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延禧攻略

作者:笑脸猫
延禧攻略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三卷 延禧宫主

第一百五十二章 太后与皇后

他知道……
弘历负手而立:“皇后,朕的旨意晚了一步。”
继后顿时明白了过来,弘历迟迟不放人,不是因为不信,而是因为不能。
“我原本以为做了皇后,便可高枕无忧,可以保护我,也可以保护我的家人。”继后心想,“原来做了皇后还不够,我得做了太后,有一个当皇帝的儿子,才能保住自己,保住家人……”
“……朕已下旨,着人好好安排那尔布的后事。”弘历道,“若你想要亲自操办,朕也可以答应。”
他的解释,亦或者说他的掩饰,让继后哈哈大笑,不能自已。
弘历猛然回头:“皇后!你的阿玛,是自尽身亡!”
他都不信,当女儿的自然更不信。
说了这样多的解释,继后仍旧沉默不语,只一味盯着他,盯得他心里有些发毛。
“宁古塔是苦寒之地。”继后将一件厚实的衣裳塞进包里,“得多带些厚衣裳……药呢?”
继后朝他笑:“皇上,我阿玛受了冤屈,成了世人眼里的大贪官,在牢里畏罪自 尽,我身为他的女儿,难不成要装作什么也没看见,一个字都不说吗?”
等她悠悠转醒,人已经躺在了承乾殿的寝殿内。
“主子!”珍儿吓坏了,当即握住她的手,“您别说了!”
“……你好好休息吧。”弘历最后道,岂料刚刚转身,身后的继后就开口了。
她的父亲,非但没有贪墨赈灾钱粮,反用全部身家去填补窟窿,最后还要赔上性命。结果呢?身败名裂,世人唾弃。
弘历叹了口气:“朕知道。”
“娘娘……”珍儿欲言又止,神色古怪。
继后www.hetushu.com推开汤勺:“什么时候下的令?”
继后:“快,帮我收拾些东西,让和亲王帮我送去给阿玛。”
白发送黑发是惨,黑发送白发同样也惨,宁古塔与京城相隔万里,今日一别,只怕此生难见。
服毒自尽?
继后觉得自己很没用。
若是那尔布真的贪墨了赈灾钱,落得这样一副下场,她还无话可说。
“……皇后,朕知道你非常伤心。”弘历也知道这点,不忍怪她,却也不忍怪另外一个女人,“你可以怪朕,恨朕,却不要怪太后。”
好在继后这句话之后,就重新沉默起来,桌上烧着一根烛台,她一直盯着摇曳的烛火出神。
她知道仅凭感情,很难打动弘历,所以她要拼命证明一件事……证明自己的父亲是无辜的,为此她不惜去找了弘昼,让他帮忙自己打听外头的情况。
弘历脚步一顿:“不是。”
“……早在阿玛案发的时候,太后的兄嫂便入宫求情了。一旦彻查到底,太后的娘家也要受到牵连。”继后却不管不顾道,“所以,她毫不犹豫推阿玛去做替死鬼!”
“皇上。”继后绝不肯吞下这口恶气,她冷笑一声,“您当真认为,太后此举全无私心吗?”
“是呀,明明我没说错话,受罚的却是我。”继后幽幽道,“明明做错事的是太后,但因为她的儿子是皇帝,所以她不必受罚……”
“皇上已下令,免去老爷的死罪,发配宁古塔。”珍儿将一勺汤药递到她唇边,“负责这事的,是和亲王。”
至于弘昼为何对她这位兄长的女人言听计从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……她暂且不想去考虑。
“是皇上杀了他吗?”
她掌握一群后宫女人的生死,却救不了自己父亲的命。她看似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可最关键的时刻,除了跪在地上,什么也做不到。
继后从来不是一个肯坐以待毙的人。
等他离开,珍儿已经汗如雨下,连站的力气都没有,瘫坐在床边,松口气道:“娘娘,您可再别说这样的话了,今儿皇上没罚您,下一回可就不好说了……”
留下继后在屋里,将没喝完的汤药端过来,自己一勺一勺吃完。
听了这个解释,继后一言不发,仍旧直直盯着他。
“皇后!”珍儿冲过来,恨不得伸手捂住她的嘴。
弘昼手提珍儿交给他的蓝布包袱,面色阴郁地站在尸体前。
珍儿抱紧包袱,点点头,临行之前问她:“还有什么话,需要和亲王替您带过去给老爷的吗?”
滴水未进,跪了足足一天一夜,终于,对面那扇门扉开了。
绝食两日,弘历终于无可奈何的驾临承乾殿。
门扉吱呀一声。
弘历面色一沉:“皇后,你再伤心,也不该对太后无礼。”
珍儿吓了一跳,悄悄拉了一下继后的袖子。
这个回答,让继后的心凉了一半。
“在这。”珍儿将一瓶子伤药递过去。
继后盯着他的背影,这一回不再是疑问句,而是肯定道:“那就是太后动的手。”
珍儿亲伺了汤药,继后草草吃了些许,就问她:“我阿玛放出来了吗?”
问题是他没有。
珍儿:“就今天。”
“……灾民暴动的时候,他迟迟不愿出动士兵,生怕伤了和-图-书手无寸铁的百姓,可他们险些打死他!灾民的暴行激怒了士兵,才会出现后来的伤亡。”继后杜鹃泣血般道,“真的是他无能吗?他是不忍心,他是不能啊!”
