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延禧攻略

作者:笑脸猫
延禧攻略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三卷 延禧宫主

第一百四十三章 相送

红颜易得,知己难求。
魏璎珞呵了一声,似笑非笑道:“我就喜欢看她们眼红跳脚,却又奈何不得的模样……去,照我说的去做!”
明玉眨了眨眼,忽然伸手朝他胸口一推:“好呀,搞了半天,你原来是想从我这里套消息呀!”
这两人之间绝对有点什么!可是傅恒嘴巴太严,又不可能去延禧宫质问那位如日中天的令妃,怎么办?
明玉扑哧一笑:“所以,皇上才说你俗嘛!”
一个人不可能突然之间改变主意。
“不止厨子。”明玉掰着手指算给他听,“上个月讨走了笔洗,大前天是怀表,昨天瞧着翡翠碗好看,直接顺走了。整个紫禁城,哪个能像我们娘娘这样?想要什么,皇上都给的?”
长廊上,魏璎珞的仪架缓缓行了过来。
又或者说,这对热恋之中的小男女之间,很少有什么秘密,大多数时候,他们都习惯于分享。
索性他活了下来。
满朝文物,皆不敢应。
明玉犹豫了一下,最后模棱两可的对他说:“我们娘娘是个有恩报恩,有仇报仇的人,富察大人帮娘娘达成了心愿,所以……你懂了吗?”
尔晴表面上应了傅恒的话,同样去家庙住,却又以自己受了重伤为借口,硬是赖在富察家不走。
岂料峰回路转,第二日m.hetushu.com上朝,弘历却又忽然改口:“傅恒,回部一战,就交给你了!”
“我回来了。”明玉反手关上房门,走到她身旁,顺手将一枝茉莉花递给她。
怕就怕对方不肯来。
以她如今的荣宠地位,想要从圆明园里调一个人,是极容易的事。
全子与有荣焉:“是啊,将来皇上要带主子参加木兰秋狄,总得让主子先学会骑马呀!”
最终却一左一右,走向了不同的方向,既要分别,何必相见,既然无缘,何须誓言。
侍卫所内,海兰察拿出一盘果点来招待她,顺便问:“你家娘娘最近可好?”
三生有幸,得你一人。
“骑马?”魏璎珞的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。
“主子!”小全子满怀警惕地瞥了眼袁春望,争宠道,“皇上遣人送来一套骑装,说明日带着主子骑马去!”
傅恒竟也回以一笑。
延禧宫内,魏璎珞正在盆中插花。
小全子一楞,旁边明玉忙阻止道:“这样不好吧,如今你在宫里如此受宠,宫妃们可恨透你了,再把这消息传扬出去,不是火上浇油吗?”
倒显得傅恒像个外人。
海兰察嘿嘿笑着,却不逼她,她愿意答就答,不愿意也不强迫。
海兰察看看魏璎珞,又看看他,等仪架离开,立刻将傅www.hetushu.com恒抓到一旁,一脸严肃:“兄弟,你可不能行差就错啊,想想你家中父母,想想你老婆孩子……”
“骑马……骑马呀……”璎珞慢慢品味一番,忽笑道,“小全子,把皇上明日要亲自教我骑马的消息放出去!”
魏璎珞笑道:“书法绘画琴艺,全都可以后天弥补,但眼光与气度,却要数年的浸*娘出生大家,我从小长于市井,自是比不上啦。”
金川一战,他连发数道上谕,都没能将他从战场上召回来。
既是红颜又是知己的,那更是三生有幸,才能在今生今世遇见一个她。
“我怎么放心啊!”海兰察瞪圆眼睛,里面充满好奇,“皇上明明驳回了你的请求,为何一夜之间,又改变了主意?”
海兰察并不傻,话都说到这个份上,他哪儿还能不懂。
是谁说服了他?
“有了!”海兰察忽然一拍大腿,“找明玉!”
这样的家实在待不下去,她不走,傅恒反而生出离心。
“主子。”小全子的声音忽然从她背后传来,“事情办妥了。”
傅恒:“我明白,你放心吧。”
“全天下的女人,偏偏看上这一个。”海兰察心道,“傅恒,我真不知道该说你是幸运,还是不幸……”
