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延禧攻略

作者:笑脸猫
延禧攻略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三卷 延禧宫主

第一百六十七章 沉璧

魏璎珞回之一笑,同样的清清冷冷:“袁总管,久违了。”
“去向太后辞行。”顿了顿,魏璎珞回过身来,神色复杂地望着明玉,“你会不会怪我?我答应过皇后娘娘,不会成为他的妃子的……”
但也就是这样了,弘历不可能原谅她,她也不可能原谅自己,他两此生唯一的交际,便寄托在这封封家书里吧。
连宫女太监,都是从前用的那些,一个个恭恭敬敬向魏璎珞行礼,就仿佛她从未离开过,从未失宠过,仍旧是当年那个如日中天的令妃。
太后:“明玉,你说。”
御花园凉亭内,昔日仇敌今又聚首。
从太后寝殿回来的路上,明玉安慰道:“别担心,一定是因为皇上最近太忙了……”
陪了她一整晚的明玉问:“去哪?”
“小全子,这回差事办的不错。”明玉在小全子背后拍了一下,“让你提前赶回安排,这么快就收拾妥当了!”
袁春望将头一垂,掩去了眼底复杂之色,恭敬道:“皇后已恭候多时,请令妃娘娘移驾。”
长烟一空,皓月千里,浮光跃金,静影沉璧,渔歌互答,此乐何极。
太后年级大了,反而起得很早,魏璎珞来向她请早安时,她正在吃早和图书饭,桌上摆着燕窝挂炉鸭子,槽春笋肥鸡,徽州豆腐一品,红豆粥一罐等等,香色俱全,只可惜太后今儿似乎胃口不大好,大多未动,只捡了个橘子慢慢吃着,听了魏璎珞的来意之后,她淡淡道:“你早该来了,还好,现在提出来还不算太晚,没让我太过失望。”
众人循声望去,只见一个容貌艳丽,甚至胜过许多嫔妃的太监立在门前,目光越过众人,朝魏璎珞微微一笑:“奴才给令妃娘娘请安。”
她原以为自己走后,延禧宫人去楼空,很快就会荒废下来,岂料回来一看,屋中不见半点尘埃,院中不见半根杂草,显是有人专门打扫过的,但为什么?
明玉摇摇头,握住她的手,柔声道:“我相信你,如果娘娘还活着,你无论如何都不会成为皇上的妃子的。”
于是一夜无眠,第二天天蒙蒙亮,魏璎珞便起床洗漱,带着明玉一道回了紫禁城。
魏璎珞一愣。
“令妃,你的日子过得太快活了。”太后意有所指道,“你得好好想一想,皇上为什么不再给你回信了。”
她忽转过身来,将手中紫藤花递向魏璎珞,郑重道:“所以,我们需要联手抗敌! ”
璎珞愣http://m.hetushu.com住。
“怎么了?”继后笑着问,“可是对本宫的安排不满意?”
“令妃,你的确有点本事,能让皇上对你牵肠挂肚,念念不忘。”太后一双洞彻是非的眼睛看着她,“但从今天开始,你要做好准备,你再也不算最特别的了!三个月来,皇上从没一天想起过你这个人!或许圆明园的日子太安逸,麻痹了你的敏锐,又或许你太自信了,自信到完全忘了一句话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!”
魏璎珞用奇怪的目光看着继后。
魏璎珞看着她递来的花,半晌之后,摇了摇头:“皇后娘娘的好意,臣妾已经领教过了,这一次的合作,还是免了吧。”
有时候,魏璎珞忍不住想,姜还是老的辣,她自己都没能看清楚自己的心,太后却看清楚了,所以才以命令为借口,让她给弘历写信。
继后微笑:“本宫一听说你要回宫,立刻就派人去打点了,只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欢,若有其它的需要,直接吩咐袁总管便是。”
