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延禧攻略

作者:笑脸猫
延禧攻略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三卷 延禧宫主

第一百六十八章 天女

明玉茫然。
见说了这么多,魏璎珞最终还是走了,皇后皱了皱眉,将手中的紫藤花掷在地上,声音冷淡:“袁春望,令妃真会答应与本宫合作吗?”
弘历:“沉璧!”
忽闻一阵清脆铃声,眨眼之间,一名脚踝上系着银铃的白衣女子从天而降,缥缈兮如云中月,空灵兮似天山雪。
明玉顺着璎珞的视线望去,奇道:“有什么问题?”
“可皇上现在就喜欢容妃那样的……”明玉踌躇片刻,小心翼翼建议,“要不,你学学容妃?”
魏璎珞:“为什么不?”
更似从天而降的仙女,稳稳落进弘历怀中。
弘历扫向李玉,李玉提醒:“皇上,是令妃娘娘。”
“为了一只小鸟,爬到树上去……放在旁人身上叫可笑,但放在她身上,却叫天真。”魏璎珞闭上眼睛,有些疲惫地叹道,“天真到不染尘埃的女人最可怕,因为她最容易赢得男人的心,尤其是皇上这样复杂http://www.hetushu.com的男人……”
“也对。”明玉见她情绪不对,忙胡乱打岔,“你若生成那样,勾起皇上来,事半功倍!”
“刚刚那儿站了个人。”沉璧笑道,“一直看着我们,你一回头,就把她吓走了。”
魏璎珞的手指慢慢在镜面上滑动,滑过自己的嘴唇,自己的鼻子,最后是自己的眼睛:“这张脸,一点儿都不可爱,好像眼睛眨一眨,坏主意就来了。”
“怎么了?”弘历顺着她的目光看去,空空如也,前方不见任何人。
她真的很想长一张容嫔这样的脸。
所以接风宴办在御花园里,因为弘历与某个人也在御花园内。
“皇上,您别生气。”沉璧开口了,极为悦耳的声音,吐出的每个字都像是唱歌一样,“是嫔妾的错。您早就说过很多次,不准嫔妾随心所欲。下次遇到这种事,一定吩咐他们去办,再不让您担心了,好和*图*书不好?”
魏璎珞浑身一僵,在看见她容貌的一瞬间,脑中一片空白,任何一个形容她相貌的词也找不出来,只感到深深的自惭形秽。
若她也能生来如此天真无邪,叫人一见生怜,那她从前的路就会好走许多,不至于一进宫,就受到许多人,受到弘历猜忌,花费了那么多的时间与经历,才扭转了他对她的看法。
魏璎珞摇摇头:“不仅仅因为长相,还有那番做派。”
“会的。”袁春望平静地望着魏璎珞离开的方向,“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,只要她看那沉璧一眼,就会乖乖来求您了。”
紫禁城的日落恢弘而又大气,如同一条绚丽的织锦,从天边铺向大地,只是魏璎珞却无心欣赏。
有这样一个集天地之间所有美好于一身,仿佛天女一般的女子在,又有谁还会在意其他的庸脂俗粉?
明玉忍不住又笑:“这就是你决定和皇后合作的原因,为了一张脸?”
明玉和图书:“可我不明白,你本来都拒绝了,只看了容嫔一眼,立刻改变了主意,她真有那么特别吗?”
明玉扑哧一声笑了:“哪儿有人会这么说自己,那容嫔的脸,又有什么不同?”
两人已经回到了延禧宫,夕阳从窗外照进来,染红了魏璎珞眼前的镜面,她指着镜子里的自己:“你看这张脸。”
“我学不来,也不想学。”魏璎珞沉默半晌,终笑道:“魏璎珞就是魏璎珞,为什么要变成别人?我若是想要得到一个人,也只会用我自己的法子。好了,劳你再跑一趟,替我向皇后传个信,就说……”
只见前方不远处,一群宫女太监围在一棵大树前,弘历昂头朝树上喊道:“马上下来!”
回延禧宫的路上,魏璎珞心事重重,明玉几次看她,欲言又止。两人一言不发地走了一段路,魏璎珞忽然脚步一顿,呵了一声:“还是着了他的道。”
“大清女子十五及笄,二十七岁的女人,和*图*书早已儿女成群,这样一位高龄美人,成了大清最得圣宠的女人,魏璎珞,你当真不忧虑吗?”继后替她答道,“若你不惧,就不会回紫禁城!在紫禁城里生活,只有永恒的利益,没有永远的敌人,只有你我合作,才能对付容嫔。否则,你最终还是要回圆明园!好好想想吧,本宫等你答复!”
旁边一名宫女忐忑不安地解释:“回皇上的话,容嫔娘娘经过的时候,发现一只雏鸟从树上坠落,便想把鸟儿放回鸟窝去。”
袁春望不是请她来赴宴的,是请她来看某个人一眼的。
沉璧轻轻笑了起来,犹如迦陵频伽轻轻唱起了歌,歌到一半,忽然转头望向魏璎珞所在的方向,眼睛里闪动着天真与好奇。
听见这个名字,弘历立刻沉下了脸,拉着沉璧朝另一个方向走去:“走吧,朕带你去角楼上看日落。”
传闻西方有妙音鸟,名为迦陵频伽,以歌声侍佛,她的声音就如一只迦陵频伽,连佛和图书祖都能取悦的声音,同样也取悦了弘历,弘历叹了口气,掏出帕子,亲自替她擦拭脸上的尘土。
魏璎珞沉默半晌,重新迈出脚步。
明玉:“璎珞,你真要和皇后合作?”
树枝晃动了一下,下面所有人都举起了双手,那副场面何其搞笑何其庄严,似万千人迎着一位天女降世。
弘历接稳她,然后沉声道:“怎么回事?”
身为紫禁城内最有耐心的猎人,她话音里竟显出一丝心浮气躁,可见对手之恐怖,远胜魏璎珞想象。
“容嫔的脸,就是我最想要的。”魏璎珞愣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不由自主的,将自己与另外一副面孔相比较,“……纯白无暇,温柔可亲,叫人心生怜爱。”
回忆起那惊鸿一瞥的容颜,魏璎珞竟忽然有些理解,为何弘历会忘了自己,忘了回信。
有她这么说话的吗?魏璎珞顿时忘了沮丧,白她一眼,没好气道:“错!拥有那样一张脸,干起坏事来,该有多方便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