http://www.hetushu.com害她的。”
“我……”魏璎珞缓缓道。
太后不敢置信地望着他,一个皇帝,居然钟情于一个女子,这究竟是一件好事,还是一件坏事?太后脑子里一瞬间窜过无数个念头,最终面色一沉,冷冷道:“我身为太后,被人当傻子似的骗了这么久,皇上,我能原谅你的孝心,可我不能原谅她!”
“原来如此,你们两个联手设计了一场戏。”沉璧伸出一根涂抹着蔻丹的手指头,从傅恒点到魏璎珞,天真中透着一丝苦恼,“是为了让皇上怀疑我吗?”
后妃之争,极少牵扯到朝臣。况且沉璧若是想要对付魏璎珞,有更多更好的法子,犯不着将事情闹得这样大。
不等他们诊出个结果来,太后便扶着刘姑姑的手,匆匆走进养心殿,所说的第一句话,就是:“快把沉璧给放了!”
如同一名整装罢的战士,奔赴着只属于她的战场。
“是呀。”沉璧拢了拢发丝,一种成年女性的慵懒感,“嫁过人,生过孩子,却还是被送进了宫,就为了满足你们皇上的色欲,我不得不与我的孩子骨肉分离。”
滴答,滴答,滴答,鲜血从他横着的手臂上垂落下来,一根簪子深深扎在他手臂中。
“太后!”弘历怎肯让她当着自己面拿人,“这事……是朕逼她做的!”
弘历一见她就眼中发亮,却又迅速沉下脸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沉璧秀丽的眉毛慢慢蹙起,视线在傅恒与魏璎珞之间来回。
弘历的表情愈发忐忑不安,即便隔着这样远,都能听见他心跳的声音,他在害怕,害怕魏璎珞不想要这个孩子,害怕魏璎珞张口就问他讨要一碗避子汤。
偏袒至此,只可能是因为一个缘故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