“皇后。”弘历沉声道,“人已经走了,再追究没有意义。”
“……大牢里哪来的毒药?”弘昼咬牙切齿,心中怒吼,“他绝不是自尽!”
继后嗤笑一声,她托弘昼替她查探实情,查到的可不止是父亲无辜的消息。如今父亲已经死了,她也没有必要替其他人隐瞒,当即道:“您可知,太后的亲侄子也参与了贪墨一案?”
继后转过头,有些虚弱地笑问:“事情办得怎样?”
“您知道其他粥厂是怎么做的吗?”继后一字字质问他,“或是盘剥当地的乡绅富商,或是用树皮草根充数,再加上重兵弹压,灾民们敢怒不敢言。我阿玛最笨了,他 家家的走访豪绅,却又不擅长威逼利诱,以至所获太少。于是,他将全部家财都拿出来了,包括皇上赐的宅子、田地,全都卖了。甚至……还有他自己住的宅子,那是他最后一点财产。”
珍儿原本想让继后继续躺着,自己收拾便是,但是继后哪里肯继续躺在床上,挣扎着起来,与她一起收拾出了一个包裹。
许是在地上跪了太久,又饿了太久,继后大喜之下,竟一下子晕了过去。
他明明知道,却迟迟不肯将父亲放出来。
继后却推开了珍儿,翻身而下,一路走到弘历面前,面上是笑,眼中是泪:“皇上,官员们庸碌贪婪,昏聩,狡诈,繁花似锦的后宫也一样!人人都是戏子,唱一出繁华盛世www.hetushu.com,清明世道,合起伙来欺您,骗您,纵然您夙兴夜寐,宵衣旰食,也保不住受冤屈的臣子,杀不尽贪墨无度的蠹虫!”
弘历一楞。
“……李玉。”他终于开口,“皇后病了,着太医为她诊治。”
“皇后。”弘历缓缓走到她面前,“你跪了整整一夜,是在威胁朕吗?”
“我那位阿玛,他是忠直,是蠢钝,但他是个人,是人就会惜命。”继后擦着眼角笑出来的泪水,道,“否则前几天,他也不会放下尊严来找我……你说这样一个人,他怎会自尽呢?”
继后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消失,冰冷的手指握紧了手中的药碗:“说!发生了什么事?”
弘历看着眼前的女子,她不是他最爱的女人,却是最好的皇后,她身上有魏璎珞所没有的所有优点,恭敬顺从,贤良淑德,从来不抱怨也从来不苛求,后宫交到她手里,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。
一个包袱根本装不下一个女儿的心意,一样一样塞进去,又一样一样拿出来,最后满满当当一包袱,旁边还放了许多塞不进的东西。
火灭了,珍儿另外拿了一根新蜡过来,重新点燃。
这个答案让她一瞬间骨血皆冷,眼前一片空白,身体摇摇欲坠了片刻,她狠狠咬了咬舌尖,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道:“……臣妾明白,您有许多为难之处,所以,不敢求您宽恕,只求看在他尽心尽力的份上……饶他一命吧!”
可你叫继后怎么不怪,怎么不恨?
继后一边将药瓶塞进去,一边絮絮叨叨:“他的腿被人打伤了,这一路上没有好大夫,也没有时间养伤,我只希望,这些伤药能减少hetushu.com他一些伤痛……”
“宁古塔有热汤喝吗?”她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,“准备的衣服够厚吗……宁古塔,真的很冷,很冷……”
七窍流血,满目狰狞,一只手还狠狠抓这喉咙,似乎想要将什么东西从喉咙里抠出来。
这一回换弘历盯她许久。
继后苦笑一声,隔着包袱皮,抚了抚包袱里那只护膝:“告诉他……女儿不孝,不能亲自去送他,请他一定要好好保重。”
再贤良,再恭顺,继后也是一个人,是人就有父有母,会因为自己父母所遭受的不公而勃然大怒,甚至奋不顾身。
“娘娘……”珍儿欲言又止了半晌,终于哽咽一声,“老爷……自尽了。”
李玉手里提着一盏灯笼,灯笼光照在继后脸上,刺得她眼中流泪,她昂头道:“皇上,赈灾粮食层层盘剥,到了阿玛手上,早已不剩什么了。”
那无中生有的火焰,跳入继后眼中,照亮了一簇无中生有的野心。
其他宫人也都跪的跪,低头的低头,恨不得自己聋了,也就不用听见这样可怕的秘密。
“皇上。”床上,披散长发,仅着一件白衣的继后缓缓转头,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他,“您总算来了。”
大牢里,不见天日,只有墙上的,以及狱卒手里的火把在烧,摇曳的火光照亮了前方那具尸体。
珍儿点头离去。
弘历沉默了下来。
不念功劳,也念苦劳,弘历实不忍拒绝这样一个为他,为了后宫付出这么多的女人,只好一叹,伸手扶她起来:“好,朕不杀他,你先起……皇后,皇后!来人!传太医!”
“去吧。”继后疲惫道,“帮本宫将这包袱递给和亲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