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延禧攻略

作者:笑脸猫
延禧攻略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三卷 延禧宫主

第一百五十八章 当年约

“没有。”魏璎珞看着她,眼底除了厌恶,竟还有一丝佩服,“所有的一切都是臣妾自愿而为,从头到尾,娘娘没多说半句话,手上没沾一滴血。轻轻松松,除掉了死敌纯贵妃,然后——给予我致命一击!”
他的右手还残着旧伤疤,有牙印,也有撞伤。在她入宫为妃的日日夜夜里,他总是恨得睡不着,有时捶打墙面,有时用牙狠狠咬着自己的手,把心里的剧痛,化作身体上的剧痛。
魏璎珞极其失望地看了他一眼,目光转向继后:“皇后娘娘,您到底给了他什么好处?”
“璎珞,你该不会是在怀疑我吧?”袁春望看起来有些受伤。
“不。”魏璎珞冷笑道,“从今天起,他会是皇后娘娘身边最忠诚的狗!”
礼罢,她重新直起腰背,转身离开。
继后轻轻一笑:“令妃,你该回去休息了。”
“本宫命你杀了喜塔腊氏?”
培植亲信,铲除异己,不留痕迹的将整个后宫,甚至将弘历都掌控www.hetushu.com在她手里,这才是真正的她。
袁春望将一切错误归到她身上,但若说一点私心也没有,她是不信的。两人都心知肚明,他是个野心勃勃的人,血液里流淌着向上爬的*,如同一条总是仰望着树梢上果实的蛇。
魏璎珞竟带着袁春望,来了继后所在的承乾宫。
“我早该想到的。”她缓缓道,“仅凭尔晴的死,还无法撼动我的地位,该如何让皇上彻底厌弃我?唯有揭发我一直在服用避子汤一事,但此事是我最大机密,皇后娘娘是怎么知道的呢?除非我身边,有一个内应。”
“你很愤怒吗?当日我听说你要入宫为妃时,也是一样的愤怒。”他脸上不见半点内疚,笑吟吟道,“咱们当年怎么发誓的?有福同享有难同当,你说好了要在圆明园与我为伴,却背叛了我,我自然也要背叛你一次,才能不负当初誓言。”
魏璎珞:“没有。”
“怎么了?”继后www.hetushu.com转头笑道,“后悔了?”
魏璎珞看着他,最熟悉的人,也是最陌生的人。
“令妃真是糊涂了,竟说出这样奇怪的话?”继后笑眯眯道,“本宫教唆你服用避子药了?”
“不论娘娘如何打算,臣妾总算是报了仇,求仁得仁,没有遗憾了。”在继后惊讶的目光下,魏璎珞朝她行了一礼,“从今往后,祝愿皇后娘娘顺心如意,福寿康宁。”
魏璎珞忽抬手一指:“他!”
伤口永远都在,他的愤怒也永远都在。
“知道我服用避子汤的人,除了叶天士,只有你。连明玉我都没告诉她,怕她性情急躁,一不留神说漏了嘴。”魏璎珞顿了顿,握在袖底的拳头微微发抖,“……我放心把一切交给了你,为何你要如此对我?”
“袁春望在广储司和圆明园的差事都办得极漂亮,再说令妃怎么忘了?”直至此刻,继后才终于在人前展现出她的掌控欲,她端庄贤淑后的另一面,“www•hetushu.com有本宫的扶持,他就是最佳人选!”
“我把你当成亲兄长,你却反手给我一刀!”魏璎珞果然发怒了,“很好,很像你的为人。”
袁春望惊道:“令妃娘娘,你在说什么?”
承乾宫庄严肃穆,不似别处宫殿总燃着好闻的熏香,倒是瓜果香味多些,继后命人放了许多时令果实在盆中,既能充当熏香之用,又能满足口腹之欲,这种务实又不铺张浪费的举措,让弘历大为赞扬。
魏璎珞一楞,然后嘲讽一笑:“吴总管入宫三十年,才爬到今天的地位,就凭袁春望,资历远远不够!”
许是因为果实的清香,让继后心情愉悦,故她显得气色极好:“令妃,怎么一日不见,神色憔悴了不少?”
继后兴致勃勃地欣赏了这一出兄妹相残的好戏,再加上,如今魏璎珞已没了威胁,便大发慈悲的给了她一个痛快,告诉她:“令妃,你身边这位管事,本宫很是欣赏,从今日起,他就替了吴书来的班了!”
和*图*书春望看着她,唇角向两边慢慢翘起,蛇一样艳丽慑人的笑容。
相比之下,魏璎珞的气色便惨淡了许多,如同被风雨吹打而落的花,渐渐干涸枯萎,她苍白一笑:“娘娘,明人面前不说暗话,一切都在您的掌握之中,不是吗?”
不用她说,魏璎珞自己也会走,继续留下来干嘛?跪地求饶,还是让她欣赏自己的穷途末路?
“从我决定回紫禁城的第一天,便秘密拜见了皇后娘娘。”袁春望试图激怒魏璎珞,最好让她跟自己一样,痛彻心扉,然后冲过来与自己厮打在一起,彼此的血溅出来,浇在对方身上。
看清楚她的真面目之后,魏璎珞忍不住哈哈大笑:“可怜我费尽心思,不过为皇后娘娘扫清障碍。可怜吴书来巴结效忠,却让娘娘借机除去,安插心腹!这一招连消带打,环环相扣,厉害,真是厉害!”
袁春望期待地看着她:“彼此彼此!”
魏璎珞:“没有。”
“本宫让你跟纯贵妃争斗了?”
“令妃,你不是病m•hetushu.com了,是得了癔症。”她不紧不慢地划拉杯沿,道,“,瞧你说的这些话,本宫是越来越糊涂了。”
袁春望收回复杂难言的目光,一转身,朝皇后行了一个大礼,额头磕在地上:“奴才愿为皇后娘娘誓死效忠!”
你不知道,我已准备好了要与你一同回圆明园的……魏璎珞在心里暗暗叹道,嘴上问:“……你从什么时候成了皇后的人?”
继后顺着她的手指望去,笑道:“他不是你身边最信任的总管吗?”
“您也是我所见过,最有耐心的猎人。”魏璎珞头也不回,大笑出门,那笑声如此洒脱,直让人想起一首诗——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!
没见她歇斯底里,当场发作,袁春望似乎有些失望与不满足。
继后眼中流露出一丝惋惜,一丝欣赏,朝她的背影笑道:“魏璎珞,你是本宫平生所见,最有风度的输家!”
继后用茶盖划拉了一下杯沿,动作极优雅得体,就像她的为人,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,旁人挑不出半点错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