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延禧攻略

作者:笑脸猫
延禧攻略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三卷 延禧宫主

第一百四十八章 水落石出

弘历脸色极度阴沉,手也紧握成了拳头:“那么令妃坠马一事,多半也是她指使的了?”
弘历的脸色比之前更冷,魏璎珞从没见过他如此愤怒的模样,如同蓄势待发的火山。继后立在他身旁,对跪在下首的玉壶道:“把刚才对我说的话,再向令妃禀报一遍吧。”
爱一个人的时候爱她全部,怀疑一个人的时候怀疑她所有,只有这件事不是纯贵妃做的,却也算在了她的头上。但到了这个时候,多一个罪过,少一个罪过,又有什么区别呢?
“我不能说。”愉妃淡淡道,“若我告诉皇上,从前与纯贵妃交好,是为了投其所好,搜罗她的罪证,皇上一定会认为,我和你合谋陷害纯贵妃。”
明玉很快被领进养心殿内,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盘托出。于是一场谋杀案的来龙去脉,尽数铺在弘历面前。
是夜,愉妃寝宫。
弘历一定想不到,紫禁城内最了解他的女子,竟是愉妃,她知道该如何让他怀疑,也知道该如何让他相信。只可惜她既无慧贵妃的艳丽,又无纯贵妃的气质,甚至也不如魏璎珞这样狡黠,故到最后,她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愉妃。
若非如此,她又怎会在此事上如此上心?
魏璎珞原以为所谓的水落石出,是指纯贵妃诬陷她下毒一事,等去了hetushu•com养心殿之后,才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。
养心殿的房门在她身后缓缓关上,可弘历的目光仍然透过房门,凝在她身上。
顿了顿,弘历仍有些将信将疑地喃喃:“只是,她真会做这样狠毒的事吗?”
“女人是不是都有两张面孔?”空荡荡的养心殿内,回荡着他的自言自语,“纯贵妃面慈心恶,而你……你一直在刻意引导朕,要朕看清她的真面目,然后处罚她。”
这段话,弘历先前显然已经听过一遍,如今再听一遍,依然觉得愤怒,他右手死死抓住椅子扶手,沉声道:“朕原本只是命令皇后彻查愉妃一案,没想到这一查,居然牵扯出陈年往事……想当年,若非七阿哥出事,容音也不会……”
弘历又不是傻子,魏璎珞的所作所为,他不可能真的一无所觉,他不怪她,皇后对她恩重如山,她会投桃报李,他一点也不奇怪,他只是在担心与……
玉壶不可能平白无故吐出这么大一个秘密,她要是不说,以弘历对纯贵妃的宠爱,搞不好她日后还有翻身的机会。
辛苦接近弘历是为什么,费尽心思与纯贵妃作对是为什么,不惜冒生命危险从马上坠下来,只为拖纯贵妃下水是为什么——为了今天!魏璎珞怎肯放过眼前http://m.hetushu.com这个机会,当即跪道:“皇上,臣妾有一位证人!”
魏璎珞陪她喝了一口凉茶,品了品这份人走茶凉,然后放下茶盏道:“愉妃,你败得太快了。”
对魏璎珞的目光似有所觉,继后还她一笑,一个你我心知肚明的微笑,然后对弘历道:“这玉壶招供后,臣妾提审了王忠,果然交代无误。”
听见家人二字,跪在地上的玉壶猛然哆嗦了一下,开始不停磕头:“皇上,奴才所言句句属实,奴才愿指认主子,也愿意赴死,只求皇上看在奴才将功折罪的份上,能够饶了奴才的家人!”
“不错。”她坦然道,“纯贵妃拿五阿哥的命来威胁我,要我帮她对付你,我索性将计就计,埋伏在她身边,直至最后,反戈一击。”
“我不需要好处。”愉妃轻轻一笑,明明最需要安慰的是她,她却还反过来安慰耿耿于怀的魏璎珞,“璎珞,我是一个懦弱的女人,从前眼睁睁看着最好的朋友惨死,却无法为她报仇。若非先皇后和你伸出援手,连永琪的性命,我都保不住。可是我再懦弱,也懂得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的道理。既受恩于人,便应结草衔环,至死不忘,我不够聪慧,只能想到这样的办法。”
弘历忽将手中茶盏掷向她,几近迁怒和*图*书道:“当时为何不说?”
