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延禧攻略

作者:笑脸猫
延禧攻略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三卷 延禧宫主

第一百五十六章 背叛

“是您生七阿哥那天夜晚,您差奴才去给皇上送被子,奴才去了,哪知道皇上一把抓住奴才的手,非要奴才侍寝……”尔晴哭哭啼啼道,“奴才不敢反抗,怕引人进来,坏了富察家的名声,谁料后来……奴才竟怀了孕!”
“魏璎珞!”弘历勃然大怒道,“喜塔腊氏是朝廷命妇,一等忠勇公的夫人,你竟敢——”
曾经的心头好,如今的心头刺,扎得她鲜血横流,她也要他流一样多的血!
“那夜皇上喝醉了酒,守门的是李玉。”魏璎珞冷冷道,“李玉是个知轻重的人,你又不是长春宫宫女,你是忠勇夫人,只要你喊一声,李玉就会进来帮你,还会尽全力掩盖此事。”
魏璎珞望向他,原已枯萎成灰的眼睛里重燃一丝星火,到了这个时候了,他竟还袒护她?
皇后几乎是从齿缝里蹦出的字句,痛恨道:“从今往后,这件事就烂在肚子里,不准向额娘透露半个字,也不准你再进宫来!”
魏璎珞淡淡道:“喜塔腊氏是皇上的情人,皇上舍得杀她吗?”
也知道依魏璎珞的性子,知晓前因后果之后,定会断然对尔晴下手,免得等她出了宫,从此天高任鸟飞,再也寻不到复仇的机会。
“是。”尔晴极畅快地叹了口气,“只要能看见傅恒流泪,我就觉得痛快。”
啪的一声,皇后一巴掌抽在她脸上。
弘历闻言一楞:“璎珞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和图书尔晴匆匆起身:“娘娘,您可千万要保重,富察一族,全都指望着您哪。奴才这就回去,到额娘面前请罪,任由她发落!”
泪水在眼眶中转动,皇后喃喃:“一个两个……全是我最亲近的人,偏偏就是你们,联起手来背叛了我!滚,马上滚,本宫这一生,都不想再见到你!”
不等魏璎珞开口,弘历已经沉声道:“皇后,一等忠勇公夫人来追念先皇后,竟因悲伤过度,不幸追随先主人而去。”
“奴才刚刚见着了皇上。”尔晴道,“忍不住想起,忍不住想起那天晚上……”
魏璎珞不哭不笑,那副过于平静的模样,与其说是无动于衷,更像是万念俱灰,她盯着地上的尸体,轻轻道:“那皇上告诉我,真相是什么?”
“不,不!”尔晴怎肯束手就擒,她一把推开魏璎珞,然后朝门外冲去,几个太监忙冲过来按住她。
尔晴含泪拜别,待出了寝宫门,略略拂了一下鬓发,挺直了腰板,笑容端淑贞静,仅从外表看,谁也看不出她是个爬上龙床,逼死自家主子的女人,笑道:“带路吧。”
琥珀一个辛者库奴才,想要在未经召见的情况下,闯入延禧宫面见令妃,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,一路上的侍卫就够她喝上一壶。她能成功,只可能是掌管后宫的继后让她成功。
“娘娘痛失爱子,伤心欲绝,你千不该万不该,给了她最后一击。”魏http://www.hetushu•com璎珞握紧扶手,“我不明白,你出身长春宫,深受娘娘厚待,又成了富察府的少夫人,只有娘娘好,富察家才能好,你这么做,到底图什么?”
魏璎珞一楞。
尔晴:“娘娘,奴才是罪该万死,可这由头是皇上挑起的,奴才一介弱质女子,怎能反抗皇权呢?”
尔晴磕头如捣蒜,眼泪流个不停,哀婉欲绝:“奴才早就想过自绝,偏额娘得知此事,以为是富察家的骨肉,实在欢喜极了!若奴才母子出了事,第一个受不住的就是额娘,所以奴才苟延性命!娘娘,只要您说一声,奴才便去死,全了富察家的颜面!”
且在此时,门外响起袁春望的声音:“奴才恭请皇上圣安!”
当看见这一抹笑容时,就是她露出利齿之时。
继后笑眯眯道:“若说杀伐果断,本宫不得不服你,只可惜,为了区区一个喜塔腊尔晴,断了皇上的恩宠,真的值得吗?”
弘历回望她,目光极为复杂,他向来憎恨手段毒辣的女人,无论过往情分多深厚,发现了,就不会留。唯独魏璎珞,他一次次留下她,一次次原谅她,这滋味不好受,甚至让他觉得难堪。
长春宫正殿,寂静的可怕。
毒药很快就发作了,尔晴滚落在地,双手抱着肚子,口鼻皆往外渗血,生不如死,却又一直不死。
