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延禧攻略

作者:笑脸猫
延禧攻略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三卷 延禧宫主

第一百八十一章 真心

魏璎珞呆呆说不出话来。
遗珠道:“娘娘,这是延禧宫派人送去养心殿的信物,被奴才中途拦了下来,那贱人指着皇上回心转意,您不得不防啊!”
沉璧不是危言耸听。
“置之死地而后生。”沉璧极认真地看着她,“若不把你逼到极点,你怎肯放弃现在的生活?”
沉璧:“可他对你的爱,从没改变过!”
魏璎珞拍开她的手,冷冷道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想要对付魏璎珞,现在是最好的时机。
“……就算我想走,又能出得去?”比如现在,魏璎珞就不打算搭理对方,敷衍道,“一入宫门深似海,难不成你有什么办法?”
延禧宫的栀子花开了又落,曾经高居枝头,今日碾入尘埃。
还能是谁呢?魏璎珞斩钉截铁道:“皇后。”
蹲在她面前的竟是沉璧,这个害她落得这幅田地的女人,竟还是一副天真无邪的面孔:“我是来帮你的。”
“况且,这东西是不是延禧宫送过去的,还两说呢。”沉璧手中转着栀子花,目光却穿过窗栏和-图-书,望向延禧宫的方向。
魏璎珞自此再无力气,她趴在地上,如同死了一样,半点声息也无。
将自己的梦想强加于对方身上,殷殷期盼着,期盼着你能够替我得到幸福。
魏璎珞直直看向她,似乎要透过眼前这张美丽皮相,看清楚下头的那颗心。
遗珠呆住。
魏璎珞狐疑地看着她。
“璎珞,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帮你,帮你认清紫禁城,认清大清国的皇帝。”沉璧用手帕沾了水,覆在她滚烫的额头上,“他是个虚伪,自私,无情的男人,不值得你浪费一生的时间。”
“我有。”不料沉璧竟道,“我有办法帮你逃出去。”
“答应我,离开吧。”沉璧抚摸她的脸颊,声音如蛊似惑,“在紫禁城这座庞大的怪物将你彻底吞没之前,离开吧……”
魏璎珞被她说得脸色发白,纵想反驳,一时之间却也找不出反驳的话来。
魏璎珞:“那都是过去的事了!”
她信誓旦旦的模样,让魏璎珞怀疑她已经跟傅恒碰过面了,傅恒和_图_书啊傅恒,你可知眼前是个什么样的女人,与她合作,无异于与虎谋皮。
这又是继后惯用的伎俩。
只是这一次,事情出了一些意外。
魏璎珞觉得可笑至极:“帮我?你只是来看看我过得惨不惨的吧?”
“璎珞,我被当成贡品一样送给皇上,失去了骨肉至亲,失去了人身自由,每天照镜子的时候,看着这一身旗装,痛苦得无以复加!我走不了……因为我身上肩负着族人和平的期望,我只能一直留在这里,直到血肉腐烂,白骨成灰。”沉璧忽然握住她的手,“可你不同,你还有机会!”
遗珠:“斩草若不除根,将来后患无穷,主子,早下决心吧!”
“你还是不信我,是因为明玉的事情吗?”沉璧小心打量她的神色,叹了口气,“事到如今,我依然不后悔,我很高兴她死了,因为这样,你就少了一个包袱……璎珞,人不能总被恩义束缚,你该多想想自己。”
“这是什么?”沉璧打开眼前的香囊,取出一朵风干的栀子花。
http://www.hetushu.com璧把玩着栀子花,玩味地一笑。
魏璎珞认得这个声音,她幽幽睁眼:“……你来做什么?”
她看着魏璎珞的眼神,竟如同魏璎珞看着明玉。
“难道不是吗?”沉璧将她扶回床上,见她坐都坐不稳,便贴心的将迎枕靠在她身后,声音温柔,“紫禁城有名利富贵,可那都是过眼云烟,包括皇上的宠爱。他看似很疼你,可我只是略施小计,皇上就怀疑你、厌恶你,可见在他心里,你不过是件玩物,随时可以被更好的玩物所替代。”
“有人假托你的名义,送了一株风干的栀子花去养心殿,却落到了我手里。”沉璧问,“你猜这人会是谁?”
她一定撩不到,沉璧竟会直截了当的跑到魏璎珞面前,将那朵栀子花,将自己的猜测一同呈递上去:“对,是皇后。她想借我的手,彻底了结你的性命,但没有我,她还能借别人的手,你若再不走,必将命丧紫禁城!”
“好些了吗?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。
可以说是过了这个和-图-书村,就再没这个店,魏璎珞吃了此次教训,一定会对继后,对沉璧,对身边的一切人都提高警惕,再也不会轻信于人,也再也不会让自己沦落到如此境地。
站在众人面前的,将会是一个没有弱点的,铁石心肠的,完美的魏璎珞。
揭开盖一看,里头却是空的。
沉璧:“所有人都以为我要杀令妃,连你都这样认为?”
倘若沉璧真有争宠之心,只怕真会接受遗珠的建议,将那花昧下,然后趁魏璎珞病要她命。
亦或者说是,魏璎珞没看清沉璧是个什么样的人,继后也没看清。
其他人想要对付她也难,因为魏璎珞已经没有了弱点——她仅有的弱点,明玉,已经不在了。
最后两人无论谁胜谁负,继后自己的十根手指头都是干干净净的,一点血腥也不沾。
滴水未进,一米不沾,她受磋磨至今,却不见他来看她一眼,他的心里……真的还有她吗?
她若要害一个人,绝不自己动手,而是千方百计鼓动旁人动手。
“我来京的路上,曾经跌落悬崖,若非富察大人,我m.hetushu•com现在已经是一具枯骨了。”沉璧道,“他是个好人,年轻英俊,温柔体贴,我一直想报答他,可不知道怎么做,直到我发现他爱你。”
也不知过了多久,一双手扶她起来,又将一杯清水递到她唇边,魏璎珞的嘴唇早已干裂,一接触到清水,便如同久旱田地逢甘露,只一瞬间就将水吸干。
魏璎珞一楞,不知她嘴里怎会蹦出傅恒的名字来。
说完,她将一朵风干的栀子花捧到魏璎珞面前。
魏璎珞已经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,她用渴望的目光看着桌的茶壶,强撑着起来,身体从床上跌落在地,一点一点爬了过去,好不容易攀上桌子,急不可耐的将茶壶抱在怀里。
——当年纯妃不就是中了类似的计,然后替继后出手,害死了先皇后的吗?
“我想报恩。”沉璧虔诚地望着她,如同信女向自己的佛诉说心愿,“报答你保护我的恩情,也报答富察大人的救命之恩。”
这一次也一样,继后假借魏璎珞的名义,送了一朵干枯的栀子花去养心殿,中途却故意让宝月楼的人将花截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