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延禧攻略

作者:笑脸猫
延禧攻略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三卷 延禧宫主

第一百三十九章 后宫之争

——弘历握住了她的手,十指交缠,亲密无间。
弘历拨弄了几下手里的孔明灯,果不其然,里头发出奇异声响,初听时是鼓声,但隐隐又有筝声混在里头。
承乾宫里,却是另外一副风景。
“不错,是纸鼓。”她道,“不光是纸鼓,还有苇簧,当它飞上天空,还能听到筝鸣之声。好了,嫔妾放完灯啦!皇上现在解了惑,可以回去继续下棋了!”
弘历哦了一声:“谁会陷害你?”
后宫女子众多,皇帝的心却只有一颗,如何夺得此心,真真如两军对阵,穷尽办法。
弘历:“取来朕瞧。”
“你好奇,去问问令嫔娘娘呀!这会发出古怪乐声的孔明灯,不就是她亲手做的吗?”
说完,她从弘历手里夺回最后那只孔明灯,双手一放,孔明灯如同一只巨大萤火虫,自她手中轻轻浮起,游向夜空。
弘历抬手虚扶:“免礼。”
纯贵妃回过神来,快步迎了出去:“臣妾恭请皇上圣安。”
一只五彩的鸳鸯风筝,尾上挂着一只金铃铛,随着风声叮叮当当。
弘历忽一摆手:“朕还有事,下回再说吧!”
弘历伸手接过,只见风筝背上写了一首散曲。
珍儿愕然:“娘娘,奴才没有听错吧,您怎么反过来为她说话?”
珍儿好奇地问:“可惜什么?”
御辇自养心殿内出,经过甬道,忽闻一阵铃声来,弘历抬起头,看着空中高飞的那面风筝。
纯贵妃还在他身后絮絮叨叨:“还有,皇上……”
“嗯,嗯。”弘hetushu.com历心不在焉的应着,像是在回应她的话,又像是在回应外头的鼓点声。
继后却摇摇头,她径自走到窗户旁,欣赏着夜空中那道明亮风景,淡淡道:“珍儿,将军要打胜仗,官员要务民生,妃嫔自是争圣宠,若是不争宠,为什么要入宫呢?”
“皇上驾到!”
歪了歪头,魏璎珞奇怪地看着他:“皇上不是去了钟粹宫吗,怎么又来了?”
他一直在看着魏璎珞。
李玉一愣:“那纯贵妃那……”
第二天夜晚,她早早就穿戴齐整,将一面棋盘放在寝殿的桌子上,然后在银角香炉里点了一根兰花香,烟气袅袅,满室沁芳。
手指轻轻敲了敲椅子扶手,弘历似笑非笑道:“新晋妃嫔?”
“皇上。”李玉恭敬道,“皇上,纯贵妃来了好几回,说是查清了宫市销赃一案,要请皇上圣裁。”
若有若无,一阵阵鼓点声从宫外传来,弘历眼睛一瞥,望向鼓声方向。
所有的星星都在他的光芒下低头……只有一颗星星例外。
“皇上。”纯贵妃当即道,“宫市是臣妾精心安排,专讨太后开心之用,最后却成了销赃之地,这分明是有人故意陷害!”
“可惜她不是个男人。”继后笑道,心里又补了一句,可惜我不是个男人。
弘历问:“你是如何让它们发出乐声的?”
“走吧。”弘历将风筝收起,“去延禧宫。”
末尾,还画了一朵模样拙劣的兰花。
继后不以为意地笑笑:“这个和-图-书女人非常有意思。”
另一边,纯贵妃已经走上前来,轻轻攥住弘历的衣角,哀声道:“皇上,臣妾被冤枉,实在是委屈极了,只好求您来做主……”
鼓声不比琴音,这么个俗物,总是在人满为患的地方出现,譬如戏台,譬如舞狮,譬如灯市花节,弘历忽然长身一立,朝窗口走去,推窗一望,只见夜空之中缓缓飞起一只孔明灯,明灯若火,又似天空中最明亮的一颗星辰。
这一仗,魏璎珞旗开得胜,纯贵妃辛辛苦苦弄了一个江南市,为此不知耗费多少银钱,却被她一面小小风筝给击败,恨的牙痒,却又无可奈何。
忽叹了口气:“可惜了……”
“好像是从孔明灯上飘过来的。”
李玉忙上前取了风筝来。
倘若她们两个是男人,那么争斗的战场,就该是后宫之外,朝堂之上了……
见自己似乎一不留神惹恼了她,玉壶忙赔笑:“是,娘娘精心准备了玲珑棋局,又千方百计寻来了皇上最爱的书帖,一定能留住皇上!”
那灯那鼓,指引他前进的道路。
玉壶一会儿出去,一会儿进来,显得有些坐立不安:“昨天皇上要来,却改道去了延禧宫,今儿不会又不来了吧?”
可惜她们两个不是男人,只是后宫的妃子,斗来斗去,也如蟋蟀一样,离不开这方寸之地。
弘历在一个地方留得久了,去往其他宫的时间自然就少了,钟粹宫日渐冷清,承乾宫也半斤八两,珍儿恨道:“什么有意思,就是生了根七拐http://m.hetushu•com八绕的毒肠子!”
