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延禧攻略

作者:笑脸猫
延禧攻略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三卷 延禧宫主

第一百七十五章 更多的报答

“主子,明玉姑娘她……”小全子在门前欲言又止。
视线定在金剪子上头,恍惚之间,明玉耳畔又响起了那个如蛊似惑的声音:“明玉啊,木已成舟,你记住我的话,只要你活着,就得上花轿。”
一只素手拨开珠帘,珠串碰撞在一起,声音之清脆如大珠小珠落玉盘。
魏璎珞:“你不嫁,总得给我个合情合理的缘由吧。”
明玉楞了一下,以为是魏璎珞告诉她的,只得闷闷的嗯了一声。
聘礼是侍卫统领海兰察送来的,此人如今深受弘历器重,更难能可贵的是,他品行端正,家中长辈都只娶一个妻子,无人纳妾,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,海兰察极有可能也只娶一人。
“明玉!”魏璎珞忙追了上去。
遗珠将明玉拒婚的事情说与她听,然后撇撇嘴,有些想不通道:“主子,也没见令妃对您多好,您何苦一次次帮她?还特地求太后免她苦差……”
“她身体还没大好,学什么规矩?”魏璎珞摇摇头,“明玉,我过去陪陪她,你留下吧。”
这姑娘跟了她很多年了,两人名为主仆,实为姐妹,魏璎珞自己日子过得不如意,便希望明玉别步自己的后尘,重重考察之后,终于为她选定了一个对象。
这样一具身子,怎好去祸害别人?明玉推开魏璎珞,朝门外冲去:“我就是不嫁人,绝不嫁和_图_书!”
明玉一身嫁衣,实在不好见外人。目送魏璎珞离开,明玉将视线慢慢转到菱花镜上,镜面倒映着嫁衣,一片通红,如同未干的血。
明玉回过神来,给对方开了门:“遗珠,你怎么来了?”
太后心下一沉,只是为了让她安心,故而笑道:“你说得对,刺血伤身,违了佛家本意,那就免了吧。”
遗珠手里捧着一只匣子,看起来又是来送礼,但送礼的对象却不是魏璎珞,她笑吟吟将匣子搁在菱花镜旁:“我家主子说了,上回瞧姑娘的用具都旧了,特意打了一套纯金的,权为姑娘添妆。”
明玉回过头来,见是她,冷淡道:“我不嫁人。”
“住口!”明玉大喊一声,然后祈求似的,“别说了,别说了……”
叩叩叩,几声敲门声:“明玉姑娘,是我,遗珠。”
明玉:“我不管,总之我不能嫁给他,我不能!”
明玉闭上眼睛,眼泪不断往下淌。
宝月楼内,太后褪下手上一串碧玉珠,套在沉璧的手腕上,珠子绿如春水,更衬得沉璧一截手臂白生生如莲藕。
如同看着自家即将出嫁的闺女,魏璎珞上上下下将她打量,笑容直达眼底:“转个圈。”
沉璧伏在她膝上,如孩童承欢膝下,温情脉脉看她:“太后,沉璧不远万里来到京城,您并不是hetushu•com第一个给予我关心的人,却是第一个让我觉得像阿妈一样温暖的人。”
“哦?”沉璧笑道,“有什么好消息?”
两人闹出的动静这样大,可瞒不过身旁伺候的人。
明玉死死咬着自己的嘴唇,唇瓣被她咬得发红,似乎有血珠渗出来。
“你,你知道了吗?”明玉有些慌乱。
倘若她一开始就反对,魏璎珞自不会逼她,但如今庚帖都换过了,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魏璎珞皱眉:“明玉,你与海兰察情投意合,如今聘礼都送来了,为何突然说不嫁了?”
她留下匣子就走了,明玉沉默片刻,伸手掀开匣子。
再没比这更贴心的话了,太后瞬间动容,握着她的手道:“如果你愿意,今后就把我当成你的阿妈。”
“你懂什么?”沉璧摸着耳垂上的红宝石坠子,似笑非笑,“还不够,远远不够……我还要继续报答她。”
“你想要什么?”若能听她喊一声阿妈,便是天上的月亮,太后都会为她摘下来的。
沉璧看起来有些慌乱,连连摆手道:“不不,令妃什么都没有说过,您千万不要误会!”
明玉忽然拉住她的手,明媚的脸上尽是惶恐:“璎珞……我舍不得,真舍不得,我不想嫁,求求你,不要让我出嫁!”