“哎?仔细一想,延禧宫在另一个方向m•hetushu.com,又不顺路,怎么会跟咱们撞见?”海兰察又想明白一件事,心中感叹,“这么说来,今儿相见根本不是偶然,她是刻意来送你的,傅恒……你果然是不幸的家伙!”
竟是袁春望!
袁春望弹指在她眉心一叩,亲昵的仿佛两人从未决绝过:“我不来谁来,远在圆明园都听见你闯祸的消息了,当哥的只能过来帮你善后。”
一个容貌极美的太监立在她身后,一笑之间,天地失色。
老夫人,傅谦,福康安……几乎每个人都站在尔晴这边。
海兰察与傅恒最是交好,也最是担心他的安危,下朝路上,与他并肩走着,右手摸着下巴道:“傅恒,因回部一战,靖遂将军雅尔哈善丢官,都统顺德纳、提督马得胜 就地处斩,如今连骁勇善战的兆惠将军都身陷黑水营,这次远去回部,你一定要小心。”
“哥!”魏璎珞快步迎向对方,跑得太快,鞋都差点脱落,“我以为你不会来了……”
“啊?”这倒是出乎海兰察意料之外。
若傅恒开口催,她就扶着额头嚎啕惨叫,恨不得将家里所有人都喊来,叫他们见识一下自己的可怜,以及傅恒的狠心。
魏璎珞抬手接过,横插竖插,最后将那茉莉别在胸前,叹道:“从前看皇后娘娘插花,怎么hetushu.com都觉得赏心悦目,可我自己插的花儿,真是够难看!”
但下一次呢?他还能全须全尾的回来吗?
反正他也只是有些好奇罢了!
“不一样。”明玉摇摇头,“娘娘回来的时候,把做菜的厨子给带回来了。”
唯有傅恒越众而出,拱手道:“奴才愿去!”
明玉:“那你还练习?”
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。
仔细打量眼前盆栽片刻,魏璎珞终于选了一处,将茉莉花插了过去:“一日比不上,那就一年,一年不行,就十年,就算天分不高,勤能补拙啊。琴棋书画可以不精通,但皇上问起来,也不能是睁眼瞎嘛!”
“好得很!”明玉将一块蜜饯放进嘴里,眉飞色舞的炫耀道,“皇上今儿的午膳,又是召咱们娘娘一块儿吃的。”
“嘿,这有什么?”海兰察像是故意找茬,“后宫哪位娘娘,没跟皇上吃过一两次饭啊。”
分享好吃的,分享好喝的,分享着彼此的烦心事,也分享着彼此的快乐。
跟魏璎珞还有傅恒比,明玉自然好应付得多。
倘若回不来,弘历要如何向九泉之下的皇后交代……
那可真是只此一个,别无分号了。
满心忐忑的试了试,没想到竟收获这样好的结果。
魏璎珞摸了摸眉心,内心一片温馨,因先前弘历冷落她,延禧宫宫人大多各和_图_书奔前程去了,仅留了明玉与小全子两个,如今她重得宠爱,晋为令妃,却也不稀罕这些墙头草,弘历许她从宫中各处调用新人,她头一个想到了袁春望。
作战英勇,舍身忘死,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傅恒都是一个绝好的人选,然而正因为此,弘历反而犹豫了。
傅恒忽然停下脚步,一拱手,退到路边。
魏璎珞闻言一愣,飞快转头,眼中压抑不住的惊喜:“哥!”
海兰察转头一看,急忙跟他退到一处,行拱手礼。
“令妃娘娘是这个。”海兰察忍不住竖起大拇指,然后感叹道,“说起来,昨儿皇上明明驳回了傅恒的请战,今天却突然改变了主意,同意让他出征了……”
“回来了?”
“此事……”弘历犹豫片刻,终是驳回了他的请求,“明日再议。”
纯贵妃不可能,也不愿意学她的俗,她却可以学她的雅,雅字太高,俗字太低,唯有雅俗共赏,才最是讨人欢心。
这日上朝,弘历环顾四周,淡淡道:“回部大小和卓叛乱,阿繁招抚被杀,绿营千人全军覆没,定边将军兆惠被困黑水营……谁愿驰援?”
却是傅恒替魏璎珞达成心愿,故而魏璎珞投桃报李,也替他达成了心愿。
擦肩而过时,她忽然转过头来,对傅恒神秘一笑。
“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傅恒淡淡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