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延禧攻略

作者:笑脸猫
延禧攻略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三卷 延禧宫主

第一百五十章 无常

弘历一把将魏璎珞拉进寝宫,门外,李玉摇摇头,出去给舒嫔报信了,顺便指点一下明玉:“还不快把琴收起来。”
与此同时,养心殿外,两名男子,剑拔弩张。
皇后遭了那么多的罪,死的那样孤独无助,她怎能容忍纯贵妃死的那么简单?一定要让她体会到同样的痛苦,孤独,绝望,才许她去地下与皇后作伴。
继后仍坐在窗户旁,一如昨日的位置,一如昨日的傍晚,唯一不同的是……她手里的护膝已经缝好了。
“咚咚咚咚咚!”
“弘昼,你是不是疯了?”海兰察古怪看他,“这可是呈给皇上的奏章!”
继后看了一眼窗外,夕阳西下,眼看着就要天黑了,等她走到宫门口,只怕宫门都已经下钥了。于是叹了口气:“你去告诉他,天色太晚,明日再见吧。”
有能耐在这个点,跑到延禧宫寝宫门前群魔乱舞,而不被侍卫叉出去杖毙的,数遍皇宫,也就一个人。
弘昼哑口无言。
食不言寝不语,再喜欢的菜至多也吃两口,不会动第三下,按时上朝按时下朝,就连临幸后妃,也都尽力一碗水端平,不特别专宠谁,也不特别冷落谁。
继后轻轻摇摇头,至少在外人面前,在皇上太后面前,她要表现得与当初的弘历一样自律:“本宫是皇后,更要遵守宫规,免得落他人口舌,去吧。”
宫女又朝她拜了拜,然后出门去了乾清门外。
都说琴声曼妙,犹如泉水叮咚。
听完宫女的话,他长叹一声:“天意,天意啊。”
海兰察也不是吓大的,一挥手:“让开!”
见她动作忽然停了,看着护膝走神,珍儿忍不住问:“娘娘,您又想起夫人了?”
弘历腰背挺直,m•hetushu.com端坐在门前,膝上横着一方古琴,乍一眼望去,气定神闲,风姿卓越,犹如泉上伯牙,手一拨……咚咚咚咚咚!
魏璎珞双手捂着耳朵,气冲冲地冲到门边,一把拉开门,朝门外那人喊道:“皇上!现在都三更了,您不在舒嫔那休息,来这干嘛呀?”
听了延禧宫里发生的事,继后微微一笑:“且让她们去争,去抢,本宫只做手里这幅护膝。”
“朕知道。”弘历,“你没有杀她。”
弘历看她一眼,似会错了她的意:“李玉!”
海兰察:“嗻。”
“你不解释,证明不在意朕心里对你的看法。”依然是那副云淡风轻的面孔,却不知为何,透出一点略显孩子气的赌气,“朕……很不高兴。”
“怎么样?”弘历云淡风轻扫她一眼,“朕刚得的新曲子,特地来弹给你听,你给品鉴一下。”
等他真的将心掏出来,递到她面前,她却又不知所措。
这不是魏璎珞想要的。
“……那你,你可以不这样。”魏璎珞犹豫一下,“你可以回舒嫔那去。”
“咚咚咚咚!”
弘历冷哼一声,将目光投向海兰察,下令道:“即刻将那尔布下狱,命刑部严审!”
宫女见他神色古怪,便问:“大人,您这是怎么了?”
海兰察快步而入,身后,弘昼一咬牙,追了上去。
就仿佛在别扭的,拐弯抹角的表达——朕却对你解释,朕在乎你。
一个宫女忽然走进来,拜过之后,道:“皇后娘娘,那尔布大人在乾清门外候着,请见娘娘一面。”
护膝是最好的料子,上头没什么花纹,只在背面绣了两个字——平安。
她对这个父亲的要求不高,倘若他和_图_书真是一个有本事,有能耐的人,也就不会让妻子早死,女儿一个人在宫里头厮杀的头破血流了……
第二天,承乾殿。
“不是你做的……”弘历慢慢走到她面前,独属于他的淡淡墨香传来,“你为什么不跟朕解释?”
明玉还以为她回心转意了,开心地走过来:“这才对嘛,我给你重新装扮一下,赶紧去养心殿……”
“交出来!”弘昼拦在海兰察面前,冷冷道,“把参那尔布大人的奏折交出来!”
死多简单,眼一闭,腿一蹬,没了。
珍儿原以为这幅护膝的做给弘历的,听她这样一说,才奇怪问道:“娘娘,这护膝是……”
小全子颇上道,立刻帮腔道:“是呀,您这样拖着,可不是办法,今天舒嫔谱了一首新曲,邀皇上一同品鉴,去之前……”
“平安就好。”继后握紧手里的护膝,喃喃自语,“平安就好……”
珍儿劝道:“娘娘,老爷风尘仆仆,破例一次又如何?”
哒——护膝骤然落地。
魏璎珞侧身躺在帐内,睡得正安稳,突然一声筝音在她耳边响起,她皱皱眉,翻了个身继续睡。
这是品鉴?此乃对听觉的凌迟!魏璎珞一手叉腰,没好气道:“皇上真会说笑,大半夜弹什么曲子呀,您是不是有话要训臣妾。”
弘昼还要与他纠缠不清,门内忽然传来弘历一声:“海兰察,进来吧!”
只因她一直是个有恩必报,有仇也必报的人,弘历或许自己都不知道,如今在他面前的魏璎珞,实际上有一半是演出来的,他心里想要一个这样的女人,所以她扮演这样的女人。
夜,延禧宫里一片寂静。
弘历:“……”
魏璎珞做噩梦似的,一下子从床和_图_书上弹了起来。
李玉:“奴才在。”