“你的身体撑得住吗?”沉璧啊了一声,有些不好意思地看www.hetushu.com着她,“其实那天夜里,我听见你跟叶天士的对话了……”
她忽然将耳朵上的坠子摘下来,找了个锦盒装着,让遗珠送去延禧宫。因她总是往延禧宫里送东西,故而魏璎珞并不觉得意外,礼尚往来,也让明玉送了盒补品过来。
明玉眼圈渐渐泛红,她总不能告诉魏璎珞实情吧?
能让魏璎珞上心的事情不多,明玉的婚事算是其中之一。
“嫔妾替令妃谢太后恩典!”沉璧极欢喜道。
纯贵妃早年间为了磋磨她,在她身体里扎了许多根针,有些被拔出来了,有些却埋在肺腑里,经年累月终成了一根根催命符,叶天士说了……无药可救。
“嫔妾不敢。”沉璧咬咬唇,有些期期艾艾地看着她,“若太后真心疼爱沉璧,能不能容沉璧提一个请求。”
太后面色微变:“她向你诉苦了?”
无论明玉嫁或不嫁,总不能让屋里的聘礼就这么丢在地上,小全子领了几个宫女进来收拾,收拾完,差不多已是用午饭的时候,其中两个寻了个阴凉处用膳,还一个避开两人,悄悄去了宝月楼。
能够一世一双人,那么就算他家境贫寒一些也无甚,反正魏璎珞已经准备好了一份丰厚的嫁妆,足以补贴这两人的家用。
“你也可以选择不嫁,那难过的人就只有一个——璎珞。”沉璧叹了口气,“她那么喜欢http://m.hetushu.com你,那么信任你,把你当成自己的妹妹看,亲自为你挑选婆家,亲手为你缝嫁衣,最后……亲眼看着你暴毙而亡。”
明玉不情不愿的转了一个圈,裙摆随之旋转,在空中铺开一片红艳。
数日后,延禧宫。
明玉自帘后钻出,虹裳霞帔步摇冠,钿璎累累佩珊珊。
魏璎珞楞了一下,推门而入,只见屋中一片狼藉,聘礼散了满地,明玉背对着她坐着,冷冷道:“出去!”
“无药可救,你一定会死的。”沉璧温柔道,“但可怕的不是死亡,而是死亡的过程,一天,一个月,一年……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发作,但到了那一天,你的丈夫会怨你,你的婆婆会恨你,还会一并恨上璎珞,他们会说:哎呀,令妃娘娘,你怎么把一个快死的人嫁进我们索伦家呀!”
匣子里仿佛放了颗小太阳,金光骤然间射出来,明玉眯了眯眼,过了一会才看清楚里头的东西,竟是纯金打造的金镊子,金耳勺,金镜,以及一柄……金剪子。
她的恐惧源自生死,却被魏璎珞误会为恐嫁。
“明玉!”魏璎珞皱眉,“你怎么了?”
两人一块用了午膳,太后年纪大了,用完膳后,便回寿康宫午睡去了,送罢太后,遗珠过来通报:“主子,延禧宫的消息。”
沉璧:“太后,令妃一直精心教导嫔妾规矩礼仪,嫔妾对她充满和图书了感激!看她为了抄血经,几乎是伤痕累累,心中实在不忍,恳请太后仁慈,免了这桩苦差吧。”
太后抚着沉璧的头发,慈眉善目地笑道:“越是和你相处,越让我觉得亲切,这只是一份礼物,收下吧。”
“明玉,你就像我的妹妹。”魏璎珞拉住她的手,柔声安抚道,“从前我姐姐对我说,若我出嫁,她一定亲手替我做嫁衣,可惜,这么美丽的衣裳,我这一生都无缘穿上了,但——我希望你能穿。”
“可你只能这样。”沉璧将自己的下巴搁在她的肩上,鲜红的嘴唇贴着她的耳朵,如蛊似惑,“明玉,记住我的话,只要你还活着,就得上花轿……”
“明玉。”沉璧随手将补品放在一边,拉着明玉道,“听说你快要成亲了?”
“不,不!”明玉抬手捂住自己的脸,泪水从她指缝间溢出来,“我不想这样,我不想这样……”
“如果皇后还在,看到你出嫁,也一定会高兴。”魏璎珞抚摸她的脸颊,有些怅然,又有些欣慰,“我们的愿望都落空了,所以明玉,你要幸福,请你一定要幸福!”
“可怜的明玉。”沉璧抬手抚了抚她的脸,“你一直没告诉璎珞,对吗?闷在心里很难受吧?”
“好,好,好!”如天下所有的傻父母,魏璎珞此刻只知说一个好字。
这时小全子来报,说是容嫔来宫里学规矩了。
明玉愣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