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延禧攻略

作者:笑脸猫
延禧攻略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三卷 延禧宫主

第一百六十三章 输家

魏璎珞点了点头,对刘姑姑说:“我去找叶太医来。”
“太后。”刘姑姑端着药碗过来,担忧道,“太医都说了您这是急火攻心,中气欠和,一定要平心静气,安心养病。”
刘姑姑听得浑身发抖,好在张院判下一句是:“好在太后之症很是轻微。只要开一剂舒筋活络汤,平肝熄风,通经活络,便有痊愈的可能。”
大义灭亲?这个词似曾相识。
“哦?”继后好奇看她,“难道不是吗?”
“太后真是辛苦了。”继后讽刺道,“不过从今往后,不需要您再费心了。”
太后神色复杂地看着她,半晌之后,转向刘姑姑,朝她轻轻点了点头。
刘姑姑不说话了,瘫在床上的太后也静静看着她。
太后与刘姑姑一起循声望去,只见继后面带笑容,款款而来:“今日军机大臣们都在西暖阁议事,皇上实在是抽不 开身,可太后病了,皇上忧心如焚,便让臣妾立刻赶来侍候。”
也算是对他的一种惩罚——将一个才华出众的人蹉跎到死。
“这……”刘姑姑为难道,“他要如何进来?”
“和亲王与裕太妃?他们一个没有这样的脑子,一个没有这样的胆子。”太后如今已经全想明白了,这个后宫,有胆子,又有脑子,能出此毒计对付她的,就只有一个人。
“贪墨赈粮的人,只有他一个吗?皇上杀了他容易,能杀尽全部宗室大臣吗?他不能,你也不能!”太后厉声道,“我维护的不是别人,而是皇上,是大清的江山!真正发和-图-书泄私恨的人,根本就是你!”
魏璎珞握着太后的手,正松了口气,忽觉不对,低头一看,只见太后的手微微抽搐,人也不断的张口闭口,似乎艰难地想要表达些什么。
“是。”继后脸上一丝怒气也无,用帕子轻轻掸了掸身上的汤药,然后转身要走,却又忽然转过头来,“对了,臣妾险些忘了一件事,太后的侄儿被人告发参与赈粮贪墨一案,下了刑部大牢,因贪墨数额巨大,怕是要判斩刑。”
魏璎珞也不与他闲话家常,直截了当将张院判留下的药方递过去,叶天士接过看了,又给太后号了脉,然后沉吟不语。
张院判收回把脉的手,皱眉道:“太后口眼歪斜,牙关紧咬,右手筋颤偶作,依臣看来,只怕是经络壅闭。”
所谓经络壅闭,还有一个名字,叫做小中风。
尤其是太后年纪大了,虽然保养得当,但多多少少有些老年人的毛病,一有事,便会喊他来,这一次也一样。
继后冷笑一声,这番冠冕堂皇的话,只能骗骗刚入宫的小宫女,却骗不过已经父母死绝的她。
可她嘴角歪斜,口水横流,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,最后只能用眼睛死死瞪着张院判。
魏璎珞叹了口气:“叶太医,麻烦你,替太后开个药方吧。”
“你可算想起来了?”继后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,不怀好意道,“皇上本来是不信的,可惜啊可惜,钱正源大人偏偏在这个时候坠了马,你说……他第一个会怀疑谁?”http://m.hetushu.com
“太后误会了。”
太后却冷笑一声:“皇后,那封信是你送到皇上面前的吧?”
魏璎珞恰好在这时赶到,急忙冲上前,一边替太后把脉,一边喊:“快去喊太医!”
严重的,甚至会半身不遂,汤水难咽,与死差不多了。
太后深呼吸几下,颤声道:“皇后,你以为当初我坚持要杀你阿玛,是为了维护自己的侄儿?”
太后叹了声:“从前我咳嗽一声,他也要放下朝政赶来,如今我是真的病倒了,他却漠不关心。”
太后摆摆手,拒了她手中的药:“我没事,就是总觉得心口压着一块大石头,喘不上来气……皇上那儿,回过了吗?”
继后大笑而去,路上,袁春望靠近她,声音极冷静的提醒道:“皇后,皇上如今厌憎太后,可毕竟母子多年,感情深厚,万一将来想起从前好处,又念起她来了,您不是妄作了仇人?”
因替魏璎珞熬制避子汤之故,叶天士被革职留任,说白了就是一个戴罪之身,念他过往有功,不杀他,却也不打算再用他,权当宫里多养了只鹦鹉似的,给口吃给口喝,其他什么也不给。
刘姑姑听了,顿时神色一冷:“这么说,张院判果然在使坏?”
送走他之后,刘姑姑转了回来,对魏璎珞叹道:“如今这光景,寿康宫是护不住您啦,能走就快走吧,免得受到连累,皇上他……”