魏璎珞条件反射道:“可你还是来了……”
莫说魏璎珞,连李玉的眼角都随着这摔炮声抽了抽。
“诬陷?”弘历冷笑打断,“他每日放出的粥几是清水,引发灾民暴动,死 185,伤 500 余人,这也是诬陷吗?!”
昨日宫女带回来的消息,让她心事重重,一晚上睡不着。
弘历忽然叹了口气,将还在发楞的她抱进怀里,许是不想让自己在这段恋情之中处于下风,故作强硬道:“你这样不像话,朕不该来找你!”
弘昼竟直接动手去抢他手里的奏折,然而海兰察一等一的武士,他手里的东西是那样好抢的?见武力行不通,就开始言语上威胁:“不过是诬告罢了,你可别忘记,污蔑孙大人的祸首可是被斩了!”
魏璎珞沉默不语。
“一贯只有你家娘娘,从旁人手里抢东西。”李玉乐呵呵道,“你何曾见过有人能从她手里抢东西?”
在遇到魏璎珞之前,他一直是个严格自律的人。
弘昼忙解释道:“皇上,那尔布大人素来矜矜业业,廉洁奉公,此事必定是诬陷,请皇上给臣弟一点时间,让臣弟彻查……”
他语焉不详,说得宫女心跳如鼓,等他一走,就急匆匆往承乾殿赶,务必向继后汇报这个情况。
“还有,朕很生气。”弘历忽道。
明玉看眼弘历遗留下来的月露知音,问:“不用带去给舒嫔?”
宫女:“那尔布大人说,赈灾的事儿办妥了,因很快是夫人的忌日,特意告假回京。”
但叮咚得太急太乱……可就成摔炮了。
承乾殿内。
“娘娘!”珍儿从外头冲进来,“娘娘不好了,老爷,老爷下狱了!”
和图书弘历:“让舒嫔不要等朕了,朕今夜要留宿延禧宫。。”
既睡不着,也就不再勉强,索性起床继续缝着手里的护膝,琢磨着天一亮,就将阿玛叫过来,然后将护膝给他。
都不必他说,明玉先一个愤然道:“还叫人来了咱们延禧宫,把送你的琴给讨走了,这万一要是把琴留她那了,咱们延禧宫的面子怎么办……哎!你怎么都不着急呀!”
李玉:“嗻。”
“就当是破例一次?”魏璎珞给他一个台阶下。
他两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似的,魏璎珞却慢条斯理的吃着点心,直至一碗酥酪见了底,才放下碗勺,往铜镜面前一坐。
魏璎珞扑哧一笑:“皇上,您这到底是夸奖,还是骂人?”
抚琴的手慢了下来,弘历凉凉看她一眼:“你也知道自己办错事了?”
真真应了一句话——急不死皇帝,急死太监。
“……不是第一次了。”弘历沉默半晌,才缓缓开口,“朕不喜欢破例,不喜欢这样反复无常的自己。”
继后手中的针线在护膝上一穿,目光在烛火下显得极温柔:“阿玛年纪大了,老寒腿越来越重,额娘从前给他做的,一定很旧了……”
魏璎珞却打了个呵欠:“我困了,替我拆了首饰,我要休息了。”
一名两鬓微白的男子正在门口候着,似因心事重重,故而双手背在身后,不停来回走动,见宫女来,急忙迎了上去,没在她身后看见女儿的身影,流露出巨大的遗憾之色。
外头轻轻几声敲门声,珍儿起身过去,过了一会,回到继后身旁,低声与她耳语几句。
魏璎珞心中感叹,他说的没错,她就是这么个小心眼。
但魏璎珞来了,一把锤子一样,把他的坚持,甚至把他自己m.hetushu.com,全都打碎了。
“我……”魏璎珞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那尔布不言语,忽然朝承乾宫的方向跪倒,深深伏下,含泪哽咽:“老臣本想见娘娘最后一面,可惜见不到了。只好遥祝娘娘,从此平安顺遂,福寿康宁。”
继后一愣:“他不是在浙东赈灾吗,怎么突然回来了?”
魏璎珞一愣:“皇上明知不是我所为,那还生什么气?”
她手段尽出,不惜得罪其他嫔妃,也要掠夺弘历的宠爱。
“皇上不是怀疑臣妾杀了纯贵妃,连风筝都不让放了吗?臣妾这就闭门思过。”魏璎珞说完,就要关门回去睡。
弘历轻轻摇摇头,竟全不受旁人影响:“按你一贯的性情,不屑去打落水之人。更何况,纯贵妃罚入冷宫,一无所有,你会让她多活两年,也多受两年搓磨。”
关门的手闻言一顿,魏璎珞回头盯着他,似乎要从他的目光里找出他的真实想法:“现在宫里人人都说,是我杀了纯贵妃。”
奏折很长,弘历看到一半就丢下奏折,怒道:“好一个那尔布,什么财不好贪,竟把主意打到赈灾粮上去了!”
弘历瞥她:“魏璎珞,你在朕心里,就是这么小心眼。”
正好,你心乱,我心也乱……咱们要不要分开一下,各自冷静一下?
继后失笑一声:“继续缝:小时候,额娘待我特别严厉,行走坐卧都有规矩,容不得半点马虎,只有阿玛最疼我,老是护着我……”
……魏璎珞知道怎么做一个得宠的妃子,却不知道要如何做一个两情相悦的恋人。
继后坐在窗户旁,低头做着一副护膝。
“咚咚咚!”
“璎珞,你怎么还不快去皇上那道歉?”明玉神色忧虑道,顺便给身旁的小全子使了个眼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