一只又一只孔明灯升起,挂在空中,汇成一条璀璨银河。
说完,也不回头看她一眼,大步流星的走出宫门。
然后脚步一顿,魏璎珞微微侧首,低头看去。
渐渐的,弘历听见一些宫女太监们的私聊声。
“丝纶长线寄天涯,纵放由咱手内把。纸糊披就没牵挂,被狂风一任刮。线断在海角天涯,收又收不下,见又不见他,知他流落在谁家?”
灯火摇曳,柔软的橘黄色光芒倒映在弘历脸上,他微微一笑:“不是你故意引朕来的吗?”
璎珞嫣然一笑:“皇上真会说笑,臣妾不过穷极无聊,做了几只孔明灯取乐罢了。”
魏璎珞在弘历身边站了半晌,忽然转头问:“你是在赏月,还是在赏我?”
“……纸鼓。”弘历负手而立,望着空中那只孔明灯,道,“你在孔明灯上装了纸鼓,所以,孔明灯才会发出咚咚之声。”
咚咚咚。
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
御花园里,不知何时已经聚了一大群宫女太监,其中一个刚要开口,忽然看见一个明黄色的身影过来,吓了一跳,飞快跪在地上道:“奴才恭请皇上圣安!”
后宫争宠有两种法门,一个是明面上的,一个是暗地里的,明面上的好说,便是各凭本事,或俗或雅,来争夺皇上的宠爱,暗地里……自然是中伤诋毁,以一切手段来摧毁对方。
李玉:“嗻。”
纯贵妃微微蹙眉,她不认为自己的“雅”会输给魏璎珞的“俗”,却又无和*图*书可奈何的发现,弘历留在钟粹宫的日子越来越少,去往延禧宫的日子越来越多,就好像世间一切俗人,偶尔管弦丝竹,但大多数的时候,还是要柴米油盐。
说罢,转身要走。
“这是怎么做到的?”
也不知是放风筝的人忽然松了手,还是风筝突然断了线,它在空中摇摇晃晃了一阵,忽然落了下来,坠在弘历不远处。
只要对方不存在了,自然就没人来与自己争宠了。
眼见此幕,珍儿气不打一处来,过来将众人骂散,然后回到寝殿内,朝继后抱怨道:“满宫妃嫔,属令嫔最刁钻,往日皇上虽偏着纯贵妃,别人也能雨露均 沾,自打她入了宫,各种花样争宠,不管皇上要去谁的宫里,她都敢半途截走! 偏她馊主意最多,昨天放寄情的纸鸢,今天会唱歌的孔明灯,明天又不知是什么 花招!”
其他宫人转头一看,也纷纷跪了下来:“奴才恭请皇上圣安!”
明月挂在天上,旁边还浮动着无数孔明灯,灯火浮动,鼓声点点,此情此景,美不胜收,可弘历却不看一眼……
纯贵妃瞪她一眼,怪她说话不吉利:“皇上说了今天要来,那就一定会来。”
“朕不下棋了。”弘历握紧她的手,目光却还在天空上,“你陪朕赏月吧。”
魏璎珞充耳不闻,又点燃了一盏孔明灯,双手捧着,正要放飞,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,夺去了她手里的孔明灯。
魏璎珞一楞,她晓得以弘历的聪明才智,迟早会猜到答案,却没想到他猜的这样快。http://m.hetushu.com
弘历:“告诉纯贵妃,朕明日再去看她。”
璎珞眨眨眼:“您猜猜?”
纯贵妃盈盈含泪,委屈地:“臣妾身居贵妃之位,又有了六阿哥……很容易成为新晋妃嫔上位的阻碍!”
听了他的来意,纯贵妃心中暗喜。
琴棋书画,管弦丝竹,梅兰竹菊,大雅之堂。
此事不但关系到后宫清誉,还牵扯到赈灾抚恤等事,多多少少也算得上一件事,弘历放下笔道:“走吧,去钟粹宫看看!”
他走到哪里,哪里就是夜空的中心。
宫人送了茶上来,纯贵妃接过,亲手送到弘历身前:“皇上,您上回落的棋子,臣妾已想出破解之道了。”
弘历却不是来与她讨论棋道的,他笑道:“你说宫市一案已查清,朕想听听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若说世间之人多如繁星,那么弘历就是唯一的月亮。
附近的宫人知情识趣,无声的退了下去。
宫女太监们簇拥在院子里,争看天空中的孔明灯。
“事实如此。”继后望着孔明灯,眼中竟是欣赏之色,“自她入宫,不论干什么,都能别出心裁,力争上游。在绣坊,一件凤袍脱颖而出,在长春宫,哄得皇后最疼她。哪怕去永巷刷恭桶,也能刷得与众不同。何时何地何境遇,都不能阻碍她节节升高,靠的就是身上那股劲儿!”
若说魏璎珞以她的“俗”动人,那么纯贵妃就是以她的“雅”动人。
弘历的嘴角忍不住向上一翘,她的字是皇后手把手教的,她的画是他手把手教的,哪能认不出来?
“你听,是鼓声!”