“这方子与其说是药,倒不如说是个补品。”叶天士嘿了一声,“吃了死不了,不吃也没和*图*书所谓。”
“张院判。”刘姑姑忧心忡忡问,“太后怎么样?”
继后微微一笑:“太后,送信的人是和亲王,藏信的人是裕太妃,臣妾可没有这样大的胆子。”
“皇上不会相信……”话未说完,太后自己先愣住。
“我为什么不能?”继后好笑道,“皇上的性子,爱之欲其生,恨之欲其死,如今他认定你是杀母仇人,还以慈母的面貌欺骗他这么多年,他会原谅你吗?”
“哈哈!”继后哈哈一笑,说不出的畅快,“太后放心,皇上肯定不会杀你,但也绝不会原谅你!从今以后,你可以继续做高 高在上的太后,就像是英华殿里的菩萨,只是一尊高贵的摆设!你就好好享受自己的余生吧!”
话音未落,太后已经一扬手,打翻了她手中的药勺药碗,褐色汤药洒了继后一身,滚烫着散发热气。
东西放在寝宫中,魏璎珞指着其中一个宫女道:“你留下伺候太后,其他人出去吧。”
钱正源暴毙的消息传来,惊得太后一下子病了过去。
为太后请平安脉的,一直是张院判。
刘姑姑赔笑道:“皇上前朝正忙着,等他闲下来了,一定会来看望太后。”
刘姑姑惊道:“太后,太后!”
这话犹如一盆冷水,泼灭了继后脸上的得意,她重新冷静下来,思索片刻后,转头对袁春望笑:“你既然这么问了,可是心里有什么主意?”
“您的兄嫂匆匆入宫,在神武门外跪了一天。”继后脸上仍挂着温柔的笑容,“可皇上说了,太后深明大义和_图_书,知晓亲侄儿犯罪,第一个要大义灭亲,不追究他们的教养之责,已是格外开恩了,哪怕跪到地老天荒,该杀的头,绝对不留!”
相比她两的急色匆匆,继后却显得好整以暇,俯首对她一笑:“令妃,你最后一个靠山倒了,从今往后,你可要怎么办呀,哈哈哈!”
袁春望垂下头,目光有多平静,说出来的话就有多凶浪滚滚:“张院判的儿子英年早逝,只留下一个小孙儿,将其视为自己的命根子……”
太后狠狠道:“滚出去!”
望着眼前温柔笑着的女子,太后沉声道:“你隐忍了这么久,终于找到机会为你阿玛复仇,那拉氏,一直以来,我太小瞧你了!”
因为她忽然想起刘姑姑先前带来的情报,那钱正源好死不死……怎地偏偏在这个时候,坠马身亡了?
太后盯着她,眼中似乎要射出箭来。
待众人退出,那宫女抬起头来,赫然是叶天士的苦脸:“你们这是干什么呀?”
“倒也不能这么说。”叶天士苦笑道,“京师向来有谚语,翰林院的文章,太医院的药方,表面光嘛!毕竟太后是千金之体,谁敢用虎狼之药,只好慢慢温补,就算彻查这方子,从头到尾都是好药,谁也找不到半点不好啊!”
魏璎珞若有所思,等张院判下去熬药了,才开口问:“太后不信他?”
继后柔声道:“太后,忧思多虑,是病人的大忌,不要胡思乱想,好好服药吧……”
太后仍说不出话,只能用力朝她眨眼。
“我自有办法。”魏璎珞朝宫门外走去。http://m.hetushu.com
“没问题。”不等对方松口气,叶天士便道,“不过真的这样服用,只怕康复无望。”
继后夺过刘姑姑手中药碗,舀起一勺,体贴地吹凉了,然后递到太后面前,上上下下,一副贤惠媳妇的作态。
“怎么说?”魏璎珞问道。
“怎么?”魏璎珞问,“药方有问题吗?”
“太后。”魏璎珞在太后身旁缓缓坐下,握住她的手道,“皇后早有预谋,来势汹汹,为了应对,能否将往事告知?”
两人是老交情了,又是救人一命,七级浮屠的事,叶天士也没拒绝,便开了两个方子给她,又留下几句医嘱,这才重新装扮成宫女的模样,端着水盆走了。
仔细一想,可不就是继后父亲的死因么?
太后被她气得双眼发红,竟大叫一声,披头散发地朝她扑来,再无平时菩萨之态,浑似一只地狱爬出来的恶鬼。岂料被继后侧身一避,太后一不留神冲过头,最后竟磕在床柱上,一下子嘴角歪斜,双手发抖。
魏璎珞笑着打断她:“皇上本就不待见我,又有什么好怕的?再说,太后曾护我一时,免我受人羞辱,若在此刻离开,又成什么人了?”
太后听出她话里的意思,声音有些发颤:“……你以为你能离间我与皇上的母子之情?”
过了一阵,她领着几个宫女太监进来,几人手中或捧托盘,或持手巾,因有魏璎珞领着,故而监视太监只扫了一眼,就放他们过去了。
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继后哪还参不透其中秘密,当即怒视对方:“毒妇,是你——”
太后闻言一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