魏璎珞轻皱眉头:“皇后娘娘,就算容贵人是绝世美人,又深受皇上宠爱,也威胁不到你的地位, 臣妾还是不明白,到底有什么理由,让您纡尊http://m.hetushu.com降贵,向臣妾示好。”
小全子赔笑道:“这奴才可不敢居功,回延禧宫的时候,他们早就备妥了!”
慧贵妃倾国倾城,有牡丹国色之称,无论是她死前还是死后,魏璎珞都没见过第二个能在姿色上与之相提并论者,但继后只是轻轻一笑,似全不将对方放在眼里:“真正的美丽不在于皮相,皇上阅美无数,又怎会被一张脸迷惑呢?在本宫看来,十个慧贵妃,也比不上一个容贵人。”
魏璎珞低下头,眼泪垂了下来。
不等她将话讲完,外头就传来一声清清冷冷的:“令妃娘娘对延禧宫的布置还满意吗?”
继后先是愕然,旋即失笑,端起一杯葡萄酿喝了口,然后别有深意地:“如果你见到她,也会和本宫一样心怀忌惮。不,不是忌惮,是恐惧。”
满以为要先花费一天的时间,整理荒废已久的延禧宫,岂料进来一看,窗明几净,一切都收拾的整整齐齐。
魏璎珞听了,皱眉不语,明玉却难掩喜色,抓住她道:“璎珞,皇上终归是惦记你的,你还没回来,一切都打点妥当了……”
回了自己居处,雪白信纸铺在桌上,直至蜡炬成灰,夜至天明,魏璎珞搁下墨已干涸的毛m.hetushu.com笔道:“走吧。”
“和卓氏伊帕尔罕。”太后淡淡道,“皇上亲自给她起了汉名,沉璧。”
说是这样说,心中却有些酸楚。
这话让魏璎珞略感吃惊,继后是她见过的最可怕的猎人,连她都感到恐惧的对手,该是什么样子?魏璎珞忍不住问:“世上竟有这样的美人,比当年的慧贵妃如何?”
与继后合作,无异于与虎谋皮,就算魏璎珞想要与沉璧相争,也不会借她之手。桌上果品一样未动,魏璎珞道了声别,刚刚转身要走,就听见继后在她身后高喊一声:“她入宫的时候,已经二十七岁了!”
太后却不让她如愿。
继后站起身,亭子外繁花似锦,一丛丛,一片片开着,如同满后宫的佳人,尤其是一棵紫藤,藤花无次第,万朵一时开,继后抬手折了一朵紫藤花,在指尖转了转,慢条斯理道:“她是回部台吉和扎麦的女儿,兄长图尔都在平叛中立下大功,为表永久修好,特意将亲妹妹伊帕尔汗送入宫中,皇上亲自赐名——沉璧,宠爱至深,远胜于当初的你!”
——是袁春望。
魏璎珞心中一凛,沉声问道:“敢问太后,那这位人外人,天外天,到底是谁?”
“我担心什么?”魏璎珞轻和*图*书轻道,“早料到的事,他不会一直等我,一定有比我更加年轻,更加好看的姑娘,填补我的位置……”
魏璎珞脚步一顿。
一直沉默不语的袁春望忽然开了口:“令妃娘娘,如今容贵人已晋了容嫔了。”
一个男人,会给一个女人取这样一个名字,想必,她真的给他带去了极大的快乐,以至于他……爱她至极。
月末还没到,太后忽然将她唤了去,闭着眼睛躺在摇椅里,刘姑姑跪在一旁给她捶着腿,她忽道:“令妃,皇上有多久没给你回信了?”
明玉是个老实人,于是老老实实回道:“三个月前,令妃娘娘命人送了一封家书入宫,之后再也没有收到过回信。”
魏璎珞扫了眼石桌,芙蓉酥,玫瑰饼,葡萄酿,以及新鲜的时令水果,都是她爱吃的东西,皇后怎会知道?魏璎珞看了看她身后立着的袁春望,有此人在,皇后当然对她了如指掌。
“沉璧……”魏璎珞缓缓重复这个名字。
魏璎珞闻言一楞。
魏璎珞摇摇头,道:“不,臣妾只是在想,皇后身为六宫之主,乾隆十七年生下十二阿哥,今年又添了十三阿哥,整个后宫都在您的掌控之中,到底是怎样一个女人,才入宫三月,就让皇后娘娘坐不住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