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延禧攻略

作者:笑脸猫
延禧攻略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三卷 延禧宫主

第一百五十七章 心死成灰

“不嫁了。”明玉果决道。
有些人熬不过这一夜,寻了短见。
所以首要之事,便是粉饰尸体,至少表面上要像自尽而亡,而非被人毒死。
外头还在下着雨,他却头也不回的闯进雨里,身后,魏璎珞慢慢瘫坐在地上。
“说什么傻话?”魏璎珞伏在她肩上,哽咽道,“你还要嫁人呢。”
果然如此。弘历心中一疼:“你每一次侍寝,每一次跟朕说话,每一次讨朕喜欢,都是为了能够提升自己的地位,获得能与纯贵妃相争的资本,是不是?”
璎珞太过冲动,就算要处置尔晴,也不该用这样激烈的手段。只一样,这口鼻渗血的尸体该怎么送回富察府?就这么送回去,只怕要掀起轩然大波。
无奈将这两人留下,魏璎珞回头看向袁春望:“哥,你陪我去一个地方吧。”
明明已经大仇得报,明明已经得偿所愿,为何……她的心里却这么的难受?
弘历叹了口气:“可是有什么难处?”
“我没事。”魏璎珞打断她,声音疲惫至极,和_图_书“我早就料到自己会是这个结局,也早盼着这个结局,借他报仇,等仇报了,就透出避子汤一事,让自己失宠,否则我怎么对得起皇后?”
她似个刺客,一个是字,是世上最锋利的刀,在他心上捅了个口子,弘历深呼吸了两下,如同失血过多,唇色都开始泛白:“……为什么要承认?是因为纯贵妃死了,在你眼里,朕已经没了利用价值,所以才不再隐瞒,不再讨好朕了?”
此事至少需要一名太医帮忙……
“皇上。”李玉来报,“皇后娘娘来了,说有要事相商。”
弘历感觉莫名其妙,甚至还有一丝不愉,戴着祖母绿扳指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,他淡淡道:“令妃身体不好,叶天士一直奉命为她请平安脉,皇后深夜过来,就是要告诉朕这个?”
天亮之后,她召集了延禧宫的宫人,趁着自己失宠的消息还没传开,利用手里残留的那点权利,将这群人调去了别处就职,大多数人都听凭调遣,只有明m.hetushu.com玉跟小全子说什么都不肯走。
“娘娘。”明玉忙过来扶她,见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便安慰道,“你没错,错的是皇上,天底下的女人那么多,他偏偏要宠幸尔晴,她是皇后的亲弟媳,是傅恒的发妻……”
他终究还是决定包庇魏璎珞,这位坐拥天下的帝王,在男女之情面前,却无可奈何的处在了下风。
仇恨给人以无穷力量,可以让人做到许多原先做不到的事情,但当大仇得报,人就失去了目标,心里空荡荡的,除却爱人的骨灰,仇人的骨灰,什么都没剩下。
“是。”刘太医恭敬道,“臣奉命处理忠勇夫人的尸体,为此要用到不少药材,岂料许多药材竟不翼而飞,经查,大多被叶天士调用了去。”
没人知道他为何发这么大的脾气,魏璎珞也不知道,直到反手关上房门,他忽然冲过来,一把攥住她的手腕:“魏璎珞,你每月喝着的养身汤,到底是什么药?”
“是避子汤,对吗?”弘历喘道,他竟是一路跑进来和*图*书的,肩头湿漉漉,似被雨水打湿。
“我怎么哭了?”她看着指尖泪水,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我只是觉得自己对不起皇后娘娘。
轰隆——
“我……”魏璎珞欲言又止,“我……”
魏璎珞望着他的肩膀,久久说不出一个字来。
魏璎珞闭上眼睛:“……是。”
“……以后不必再喝了。”弘历慢慢松开了手,背过身去,“朕以后……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了。”
一道惊雷划过窗外,照得弘历脸上一片雪白。
魏璎珞耸然一惊。
“奴才恭请皇上圣安。”
身后大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,弘历一脸盛怒地闯了进来:“所有人都给朕滚出去!”
“……朕真是个傻子。”他哈了一声,笑得极惨,“朕还奢望什么,你瞒着朕喝避子汤,为什么?还不是因为在你心里,朕根本什么都不是,只是你利用的工具,你根本不想怀上工具的孩子。”
魏璎珞沉默许久,终于点了一次头。
一瞬间,心死成灰。
“滚!”
弘历又不是个傻子,只因http://m.hetushu.com为爱她,所以才一直蒙住眼睛过日子,如今皇后蛮横的将他的蒙眼布扯了下来,逼他将她看个清楚。他酸涩道:“你接近朕,是为了给皇后报仇,对不对?”
“刘太医。”皇后道,“你还没告诉皇上,叶天士取的都是些什么药。”
她显得那样为难,让弘历误会了她的意思。
明玉怜悯地看着她,掏出手帕替她擦着泪水,那泪水就像窗外的雨水,雨下不尽,泪止不住,她叹了口气,索性伸手拥着魏璎珞,将她的脑袋放在自己肩上,柔声道:“想哭就哭吧,我陪着你,就算以后皇上再也不来了,就算延禧宫成了冷宫,至少有我一直陪着你。”
但魏璎珞知道,这是有代价的。
将最后一根簪子摘下,轻轻搁进妆奁盒内,魏璎珞仅着一件白色里衣,静静看着铜镜中的自己。
“就当便宜他了!”
皇后看了身旁太医一眼:“刘太医,把你查证的事儿细细说给皇上听吧。”
“人参枸杞,还有,还有……”刘太医头垂得更低,最后一咬牙道,“http://m.hetushu.com令妃娘娘一直在服用避子汤。”
“宣她进来。”弘历一边说,一边忧心忡忡。
镜子里的她是皇帝最宠爱的妃子,荣宠不断,几乎次次都是她来侍寝,但一直没怀上孩子,故而衣下的躯体仍如少女般玲珑,不见一丝臃肿。
尔晴成了她的噩梦,只要一闭上眼,她就会看见尔晴抱着她的腿,昂着一张口鼻溢血的面孔,恶狠狠对她笑:“魏璎珞,我背叛了皇后娘娘,你也一样!你别忘了,你曾亲口跟她承诺,绝不会跟皇上好,绝不会抢她的丈夫!”
延禧宫。
“可是……”明玉担忧地看着她,“你怎么哭了?”
魏璎珞一楞,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,指尖微烫,是淌下的泪水。
“皇上。”皇后进来了,身旁果然跟着一名太医,她欲言又止道,“臣妾奉命处理忠勇夫人一事,却不料得知一个秘密……此事关系到延禧宫令妃,臣妾思虑再三,还是决定禀了皇上,由您自己处置。”
“那你前几天送给海兰察的抹额,不就白送了?”
多亏有明玉的陪伴,魏璎珞熬过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