弘历一把推开袁春望,快步闯入正殿。
“你不选,我替你选hetushu.com。”魏璎珞选了鹤顶红,最痛苦的死法。
一个时辰前还颜色殊丽的尔晴,如今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,蜷躺在地,五官溢血,瞪着一双眼睛看他。
尔晴终于有些慌了:“魏璎珞,你不要犯傻,如今你什么都有,为什么要自毁长城!你是不是疯了!”
“那就交给皇后了。”弘历有些疲惫的吩咐道,又看了魏璎珞一眼,分不清是警告还是失望,然后拂袖而去。
更何况这个女人,还给弘历生了一个儿子。
魏璎珞立在她身旁,满脸的无动于衷,甚至还朝他福了福:“皇上,您来了。”
“他从不关心我,只关心别人,比如你,比如皇上,比如皇后娘娘!”尔晴恶狠狠道,“我那时拿你没办法,但没关系,我可以让皇上成为我的裙下之臣,给傅恒戴上一顶永远摘不掉的绿帽子,哈,你真该看看他知道这时的脸色,啧啧,简直精彩极了!”
“她是杀死皇后娘娘的凶手。”魏璎珞的表情十分平静,“娘娘仙逝那天,她去找了娘娘,告诉娘娘,她怀了您的孩子……”
她要看着她肠穿肚烂,以消心头之恨。
“魏璎珞!”弥留之际,她如同一头濒临死亡的野兽,朝魏璎珞嘶吼道,“我背叛了皇后娘娘,你也一样!你别忘了,你曾亲口跟她承诺,绝不会跟皇上好,绝不会抢她的丈夫!”
“那天晚上?”皇后楞了楞。
“别脏了你的手。”明玉冷酷道,和*图*书“我来就好,我来送这个贱人下地府!”
继后早已知道尔晴做过的事。
尔晴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,视线从盘中慢慢移到魏璎珞脸上,她不可思议道:“魏璎珞,你疯了吗?我是朝廷命妇,是一等忠勇公夫人,你竟敢私下处刑!”
“你让皇后娘娘死的像个笑话。”她睁开眼,眼中里布着蛛网般的血丝,一抬手,明玉端来一只托盘,从左到右,分别是匕首,白绫,鹤顶红。
“图什么?”事已至此,尔晴索性认了,反正她如今已经贵为富察府少夫人,魏璎珞再恨她,又能拿她怎样?她哈哈一笑,“当然是为了报复傅恒了!”
“皇上,忠勇夫人毕竟是朝廷命妇,这件事就交给臣妾来处理吧。”皇后的声音成了他的救命稻草。
尔晴吞咽了一下口水,对魏璎珞道:“你也听见了,我是被迫的,是皇上主动……”
魏璎珞痛苦地闭眼睛,人之一死,有轻于鸿毛有重于泰山,她宁可尔晴是被别人收买了,也好过现在……
当时魏璎珞不在,负责端茶送水的是琥珀,她这人有听墙角的坏毛病,皇后与尔晴在里面说话,她毛病发作,躲在门外偷听。
“混账!”她本就脸色发白,如今更是气得摇摇欲坠,“你们居然……”
“就为了这个?”魏璎珞感到不可思议,“就为了图一个痛快?”
“选一样吧。”魏璎珞冷冷道,“别逼我动手。”
“令妃。”继后慢慢踱到尔晴身和图书旁,叹道,“忠勇公夫人毕竟是一等公爵之妻,你说赐死就赐死,竟不曾问过皇上的意思。”
魏璎珞重新站稳脚步,正要弯腰去捡地上的鹤顶红,岂料明玉忽一个箭步过来,抢先夺了鹤顶红的瓶子,然后冲到尔晴身旁,一手捏住她下巴,一手将整瓶毒药尽数灌了进去。
可尔晴完全没想过要逃,她甚至是特意避开李玉,趁他如厕时,偷偷摸摸进了房——她从一开始打的就是这个主意!
继后笑而不答,如同一条无言的狼。极擅忍耐,蛰伏草中,纵冬雪覆了满身也纹丝不动,直至发现机会,才一跃而起,一口咬断猎物喉咙。
原来皇后自尽前一天,尔晴曾见过她一面。
“是……”弘历刚要解释,外头已经匆匆进来一人,竟是继后,一眼扫过地上的尸体,她惊得扶住身旁宫女:“令妃,你做了什么?”
琥珀觉得奇怪,没了孩子的是皇后,怎么哭的人是尔晴?
“好手段呀。”想清楚之后,魏璎珞忍不住问,“没了纯贵妃,所以现在轮到我了吗?”
皇后身心俱惫,却还要勉强打起精神安慰她:“尔晴,你怎么了,是不是在家里受了什么委屈?”
弘历已经走了,久久不见他回头,魏璎珞缓缓收回目光,对皇后淡淡道:“这不正遂了娘娘的愿吗?”
皇后气得浑身发抖,好半响,嘲讽一笑:“富察家还有什么颜面可言,都被你给毁了!”
“呜呜,呜呜呜……”
魏璎珞:“选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