许多事情都水落石出了,只有一件事,她有些搞不清楚。
叹了口气,弘历手中的毛笔慢慢勾动,在宣纸上落了一个“恩”字。
魏璎珞双手接过饼盒,神色之郑重,如同接过愉妃的命,承诺道:“就交给我吧。”
这一夜发生的事情似乎耗尽了弘历的力气,命令下完,他一挥手,示意众人退下,魏璎珞落后一步,若有所思地望着继后的背影。
正是三天前,魏璎珞送给永琪的那盒芙蓉酥,一共七块,如今仅少了三块,永琪一天只吃一个,吃得极为珍惜。
见继后点头,弘历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怒气,一拍桌道:“好,好一个纯贵妃,竟歹毒如斯!李玉!传朕旨意!纯贵妃谋害七阿哥,罪不容赦,即日起褫夺封号,降为答应,幽居冷宫。”
人在桥上看风景,旁人在桥下看你,魏璎珞只顾着眼前的继后,没能察觉到身后那道复杂目光。
愉妃笑着看着她,亲切的如同弹奏完一曲的伯牙,听子期为她品评优劣。
玉壶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打湿了,木然道:“纯贵妃吩咐奴才去接近熟火处管事王忠,暗中收买,为我们所用。那年除夕之夜,先皇后仁慈,早早放了奴才们各自休息。贵妃收买长春宫小太监,换上易爆火花的菊花炭,又安排了王忠在吉和-图-书祥缸底动了手脚,令融冰的火中途熄灭,才会让七阿哥葬身火海。”
“果然如此。”魏璎珞叹道,“跟我们这群后宫妇人不同,五阿哥天资过人,向来为皇上所重,借他的口,说出纯贵妃的罪行,皇上一定会信……只是这话,你为什么不对皇上说呢?”
你道她此举是在帮魏璎珞?
愉妃眼中含泪,正伏身要拜,外头忽然传来李玉的声音:“令妃娘娘,皇上唤您去养心殿,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了。”
“纯贵妃唆使你用过量人参,怎会让五阿哥发现?偏偏他又突然清醒,醒的那么及时,及时的给了纯贵妃致命一击。”魏璎珞望着她,笃定道,“愉妃,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。”
宫中空荡荡一片,魏璎珞来了半天,也不见一名宫人上茶,还是愉妃亲自给她倒的茶,一喝,隔夜凉茶。
“可是继后……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?”魏璎珞喃喃自语。
明玉不敢避,任茶盏打在身上,滚烫茶水浇她一身,魏璎珞忙护在她身前道:“明玉隐忍日久,只因毫无证据,只凭一张嘴巴,去指证备受宠爱的纯贵妃,无异于以卵击石。皇上,宫女也有父母亲人,纵然不吝惜自己的性命,也要为家人考虑啊。”
不,纯贵妃仅次皇后之下,又生育了六阿哥,她若是倒下,最大的得益者——正是http://www.hetushu.com眼前这位慈眉善目的皇后娘娘。
至于这某人是谁……魏璎珞瞥了眼慈眉善目的继后。
顿了顿,她忽起身,从里屋搜出一只饼盒,双手递向魏璎珞。
“今日一别,余生难见,我心里没有别的牵挂,只有一个人……想要托付给你。”愉妃殷殷切切地望着她,揭开手中饼盒,盒里四四方方铺着芙蓉酥。
见她这番模样,魏璎珞恍然大悟,她先前还觉得奇怪,玉壶又不是愉妃,她跟了纯贵妃那么多年,是纯贵妃最得力的左臂右膀,怎会如此轻易的就出卖了她,想来……是某人用家人性命来威胁她了。
“事情虽然不是我主使,但皇上再也不会想看见我。”愉妃倒是毫不在意,端起茶盏喝了一口,“我想我很快就会被放出宫,或守皇陵,或去庙里为祖先祈福,终身也回不来紫禁城。”
“你这又是何苦呢?”魏璎珞喟叹一声,“虽扳倒了纯贵妃,你也落得这幅田地,真真一点好处也没有……”
除非是继后已经提前知道了这件事,并以其家人为质,逼迫她开口承认。
愉妃笑了起来,极畅快的笑,被人理解的笑。
谋杀七阿哥一事,原本是一桩秘密,知道的人甚少,知道的人仅有魏璎珞,明玉,纯贵妃,玉壶以及一个王忠,除此之外再没别人,就算有,想必也已经早早被纯贵妃给处理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